向一枚“理想主义”工匠致敬

1.32.08

我知道有多少人对老罗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 Smartisan OS一直憋着的吐槽终于可以放出来了;我也知道一大堆“笔者”会在Smartisan OS 公布的第一时间做先知状发表诸如“中国式创新”、“无法超越iPhone高度”的业内评论;我甚至预料到了有人要不吝恶俗地拿“锤子”说事儿。好吧,我也做一把先知,我从来就知道老罗的Smartisan就是一款更精致和漂亮的Android ROM而已,但正是因为这样,我要向创造了它的这枚理想主义工匠致敬。

所谓的理想主义,就是一定要做一点自己坚信,但其它人普遍认为做不到的事。你们都说在Android的框框下很难玩出新鲜的花头,难看就难看点吧。但有一个人认为这么想是不对的,一定要在上面玩点更好玩的东西出来,让界面变得更漂亮、打电话变得更容易、打开联系人的交互形式更丰富、拍照和录像的切换更方便、语音交互的步骤更简单、多个桌面管理的方式更直接、对设计细节的把握更敏感……于是,他做到了这一切。

所谓的“工匠”,就是一个人根本不管生态系统是什么东西,不去理会“你为什么不做一个原生的操作系统”、“优化别人的操作系统很无耻”、“为什么不基于Java为什么不做WebOS”的那些科技原教旨主义上帝们每日思考与点评的终极问题,而执着地琢磨图标应该用什么形状和方式排列在一个界面上,短信发送中途取消该怎么办、除了姓氏拼音之外联系人还有什么新的排序组合、多语种设置有哪些更便捷的方式、如何对一个图标持续的改善设计和自定义设计……思考这些并致力于一一把它们实现的人就是传说中的“工匠”——在科技行业,“工匠”有的时候就是“黑客与画家”的集合体。而工匠与上帝,永远是两类全然不同的种群。

一个理想主义工匠——就是一个每天絮絮叨叨地持续表达对当下某一类产品设计细节与功能的不满,并不顾一切来自内部外部环境的限制,自己一个个地将这些心目中的bug逐一改进、完善甚至重新创造的人;就是一个明知道很多人会等着看笑话,但还是要把这些事一点点地做好,然后一脸油光兴奋地要向全世界展示的人;这个人有的时候是个胖子。

而理想主义的工匠带给我们和这个世界的,通常都是一些更精致、更聪明、更漂亮和更通人性的产品。而这个过程通常都是持续、渐进和逐一展开的。有的时候,它带给人们眼前一亮的细致入微的感觉,往往会多于醍醐灌顶的震撼,但却让人们记得住。

老罗的Smartisan OS就是这么一款产品。它让Android手机上的界面设计和交互达到了一个更聪明、漂亮和体面的程度,它打破了行业综合分析家和观察者们对Android平台的很多定见,如果你是一个追求美好和体面的实用主义者,你会喜欢上这款产品。

Smartisan也符合我们对“小而美”的一贯预期,用一些渐进的、简单的和美好的元素逐渐改善人们使用一款Android手机的体验。那些只关注“Android未来趋势”和“原生应用和Web应用谁才是未来的人”,永远只关注那些他们这辈子恐怕也无法实际参与的宏大叙事,而对这款产品的漂亮和美好之处的体验全无知觉。那些iOS的原教旨主义崇拜者和Android无可救药的痛恨者(这是一类非常奇怪的生物)只会拿乔布斯当老罗的标杆,然后痛斥其创新乏善可陈。那些因为这一切都不是“颠覆式创新”而对老罗嗤之以鼻的人,就更只配躲在阴暗的角落里,抱怨交互失灵功能不便,然后再尽情YY移动互联网未来五年的入口在哪,变局如何……这样的人在我们的身边有很多,很多。

同样,这并不仅仅是一次营销上的胜利——看过老罗公开演讲和私下里接触过他的人都知道,老罗平时的演讲都比这次要好玩多了。这次,他在做一款严肃认真的产品,只不过它比大多数的同类产品多了一点聪明、体贴、漂亮和偶尔为之的得瑟而已。

这是一款让我们在Android智能手机的整体体验上又提升了一次,并能触动关于智能手机界面与交互设计更多、更深层次和更广思考的产品——而且,我们几乎忘了,这是一个差不多一年前还只相信一款ROM开发需要6个工程师就足够了的史前门外汉做的。

我们对聪明、美好和体面的事物每天的向往都多一点点,每天都做得好一点点,我们所使用的产品就会变得更好,我们每个人就会变得更聪明和兴奋,这个世界看上去就会每天都比过去好那么一点点。

谨以此向一枚自己动手一点点改变世界的理想主义的工匠致敬。

 

订阅更多文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