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90%的工程师都用你写的软件,但抱歉我们不能聘用你

软件程序猿 Max Howell 在 Google 面试时遇到了让人悲伤的情境。他把这次面试经历写成了一条简短的推文:

Google:我们 90% 的工程师都用你写的软件(Homebrew),但你没法在白板上翻转二叉树,所以滚蛋吧。
to-invert-a-binary-tree

Homebrew 是 Mac OS X 上的一个非常著名的软件,经过数年的发展,已经成为了 OS X 上不可或缺的套件管理器,极大地简化了 OS X 上软件安装的流程。Max Howell 在 Twitter 上说的的确没错,在所有开发 Mac OS X/iOS 软件的开发者当中,恐怕没有人不知道 Homebrew 的存在。

Howell 本人就是 Homebrew 的原作者,一名 OS X/iOS 业界知名的软件工程师,是早先著名的网络电台 Last.fm 的首席客户端开发者、Twitter 客户端 TweetDeck 的首席移动开发者——然而,很遗憾,不知道哪位不长眼的 Google 技术 HR 面试的他。根据 Howell 在 Twitter 上的对话记录,他当时是去面试一个 iOS 的职位,「我当真可以算 iOS 业界的专家了,那家伙几乎没问我任何有关 iOS 的问题。」Howell 在 Twitter 上吐槽道。

Howell 的遭遇随即引起了大量程序员的吐槽:

这算什么,Google 当年让我现场重写 TCP 协议!(当然我被拒了)
——@minter

有家初创公司让我写一个算法,找出所有 0 到无限大中间的数字
——@sgkochan

understand-comic

我的经历也差不多,结果最后我必须要给 HR 交作业证明自己——显然我的 GitHub 账号不足以证明。
——@MeltingIce

Facebook 不要我,因为我解不出八皇后问题
——@mperham

八皇后问题:在 8×8 的国际象棋棋盘上放置八个皇后,使得任何一个皇后都无法直接吃掉其他的皇后)

invert-a-table

技术面试都这德行……当年他们让我翻转一个链接列表,当时我的灵魂就已逃离了那个房间。
——@0xeb

1997 年他们面试了我 6 个小时,最后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我们要聘用你?」我的回答是:你们 TM 自己想吧。最后我拿到了 offer
——@daniel_bilar

如果是我,我会当场把那个白板翻过来然后说「看,我完成了」。
——@H2CO3_iOS

最后,Howell 收到的 Google 答复:

他们说明年会重新审阅(revisit)我的履历。revisit,好像我是个公园一样。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