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完 Someet 七夕相亲活动,我决定来一次形婚

上周二晚上 7:30,明明是个美好的七夕工作日,我完全可以选择回家打一局 RPG 恋爱游戏跟 EXO 12 个欧巴好好谈一场他无可救药地爱上我,掐着我的下巴对我说“真拿你没办法”的恋爱,但我却跟 9 个素未谋面的人一起登上了一艘船,在什刹海上玩起了泛舟相亲的活动。

当天的小码头汇聚了 100 个单身男女,和十多个工作人员。气温 30° 的北京户外,大家走上了工作人员安排好的船。我们要在船上,这个不能中途离开的环境下,跟陌生人一起完成破冰、游戏、配对和放河灯等友好亲善活动,然后在七夕节这天尝试相爱。

19.pic

14.pic_hd

这是由青年活动平台 Someet 举办的《七夕,我们上船吧!》。而这也不是 Someet 第一次举行这样的活动了。

打开他们的微信公众号,你可以看到在以前他们做过有:《他们把手指插入上海路上的鼻孔,最终挖到了宝》、《我们找来了几个 A 以下罩杯和 D 以上罩杯的女孩,开放地聊了聊女性的胸部》、《他们蒙着眼罩走进胡同身处,和陌生人玩了一场「充满危险」的舌吻游戏》、《我们让男生感受了下「大姨妈」,并聊了聊姨妈血渗透裤衩的「快感」》等等等,让人觉得微妙的主题。

Someet 是一个针对青年群体自发兴趣的活动平台,每周都会推出各色的活动,现已经在北京、上海、广州三个城市落地。你可以通过平台发起、参与活动。他们希望你通过活动,找到靠谱的小朋友,一起探索自我与成长。

17.pic_hd

因为 Someet 通过活动文章传递出来的形象实在太酷了,所以我也一直以为会来到线下,一起干一些平时不能干的事的年轻人一定是很酷儿的。事实证明,我的想象是错误的。

跟我上了同一艘船的男士和女士,都非常的正直、善良、内敛,是那种在聊约炮的问题的时候,还会很害羞地打太极的那种羞涩男性;是那种聊回到三年前,会鼓励自己多出去旅行的文艺女性。相比之下,坚定地说“回到三年前的话我一定要去创业”、“爱上一个人全靠脸啊”的我显得无比庸俗。

当然,也有可能是我上错了船。

11.pic_hd

比起大家是来交朋友,来一起玩耍,来释放自我,这艘船给我的感觉还挺像大家都是来相亲的,大家都在有意维护自己形象。

这或许也跟我船上的男女都是第一次参加活动有关系。毕竟,与此同时其他船的用户都已经开始约吃夜宵,他们告诉我,“我们今天第一次见面啊,就决定形(pei)婚(dui)了。”

活动结束后,我约了 Someet 的联合创始人白惠泽,跟他聊了下 Someet 这个平台正在做的事。

PingWest:为什么 Someet 要针对青年人,而不是更大一个人群?

白惠泽:它这个决定的过程应该是先基于我对这个事情的判断,我之前在定性研究的公司,所以它给我不同的机会去接触年轻人,然后公司有很多官方的研究,也有很强的理论支撑的,基于他们那些系统和方法论,去研究年轻人的生活状态,包括了价值观的变化和文化的变化。这个东西给了我很大的启示,就是这个时期的年轻人处于一种自我意识启蒙的一个阶段。

年轻人越来越早的去做自我探索,就是更在乎自我的个体的选择,这个选择是基于自我的独立意志,不是父母、社会的左右。这个是合理的,我觉得人就应该是这样的,去鼓励个体价值,但不是过分的英雄主义。我认为这个事情是对的,所以从这个点开始,就决定了这个事是青年人的事情。

但自我探索并不是只有青年人有,但首先青年人是我了解的人,我并不懂三四十的人喜欢玩什么,所以还是选择我最熟悉的这群人。

PingWest:如何界定青年人?用年龄?

白惠泽:处于探索期的人,在我的界定里是毕业之后到生子之前,生了孩子后人变化会比较大。用年龄界定的话,大约是在23、24 到 33、34 之间,数据也表明我们的 90% 的用户集中在 20 到 30 岁之间,全平台的用户平均年轻是 25 岁。

PingWest:Someet 的活动社交属性很强,比起活动本身更重要的是活动中的社交?

白惠泽:现有的大部分活动,像是展览、演出、话剧、沙龙,都是你来这里看一个东西,用户的成本很低,几乎不需要互动,这些活动也没有任何流程去促进互动。这些东西都是不具备社交属性,而且是单向输出。当然也存在一些强社交场合,但也只出现在在熟人里。

我们当下的社会,纯内容向和纯社交向的活动都不能解决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就是年轻人怎么结交新朋友的问题。我们所有的活动都在 10 个人左右,这个模型就是为了社交服务的。

其实社交不是目的,社交是手段和途径。我们周一到周五都在上班,无论你是什么行业都很固化,很不容易出来,那你怎么去认识新的朋友,去建立新的关系呢?我们喜欢认识好玩的人,表面可能很奇怪,但是内在价值观跟我很相似的人。可能我第一次去 Live House ,是某个人带我去的;我第一次想到某个问题是某个人带给我的。

人是很重要的,社交是提供了一个人为人传递价值的可能性。

PingWest:Someet 做了很多活动,比如《男性体验大姨妈》、《刷 Gay 吧》等,其实我不懂这些活动是想传递什么价值?

白惠泽:我们是希望年轻人是能不断探索,我希望能够帮人找到自己的答案。我们官方的所有内容有一部分是专门为传递品牌价值观,启发用户做的。

然后你说刷 Gay 吧有什么意思,它可以很浅它可以很消费,但是你不可能不做哪些浅和消费的东西,因为离你的生活非常近,你不能一上去就说要帮你探索自我价值,哪谁跟你玩啊,这不可能的,很多人 Get 不到它的价值。所以我要做一些听起来蛮有噱头的东西,蛮好玩的东西。年轻人还是会觉得手冲咖啡精酿啤酒是一件很酷的事,所以我们还是会有的,要贴近他的生活,但是我们也希望会有一些离他很远的东西(出现),我要告诉你生活又不一样的东西,要有想象力,都说要变成有趣的人,有趣的很重要的一点是要有想象力。说得更通俗一点,就是让他们更有脑洞。我们一定要有一个浅层的切入点来切入这个。

长远来说,这是在做整个品牌价值观的输出,做这个文化的引导,告诉年轻人你不要觉得这很奇怪,你不要认为这不可接受,就是我们鼓励大家去多元一些,我们世界上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你自己也是不一样的,我们希望他持续思考这些问题。

PingWest:那吸引来的是这么样的人?
白惠泽:价值观更开放,更在乎自我意识,自我意见的表达,更在乎自我生活的主控性的人。

PingWest:三、四线城市会有需求吗?
白惠泽:一个三、四线城市或许不会比一二线城市的要好,也不要小看每个城市之间的相互学习,我们大部分的活动都不依赖个体,我们活动依赖的是玩法,制度,不是人不是知识。小城市的人也会学习大城市的玩法,中国也有很小城市,有很多回老家的人他们也需要活动和社交。

PingWest:线上也可以连接起有共同兴趣爱好的人,为什么一定要通过线下活动?
白惠泽:喜欢听某个类型的歌聚在一起,这样的群体是存在的,但这里面有大量主动探索的成本。你要花时间挑,要花时间找,这是每个人都可能会做的事,但事实上真正这样做的人不多,它不便利不快捷,这个服务不够好。

第二,现状是大部分年轻人没有明确的兴趣爱好。即使有了爱好,也不代表你就不用去玩其他东西了。探索期的人要求的不同体验,不同的探索,他需要层出不穷的东西来刺激他。

PingWest:希望这群用户变成怎么样的人?
白惠泽:我们只给解决问题的途径,我们不给答案,没资格给答案,也给不了答案。我们只想给每个人一个尝试探索的途径,尝试思考问题的途径,问题怎么解决?最后的结论是什么?那是他自己的事情。

欸?

你问我那天晚上有配对成功吗?(并没有人问,你别自作多情了)

最终结果很好啊,我成功配对了一位眼熟的男士,我们决定形婚。但由于活动结束后我还要采访,这段婚姻并没持续下去,而且采访完了后还要回家写稿啊。

– 你要走了吗?

– 我要回家写稿。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