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之后,“跟随者”三星的新坐标:亚马逊和小米

mwc-samsung_2491693b

在苹果发布iPhone 5s之后,三星很快推出了金色版的Galaxy S4,它遭到了许多人的嘲笑——蹩脚的模仿。在这之前,三星发布的Galaxy Gear智能手表也因为并不突出的工业设计、摇摆的定位和对Android应用兼容性的问题,迎接过一场铺天盖地的质疑和批评。

三星已经是全球市场占有率最高的智能手机制造商,但人们对它总是缺乏宽容。哪怕它在一些领域也在进行创新探索:比如刚发布的Galaxy Round采用的柔性屏幕技术,以及Galaxy 4的眼球识别的前沿技术,但人们对它的评价通常是“这玩艺儿有什么用?”——换作是iPhone 5s的指纹识别技术,人们的嘴脸就不同了。不过这也反映了市场普遍对三星的观感:三星的产品似乎永远都缺乏足够的说服力,每一代Galaxy手机都像俄罗斯套娃一样——越做越大的屏幕、不断提升的参数、一成不变的塑料外壳和无法根本改善的体验。

这一点现在显得尤为突出。三星是强大的跟随者,它已击败摩托罗拉、诺基亚、索尼这些旧秩序的代表。但它面对的挑战并非来自身后的LG、联想、华为和中兴们。以中国手机制造商小米和魅族为代表的新势力,才是三星真正的挑战者。

你可能不喜欢雷军那从“100万张图片中选壁纸”的营销桥段,也可能反感传说中的J.Wong神话一样的创新牌坊;但你不得不承认,小米即便带着Android的镣铐,但在操作和交互设计细节上的创新的确值得玩味;而且它们已经确立的品牌形象和印记,其鲜明和清晰,远非三星可比。

更重要的是,小米们在软件的持续精进、产品线扩张的速度、打破传统规则的营销和销售方式,以及不断摧垮价格壁垒等方面,进展的迅猛远在三星的意料之外。

除了手机之外,已经发布的小米电视,以及我们披露正在小米生产的智能手表……在Android设备的产品线上,小米正在与三星展开全方位的竞争,在国内销量超过苹果之后,它即将成为三星在中国市场最大的敌人。

而且,这个竞争可能是全世界范围的——小米正在国际化。Android核心成员Hugo Barra加盟小米,让小米一下成为美国主流媒体报道智能手机竞争格局时,在苹果、三星、摩托罗拉之后立即被提及的“主流”玩家。

三星从来就不是一个领跑者。从通过“紧紧跟随苹果”的战略崛起至今,三星一直扮演的是跟随者的角色——紧随市场动向,快速反应,见缝插针,为消费者提供他们需要的产品。

接下来,三星的模仿对象变成了小米和亚马逊。

记得8月时,雷军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称“小米科技更像带有Google元素的亚马逊……小米科技销售智能手机,就像亚马逊销售Kindle硬件设备一样。”不难理解,在雷军的规划中,小米应当如同亚马逊一样通过廉价的设备占领市场,然后利用软件和互联网服务获得利润。

而这也是三星当前的业务重心。

虽然巨大且稳定的出货量使它无需放弃硬件利润去占有市场,但在硬件之外,为用户提供优质的软件和互联网服务,并从中获取利润,是三星亟需完成的转型。与苹果不同的是,这三家厂商并不是Android操作系统的所有者,他们都需要在Google的生态布局下重新建立自己的王国。

今年年初,三星就参与了地图服务Waze的竞购,可惜它最终落入了Google的囊中,而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三星的收购清单上还有包括Unity Technologies、Green Throttle Games、Atari、Glympse、Everything.me和Rounds。它们中的前三者都是著名的游戏及游戏设备开发商,Glympse是一项位置分享服务,Everything.me是搜索引擎,Rounds是视频聊天应用……除了游戏之外,剩下的这几家都是能够与手机深度整合的互联网服务。显然,三星希望它们能够为三星的用户带来具有更优质和差异化体验的定制版操作系统,它们也要比眼球识别这类暂且对用户而言不痛不痒的功能实用得多。

可以看得出,没谁想比三星变得更“软”。

除了对软件及互联网服务收购来优化操作系统外,三星还在学习小米和亚马逊,以应用平台为核心去搭建属于自己的第三方生态系统。

两个星期前,我在一场活动上见到了三星大中华区副总裁,三星通信研究院院长Dan Wong,这个小型活动的参与者清一色的是中国的移动应用创业者,Dan Wong的大部分演讲内容也都与他们相关——三星有包括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智能电视、智能手表和智能相机在内的各种移动设备和庞大的用户基数,渴望与这些第三方应用一道搭建一个全新、优质的应用生态圈。他还举例与腾讯合作推出Galaxy Gear上的微信定制版来加强说服力,并表示还会有越来越多与中国普通创业团队合作的应用会登陆这个平台。

不过,三星也有自己的侧重点。Dan Wong告诉我,考虑到如今移动应用的盈利能力,移动游戏会是他们最感兴趣的方向。他认为三星在跨终端上的支持,以及覆盖各种尺寸的完整的产品线是吸引游戏开发商的最大优势。

当然,除了在互联网服务和软件领域的入侵外,三星在硬件产品线上的覆盖能力也是我们不因忽视的。Dan Wong分享了一个比较有意思的观点:如果手机屏幕越做越大,那么人们对其的使用方式可能发生改变,例如将手机放在背包或手提包中,这时,利用外设去完成一些更加便捷的操控是非常有必要的,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推出Galaxy Gear并只允许它兼容Galaxy Note 3和Galaxy Note 10.1这两款大屏幕设备的原因。另外,即使是我们看来缺乏创新,外观单一的Galaxy S系列,三星也做到了覆盖不同的运营商网络,加上各种配色,最大程度的帮助三星覆盖更多用户的需求,这也让他们在面对第三方开发者时更具说服力。

我们也不应当忘记三星那些遭受失败和挫折的产品——自有的操作系统Tizen以及曾经名为S Cloud的云服务。虽然它们一个已经宣告失败,另一个因为不成熟而回炉再造,但它们让我们看到了三星在操作系统、智能家居和互联网基础服务上的愿景。

除了铺天盖地广告的营销手段有些陈旧,三星向互联网服务提供者的转型正在加速——你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三星在举行各种各样的黑客马拉松,还准备召开它的第一次全球开发者大会。这样,硬件创新上的捉襟见肘就不再是最主要的问题了。

注:图题来自网络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