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个北漂空巢单身青年,为什么要用 VR 看房,而且还多人?

上个月,指挥家 VR 和诺亦腾发布了一套空间多人互动的 VR 看房应用——VRoom XL,周二我们去试了试,看看多人同时用 VR 看房是怎样一种体验。

完整的 VRoom XL 体验,据说面积可以达到 200 平米,最多可以容纳 8 个人一起在上面走来走去。但当天由于场地限制,我最多体验了 4 个人在一个 5mX5m 的空间里参观了一套房子,一房一厅一厨房一阳台的户型。

之前体验过的 VR 应用以游戏为主,例如 HTC Vive 的画画应用“Tilt Brush”和修理游戏“实验室”,非常讲究沉浸感和互动。体验之前,我以为 VR 看房的重点会放在真实性,也就是多维度还原房子的内部、外部情况。

同时我还给自己做了心理建设,毕竟作为一名进城务工人员,在北京买房的条件太严苛了,于是我将自己的定位为打算衣锦还乡,带着在老家买房子孝敬家人这样的心情开始体验了 VRoom XL。

thumb_IMG_4739_1024

为了自由行走,指挥家提供了 Oculus Rift CV1 头显设备、手柄,以及清华同方和七彩虹电脑背包。

一戴上头盔,我就从中关村一家孵化器公司转移到了一个海边高层住宅的客厅。

刚进入虚拟世界,我就叹了一口气。怎么说呢,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客厅:沙发、茶几、电视、书架、落地灯……技术都发展到虚拟现实了,客厅设计和电视机诞生来的一百多年居然没啥改变

工作人员提示前面有一个按钮,可以更换沙发颜色和款式。在我右手侧是另一个妹子,在虚拟空间里,我看到她的头(用帽子标识)和两个手柄在发亮,勉强辨认出她的位置,于是我操作手柄换了个颜色,她操作着手柄换了个款式。我猜想着如果我俩一起来买房子,讨论沙发颜色……不,这是奇迹暖暖的一键换装吧。

shafa

换沙发款式。

然后工作人员又指示,可以把房子里的东西拿起来。于是我操作手柄拿起了茶几上的果盘、书架上的书,意外的是每一本书都可以单独拿出来,然后放到别的地方,或者扔到地上也行,然后我内心开始挣扎,这不是一本真书,即使我踩上去、什么也感觉不到,但我还是绕过去了,尝试扛起电视玩一下,但是失败了,工作人员说电视不能移动。

这实在是一个太标准的客厅,而且范围有限,我们没法像真实看房一样进行探索,摸一下墙纸、感受地板的质量之类的,只能把东西抛来抛去玩,而且一开始超难接,因为这跟现实中玩枕头大战完全两回事,现实中你可能需要两个手才能拎住的椅子,在 VR 世界里只需要一根手指按着按钮就能提起来。

dianshi

接下来就是场景转换了。由于场地限制,我们从客厅转移到厨房,使用的方式是“瞬移”,也就是工作人员提示一下,我们眨一下眼睛,就到了厨房。

f2d2440a214ab9b83aed47ea952cbda7

瞬移效果。

在现实世界中,空间的概念是跟时间结合在一起的,简单来说,我们通过时间的流逝来感受空间。但是“瞬移”——省略了我们从客厅走到厨房这一步,让我们失去了方向感,分不清楚前后左右、东西南北。其实也就没法分辨出客厅和厨房的相对位置、宽敞或窄小。体验而言,就只有换了场景,在客厅可以开电视、那么在厨房就能开火、开冰箱,其他互动并不不同——把果盘换成可乐扔来扔去。

kele

目前,VRoom XL 提供的交互只有头部和手部动作的延伸。单人能用手柄来取东西、换墙纸、换沙发、换阳台景色,而多人互动,暂时也停留在把东西扔来扔去,而且只能看到头部和手柄,不可避免会碰到别人的身体。

总而言之,VRoom XL 产品提供的信息量较少,只有房间内场景以及一些个性化的功能,如果能有更多细节,让空间和场景之间紧密联系起来就好了,因为人们对居住还有很多维度的需求、小区环境、交通便利,具体到房子内部,还有通风、采光、装修风格等。

指挥家联合创始人白志艺跟我说,他们现在主要的客户是房地产商,最典型的应用场景是投了地还没建房前、或是异地看房。指挥家承认,VR 看房有营销的成分存在,但白志艺举了个例子说,北京很多人都会去海南买房,所以这时候用 VR 异地看房就是一个实在的需求。

那么用了 VR 多人看房之后,我决定买房了吗,当然不,因为我只是一个空巢单身北漂搬砖青年。

不说了,写稿去了。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