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硅谷怪人到好莱坞新偶像:科技人物就这么上了明星头条

11月的时候,著名投资人尤锐·米勒,在自己位于硅谷的豪宅里举行了一个私人聚会,放映图灵传记影片《模仿游戏》。

影片的女主角凯拉·奈特莉也参加了这个聚会。不过,这个因《加勒比海盗》走红的好莱坞女星,对于硅谷所知不多。她后来在著名的Jimmy Kimmel的脱口秀上,回忆起这段经历时说,

“那个非常有钱的人,尤锐·米勒,邀请我和一群科技人士在他家的大房子里看这部电影。很多人来了,里面包括马克·扎克伯格。”她停顿了一下,补充道,“还有一个来自Google的人(a Google People)”,她说,“那人叫做Sergey,人也很好。”

“他们很多人都穿着连帽衫,我想连帽衫在科技世界里应该还挺重要的,在硅谷他们都喜欢它。对了,还有Crocs,那个Sergey,我相信他那是一个非常有钱的人,但他穿着Crocs!”奈特莉颇有些不可思议地说。

所以穿着高跟鞋和礼服的凯拉·奈特莉,就和这个穿着Crocs、名叫Sergey的来自Google的家伙,在草地上聊天。后来,有个人过来和她打了一声招呼,递给她一张名片说,“如果你想看宇宙飞船的话,这是我的名片。”

“我可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凯拉·奈特莉对Jimmy Kimmel说。她觉得这些又新奇又好笑。

从她的语气来看,可能到最后她也没有搞清楚,那个“Google People”,其实就是Google的联合创始人塞吉·布林。更不用说,她根本没有在聚会上认出Linkedin的瑞德·霍夫曼和Airbnb的纳塔·布莱切克。那个通过宇宙飞船这个话题来搭讪的人,虽然不是伊隆·马斯克,但无疑是Sapce X里的重要成员。

12

那些“非常非常有钱的人”,都穿着连帽衫和Crocs,邀请她去看宇宙飞船而不是去海滩度假。对于这一切,凯拉·奈特莉的感觉是新鲜、有趣但又迷惑的。这些在硅谷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是,现在,科技圈以外的世界,也开始逐渐注目这一群人,并且好奇地打量一切。

和以前不同,连帽衫、T恤、甚至Corcs,这些科技Nerd们的标识,开始并不仅仅意味着滑稽和可笑,而开始慢慢被形容成为可爱,一种因为专注于自己的热情而不谙世事的可爱,或者是因为只想改变世界而我行我素的可爱。

就像在上流杂志《名利场》(Vanity Fair)的大会上,当身家数十亿美元的Snapchat CEO出席演讲时,他身上那件“仅200多美元”的T恤一时成为与会观众讨论的焦点,这种“古怪的可爱”,开始慢慢吸引人。就连凯拉·奈特莉最后也还是对Jimmy Kimmel说,“我可能会打给他(给她递名片的人)说,嘿,带我去看宇宙飞船吧。”

这一方面是硅谷的人们所具有的庞大的财富带来的光环,但更多的是,这是一种只关注自己目标的专注和全身心投入的热情所带来的魅力。最明显的莫过于生活大爆炸里面的塑造的几个古怪而可爱的科学家。虽然在电视剧里,几个主角们还在为找不到女朋友而烦恼,但是,在现实世界里,他们展现出来的聪明已经从一种怪异的特质变成了一种新的魅力,或者说,变成了另外一种“酷”。

而这种魅力和酷正在为大众所接受并且推崇,成为新的流行指标。所以,历来喜欢请体育明星或者演员歌手作为代言人的英特尔,最新代言人变成了“Sheldon”;历来走高端路线的奥迪,在上一届CES的新车发布会上的主持人,却是“Raj”。

Jim_Parsons_Intel

这可以说是一种全新的文化。在中国,Nerd们从怪人到偶像这种变化还没有那么明显,或许是因为人们历来欣赏“成绩好”的学生,但是在美国,这种转变却非常的明显。

Y Combinator的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在很早以前曾经写过一篇博客,讲述自己学生时代的遭遇。在美国,午餐时和谁坐在一张桌子是区分受不受欢迎的人群最显著的标识,于是在上中学的时候,他和他的朋友一起制作了一张地图,按照坐在一起的人群的受欢迎度分成了A-E的五个级别。

A等,也就是经常聚在一起的最受欢迎的人,通常是那些体育超好的男生(橄榄球队成员)和啦啦队女生,而最后一等E是往往患有特殊疾病的人。

保罗自己呢?他说,他和他的朋友发现,自己属于D等,也就是说,除了那些身体上有缺陷的人以外,他们这些Nerd变成了最不受欢迎的人。

这可不是单个的现象。保罗说,“我知道很多人在学校的时候都是Nerd,他们都有过同样的经历:一个聪明的人往往就被看做一个Nerd,而一个Nerd非常有可能不受欢迎。所以聪明往往意味着不受欢迎。聪明往往比不上漂亮或者擅长运动那么重要。”就连比尔·盖茨劝过那些受欢迎的小孩,让他们对Nerd们好一点,因为以后“你很有可能会为他们工作”。

但是,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不仅仅是“会为他们工作”那么简单,Smart is becoming the new sexy。偶像的产出地,好莱坞,现在已经嗅到了这个趋势,并且,反过来,进一步引领这个趋势。

现在好莱坞的流行元素现在已经来到了奇妙但是偶尔又有一点古怪的科技公司世界。似乎从Facebook上市开始,这股风潮正在形成。从2010年的电影《社交网络》开始,到后来的被称为“Google风光宣传片”的《实习生》,再到HBO大受欢迎的电视剧《硅谷》,这些原本远离人们视线、光怪陆离的科技公司,现在正在越来越吸引人们好奇的目光。然后他们发现,屏幕上所展现出现的是“奇特”的非传统工作场地:乒乓桌、零食台、员工们滑着滑板到处走,没有格子间,工作是有乐趣的,是一种创造的场所。

而电影里面的Nerd们,也不是十几年前戴着厚厚的眼镜、衣服上插着笔、随身带着计算器的怪人形象,而是充满创造力和活力、对于自己热爱的东西全身心投入的天才,而且,他们正在从角落里慢慢登上中心舞台。

回想以前的美国式影片,原来的主角团队里,都必须要有一个随时抱着笔记本、帮助主角们入侵各个网络的成员,他们没有什么台词,最经典的动作就是敲击键盘然后告诉主角“搞定了”,但是现在,他们自己成为了主角,反派们变成了掌握强大科技力量的坏人。如果你看过前不久上映的《超能陆战队》,就会发现,这个观众喜爱程度达93%的电影,完全是由一群Nerd操纵着自己的机器人在大战一个黑化的教授,而整个电影的发生地,完全就是变形后的旧金山。

所以,消费科技的流行,正在让技术成为最新的“时尚”。智能手机的流行,让人们的生活被一个个的App所重塑,它不再处于不可感知的遥远所在,而是贴近的、可触摸的,真正与每个人的日常发生互动的。所以,这种可感知的强大,越来越被人们所推崇。 而且,随着技术发展到现在,它可以操纵更多的力量,但是与此同时,掌握它的门槛变低,所以,人们越了解这种力量,反而就会越推崇那些精通的人。

聪明成为了一种强大的力量。正因为如此,才会有工程师伊隆·马斯克被美化成为钢铁侠的原型;或者反过来说,才会有总统奥巴马,也要去参加编程大会,以“成为美国史上首位会编程的总统”;而演员艾什顿·库彻,据说也将会暂时告别好莱坞,更多地聚焦在他真正热爱的东西——移动科技上,因为他说,在内心深处,他是一个科技Nerd。

不过,这才刚刚开始。熟谙人们心理的好莱坞,已经开始盯上距离它六个小时车程的新大陆,而硅谷,也开始更多地想要揭开帘幕。

在电视剧《Silicon Valley》热映之后的推动下,一个新的节目组马上又会入驻硅谷。这次,他们走得更近一点:NBC旗下的Syfy,将会和孵化器500 Startups和Highway1一起制作一个叫做“The Bazillion Dollar Club”系列的真人秀。这个秀将会近距离跟随最新加入这两个孵化器的公司,真实记录他们如何度过整整12周的孵化项目,包括怎么建立起产品、获得用户,并最终拿到投资。

“这其中非常有趣的一部分是,展示给我们的观众看,所有的技术和设备们是怎么在真实世界里诞生的。”Syfy制作人比尔·麦克格迪克说,“那些创造者们正在开发全新的产品和技术,看起来就像是科幻小说里的,但其实不远的未来就会变成现实。这就是最大的魅力。”

而推动着这一切发生的,正是穿着连帽衫和Corcs的Nerd们。

订阅更多文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