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朋满座的西雅图,暗流涌动的名利场

本周,以中国国家主席身份首次访问美国的习近平,受到了高度的关注。原因或许并不在他本人,而在于他强大的随行者阵容:以马云、马化腾、杨元庆、刘强东、周鸿祎等为代表的十数名国内一线科技或互联网企业最高负责人。

对于中国国家主席对美国的首次国事访问,不仅微软、苹果、IBM、Facebook、高通等一流企业派出了 CEO 出席活动,就连诞生于对政治并不感冒的硅谷地区的多家初创公司也报以最积极的响应,它们的创始人同样出现在了习近平的科技大佬天团合影当中。马克·扎克伯格在自己创立的网站 Facebook 上自己的页面里写到,“能够与习近平主席以及其他领导交流,是我莫大的荣幸”——尽管他的网站在中国访问时显示为 error 404。

初秋的西雅图灯火辉煌。来自总市值/估值高达2.5万亿美元的28家公司的28位互联网科技大佬,表面上围绕在中国国家主席的周围进行着体面的社交活动。可在灯火阑珊处,他们的公司(主要是中国公司)在商场中的派系划分、尔虞我诈、平台之间的相互封杀与信息禁运,却比任何一部好莱坞枪战大片里的硝烟味还要更浓。

meeting2

高朋满座的西雅图,暗流涌动的名利场。


看到周鸿祎和马化腾出现在同一张照片里,对于熟悉中国互联网行业的人士有着特殊的意义。这两家公司早在2010年就开始了长达4年之久,以安全产品为武器,以用户电脑和手机的桌面为战场的交锋,史称“3Q大战”。期间,双方一边以侵权、诋毁名誉和不正当竞争为罪名将对方诉诸公堂,一边通过各自的安全产品在用户的电脑上弹窗,希望通过煽动性极强的弹窗文字来鼓励用户删掉对方的软件。

3Q之后,人们恐怕很再难看到两家分别在香港和美国上市的一线互联网公司如此般互殴的场景。

但除了和马化腾之外,对于周鸿祎来说这个场合里有更重要的人去见,更重要的机会要把握。

在2012、2013年的时候,360手机卫士、360浏览器、360电池医生等 iOS 应用相继遭到苹果下架处理,原因据传为苹果发现360部分 iOS 应用有出现大量异常评论的情况存在。直到2014年3月,360旗下最重要的iOS 安全产品 360 手机卫士才重出江湖。

打歪的领带丝毫不影响周鸿祎想要给苹果公司 CEO 蒂姆·库克留下深刻印象的努力。他掏出自新公司奇酷科技推出的新款智能手机,给库克做着演示。

meeting1

库克礼貌地表示出兴趣,二人有说有笑并亲切合影,甚至吸引到了旁边的英特尔 CEO 科再奇、联想 CEO 杨元庆、新浪董事长曹国伟以及马化腾等人的围观。而周鸿祎也对二人短暂而无实质内容的沟通结果表示出满意,心情颇好的他,事后甚至准许公司公关部推出了几条颇有自黑意味的长图片和微信文章。

不知道周鸿祎有没有告诉库克,在中国有多少厂商都在致敬苹果的 iPhone 手机呢?

如果360和腾讯、360和苹果之间的恩怨都已经过去了的话,那么中国代表团中同台的“二马”之间的尴尬,恐怕就是“现在进行时”。

马云以热爱环保和气功的“儒商”形象为全球所熟知,而外表英俊的马化腾则属于国内一线互联网企业领袖中少有的沉默者,极少公开讲话和发表观点。表面虽如此,“二马”的公司阿里巴巴和腾讯却正是中国互联网业界最热衷于划分势力派系、在彼此之间设立信息禁运的柏林墙的两家公司。腾讯和阿里巴巴两家公司正在将中文互联网撕裂为两张网,以至于二人在合影中相距甚远。

double-ma-seattle

左一:马云;右一:马化腾

阿里系的支付宝封掉了微信商城工具口袋通的支付接口;微信也封掉了来自支付宝的链接;淘宝一年前封掉了来自微信的访问,并停止受理微信下的支付接口申请;而微信又封掉了当时阿里系的快的分享到微信的红包链接;随后阿里战略投资的新浪微博开始大力打击在微博上传播微信公众/服务号二维码的“营销行为”;过了没多久,微信又封掉了阿里系的虾米音乐和天天动听分享音乐链接到朋友圈的权限。

除了极偶尔的场合,比如出现了一个强有力的外来竞争者的时候,两个超级派系会选择将力量拧到一股绳上。

对此,这几天也在西雅图 Uber 的创始人特拉维斯·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感到非常头疼。以往,在自己的大本营美国,在用户量巨大的印度和东南亚,在科技创新严重滞后的欧洲,自己扮演的是强龙的角色。然而在中国,地头蛇比 Uber 要厉害多了。

滴滴和快的在今年早些时候选择了合并,最新的可信数据显示,在它和 Uber 竞争的互联网约车(俗称“专车”)市场上,滴滴快的加起来占据了8成还要多的市场。不仅因滴滴快的合并, Uber 在中国市场上遇到了重大挫折,新成立的滴滴出行还渗透到了 Uber 的老家美国市场,和自己在本地的死对头 Lyft 签订了战略入股协议。

Uber 在中国和美国的处境让卡拉尼克有点抬不起头,他参加了第一天的活动,却没有出现在当天的大佬合影当中。

meeting3

在这张照片中,特拉维斯·卡拉尼克夹在前排的蒂姆·库克和马克·扎克伯格中间

特拉维斯·卡拉尼克Uber 的“投资人”,微软创始人盖茨

特拉维斯·卡拉尼克Uber 的“投资人”,微软创始人盖茨

对此,恐怕大多数人没有能力知晓真相,但你可以猜测,Uber 和中国官方没在一个基本面上,或者也可以猜测,卡拉尼克不想品尝跟滴滴创始人程维出现在一张照片里的尴尬。

如果按照第二种猜测,下面这张图就尴尬到家了:中间的三个人随便两两组合,不是冤家也是怨偶。

ma-ma-tk-gates

光说西雅图第一天陪伴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身边的28位大佬,对其他那些同样参加了活动,但不巧没能上镜,或者在第二天赶来出席的大佬们来说有点不公平。

这些人里有 Google——Alphabet 子公司的现任 CEO 桑达尔·皮柴(Sundar Pichai),还有刚才我们提到过的 Uber CEO 特拉维斯·卡拉尼克,也有国内过去的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以及猎豹科技创始人傅盛。

第二天活动的大合影,在这张照片里你能发现一些没有出现在第一天合影中,更具话题性公司的高管,比如Uber的卡拉尼克和Google的皮柴

第二天活动的大合影,在这张照片里你能发现一些没有出现在第一天合影中,更具话题性公司的高管,比如Uber的卡拉尼克和Google的皮柴

中方代表团中的多人都曾被传与傅盛不和。身为后辈,傅盛曾多次在网上公开对自己的前老板周鸿祎点名攻击,原因在于自己作为360安全卫士的直接负责人,在产品做大之后却没有分得相应的激励。而马化腾从始至终都对敢于和老板老死不相往来的傅盛有着一种警惕感,传闻腾讯入股金山的时候马化腾曾专门致电雷军询问傅盛到底靠不靠谱。傅盛称,雷军和经纬中国的管理合伙人张颖是他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两人,但张颖和雷军都无法控制住热衷机会的傅盛。在经纬中国和金山的短暂停留之后,傅盛婉拒了两位贵人“留下来”的请求,坚持创业——这次,傅盛并没有断掉自己的后路,现在他依旧称二人为贵人。

没有人比傅盛更愿意出席这种场合。猎豹移动以清理工具Clean Master在海外市场横行,长时间霸占 Google Play 工具类产品的榜单上的头名位置,公司创立4年即在美上市。按理来说,傅盛的猎豹应该被视作突围海外市场的中国创业公司中的翘楚,在 Google Play 拍过老大,和 Facebook 进行过合作,猎豹和中美互联网中在一个基本面上——然而仔细观察后你会发现,他并没有出现在中美科技大佬交流活动的任何一张大合影中。照片大多为单人,或在出席小型炉边对话时拍摄。

公司在业界的地位和创始人的个人社交地位之间的不相符,正是这淌名利场中暗流涌动的最佳体现。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