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给罗永浩的时间不多了

距离锤子科技上一款产品发布已经过去了将近 10 个月,这在以快速迭代著称的手机行业显得很不可思议。

除了苹果这样的引领者可以无视这一规律外,中小品牌和新生品牌出现“断更”现象并不是什么好兆头。而锤子科技的上一款产品 T2 本身就是不折不扣的迟到者。T3 到来前,迎接它的已然是接二连三的被收购乃至破产传言。

事情是这样的,9 月 21 日,成都尼毕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TapFun)打算在上交所的创业板上市,因此披露了旗下全资子公司抱团创投的相关数字,其中就包括锤子科技这两年的财务数据,此前,抱团创投在 2015 年 3 月以  3000 万元人民币换来锤子科技 1.13% 股权。

323221f60b15fc4710c2b02320c92709_b

根据披露的锤子科技财务数据显示,锤子科技在 2015 年全年亏损 4.626 亿元,2016 年上半年亏损 1.92 亿元。尽管 2016 年的半年报财务数据未经审计,但从这份数据看来,锤子科技在过去一年真的烧了不少钱。

首先,锤子科技的资产总额从 2015 年的 8.25 亿元缩水到 2.96 亿元,所有者权益——也就是资产总额减去负债后剩下来的数据,从 2015 年底的 1.92 亿元变成如今的 20.9 万,单位从“亿”变“万”,只剩去年0.1%。

根据新浪科技的报道,锤子科技半年内总资产缩水 5.29 亿元的主要原因在于整体营收。在财务统计的半年内,锤子科技方面未发布任何新品,而在手机和 VR 等方面均有投入,此外还在高管团队建设方面有投入,如从华为荣耀挖来吴德周及其团队,补足创始元老钱晨离职的空缺;从微博挖来市场副总裁苗颖,此外还有一名来自深圳供应链方面的副总裁。

结合这份岌岌可危的财务数据,联系去年锤子科技的节奏不难发现,在坚果手机正式发布前,锤子科技 C 轮融资 5 亿人民币,部分用于坚果的生产,部分用于第二款旗舰手机 T2。6 月份罗永浩将股份质权抵押给阿里的做法就显得合情合理了。近一年没有发布新产品,旧产品的销量不佳导致锤子科技陷入了现金流困难,而即将发布的 T3 手机,不管这款手机卖得怎样,生产资金也是要提前投入的。罗永浩今年质押股权换取的应该主要是 T3 的量产所需资金。

8822

通常伴随着锤子科技的坏消息,同时盛传的还有锤子要被乐视收购、被阿里收购、被小米收购的消息,之前还传过要被联想 ZUK 收购。

这些收购传言先后被罗永浩否认。但对于锤子科技而言,被收购或许是它最好的结局,锤子科技成立四年以来发布的所有产品销量加起来不超过 100 万。硬件制造的前期研发、物料、渠道投入巨大,并且投资成本回收周期很长。

Smartisan T1

Smartisan T1

但智能手机市场已经趋于饱和,锤子手机在产品设计、工艺、配置等方面和其他品牌手机相比,并没有多大优势,唯一被称道的可能就是界面设计、以及这个品牌所代表的“情怀”了。而文艺青年罗永浩的理想主义又一次次挑战着这个小团队的能力极限,量产可行性设计(DFM)的问题几乎伴随锤子的历代产品。

近来锤子科技大张旗鼓宣传的 VR 业务,显然还很难成为它的招牌和支柱业务。VR 仍未成熟,虽然 Google、索尼、Facebook 加入但依然未能形成产业,而同样是手机卖不好、将希望寄托于 VR 的 HTC 公司,还处在努力投钱做孵化器、扶持内容、给大众科普“虚拟现实是个什么东西”的阶段。

 “人类的下一个计算平台”是项遥远的事业,可能要登上三年五年甚至更久。对于锤子科技来说,当下的产品明显要重要得多。只是作为一个后来者,它一直在迟到,产品发布周期过长,更新迭代慢,跟不上市场节奏。“市场是没有同情心的,”这句之前用来形容 HTC、黑莓等老牌手机品牌的话,同样也适用于锤子科技。不过,罗永浩和他的粉丝们可能还希望加上另外一句话,“市场是没有审美的。”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