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姓搜,搜狐的搜

“搞个网站叫搜狗,他们搜狐我们搜狗,各搜各的。”

这只是冯小刚2001年的贺岁电影《大腕》里并不算特别逗人笑的一句。

两年之后,一家叫搜狗的公司真的诞生了,但当时并没有和搜狐“各搜各的”。反而,它是搜狐的一家子公司,搜狐让搜什么,就得搜什么。

搜狗的故事跨越14年,演绎了一番“三权分立”,最终实现了冯导的寓言——它在提交上市申请之时,成了一家搜狐有最高投票权、腾讯当大股东、却始终被王小川主导的公司——“各搜各的”。

 

搜狗姓搜,搜狐的搜

搜狗的诞生,除了对外宣称它是个子公司,其实和搜狐建了个新部门没有任何区别。

2003年,王小川硕士毕业,加入搜狐做工程师。老板张朝阳找到他,提出做搜索引擎的想法。

25岁的王小川雷厉风行地组建了一只12人的大学生兼职团队,用时11个月就完成搜索引擎的开发。2004年8月,定名“搜狗搜索”上线。据说,这是搜狐历史上,第一个上线当天没有出现崩溃状况的大型产品。

彼时,百度已经在中国搜索引擎市场耕耘了4年,是绝对的主导者。搜狗搜索的声量不大,处于默默耕耘的状态。

2005年,仅有的亮点是搜狐收购了go2map,通过技术整合,搜狗搜索成了第一家提供地图搜索服务的搜索引擎。直到2006年,搜狗推出利用搜索引擎技术开发的输入法——搜狗输入法,王小川主导下的搜索业务才算有些起色。

输入法的设计灵感来源于马占凯,他曾在太原一家国企做机械设计。马先找到百度商量,碰了壁,结果在王小川那一拍即合。利用搜索技术解决词库问题,在当时非常先进,百度都没想到这么搞。

然而,先进并不等于效果好,搜狗输入法起初是一款叫好不叫座的产品。

尽管软件下载链接放在了搜狐门户的首页,点击率和下载量却都未达到预期的效果。王小川找到电脑厂商、下载网站谈合作,花钱购买流量,打通推广和下载渠道,一年时间让产品的市场份额上升了40%。

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采访,王小川说:”这件事的意义对于我来说就像发现量子理论一样,世界的模式突然跟你想的不一样了。”

大概就是一个技术信仰的人,突然意识到用户不会单纯为好产品买账,更愿意为广告买账那种感觉吧……你懂得,气得要命。

那时的搜狐,在王小川眼中是门户和强媒体属性,是个封闭的系统。搜狐的逻辑是“我们不需要别人的流量,也不会把流量给别人”。二者之间的本质差异,为王小川决心带搜狗走出搜狐留下了伏笔。

尽管搜狗姓搜,但它从骨子里,从一开始就不姓搜。

作为搜狐内部孵化的项目,张朝阳的控制权也让有心干一番大事业的王小川感到受挫。最严重的一次发生在2008年,当王小川信心满满地跑去跟张朝阳说想开发一款浏览器时,换来的却是老板的一盆盆冷水。

微软有IE浏览器,也没能把必应搜索做起来,你做这些有什么意义。张朝阳这么质问王小川,甚至解除了王小川管理搜索业务的职能。

后来创业自己做了职场社交App脉脉的林凡,是从2003年就开始和王小川一起做搜狗的元老。在他看来,搜狗就像是自己的孩子。当王小川被调走时,他感到:“公司和团队不是自己的,还是老板的。”

搜狗的“姓搜”,是搜狐的搜,这是从娘胎里带的,毕竟作为一家创业前5年都不怎么赚钱的公司,搜狐尽了充分的抚养义务。

这时的王小川说不了什么也做不了什么,据说在公司只是擦擦桌子,都会被误认为要离职。但他没走。

当时,包括搜狐在内,各大门户的搜索业务发展都不尽如人意。2007年6月,新浪推出过爱问搜索也没起色,无奈放弃后,改用谷歌的搜索技术。有爆款输入法加持的搜狗搜索,也反响平平。

 

搜狗成人礼

随着7月31日提交IPO申请,搜狗的故事已近终盘,里面并没有阿里巴巴什么事,但搜狗成为独立的搜狗,王小川必须要感谢两个公司,一个是阿里巴巴,另一个是360。

王小川能重新接管搜狗至少有一半是因为张朝阳看到360正凭着浏览器+搜索的业务模式成为直逼百度的后起之秀。

2

“绝境之外,便是天堂。面朝大海,春暖花开。”2010年8月8日,王小川在微博写下这段话。

第二天,搜狐就要召开发布会,宣布与阿里达成协议,成立合资公司共同发展搜狗。届时,王小川将出任合资公司的CEO,搜狐保留搜狗大股东的位置。

这段交往仅维持了20个月就宣告和平分手。

期间,阿里巴巴赚得1000多万美元,搜狗则稳定了王小川发明的、著名的“三级火箭”模式:“输入法——浏览器——搜索引擎”。

2010年初,360先于阿里巴巴,找到搜狐洽谈入股搜狗的事宜。据说合作的方式是:搜狗搜索成为360浏览器的默认搜索,并将搜狗浏览器交由360负责。

张朝阳认为,这番合作能解决搜狗的资金问题,并能获得更多的渠道。他给王小川下了通牒,“20天时间,必须把360谈下来”。

用一个工具性软件给浏览器导量,浏览器再锁定用户的搜索页面和导航栏,360与搜狗的商业模式都是“三级火箭”。

360收购搜狗,是在尝试拉拢一个潜在的竞争对手。它们在占领互联网入口的竞争上越走越近,发生正面“冲突”的概率也越来越大。比如,搜狗和360几乎同时推出桌面壁纸和号码通等小工具。

一心希望搜狗独立的王小川,无法接受360给出的条件。如果没了浏览器,搜狐就会失去对流量的控制,进而丧失在合资公司中的话语权。他一边拖延期限,一边自己物色融资对象,最终飞到杭州说服马云。

这家公司明明姓搜,但王小川却在它的重大抉择面前夺得了主导权,这仅仅是第一次。

与阿里巴巴合资的两年,双方实质性合作很少。他们一起推出的安全网购浏览器,只能说是雷声大雨点小。搜狗搜索与阿里巴巴旗下的“一淘网”甚至存在竞争关系。一淘使用的搜索技术不仅来自搜狗,还有雅虎中国和微软必应。

互联网评论人士洪波曾说,“当初马云投资搜狗完全是应急,是在360几乎与搜狐达成协议,王小川反对情况下仓促上马的合作。”

现在来看,这大概是真的,阿里的引入对搜狗最大的帮助,莫过于在资本层面制衡了老东家搜狐,以及挡住了360的吞噬,让王小川作为管理层有机会在两个巨头的夹缝中,找到搜狗独立发展的道路。

2009年搜狗浏览器发布,到2012年占据市场一成份额,并为搜狗搜索带去了60%的流量。2011年,搜狗推出浏览器导航,在2012年第二季度创收了700万美元。搜狗的“三级火箭”方法论,也基本是在这个阶段形成。

搜狗成年了,虽然还姓搜,但不再受“父母”管制。

 

三权分立

2012年前,搜狗尽力保障“三级火箭”之间的能量传输,让公司保持较快的增长。

但搜狗本身却遭遇了发展的瓶颈——“大而不强”。用户输入法到浏览器的转化比率不高,火箭之间能量传输的损耗较大,或许是原因之一。

2012年7月,王小川的内部邮件流出,他在邮件中写到:“随着搜狗的战略升级,预期阿里集团难以在战略层面继续加强对搜狗的支持。经协商,搜狐将回购阿里所持有搜狗股份。 ”

王小川没说,但阿里巴巴可能也是这么想的:阿里其实并不希望搜狗太独立,它可能需要一个像自己的大事业部一样,能够整合自己资源的体系——就像现在的UC那样,用浏览器、用搜索、用各种小工具,把阿里巴巴的各种业务串起来。

2012年下半年阿里巴巴和搜狗和平分手,2013年到2014年,就陆续战略控股、进而合并了和搜狗在业务上高度重合的UC,大概就是这个原因。

1

为了弥补阿里退出的空缺,360,百度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竞相竞购搜狗。胜出者是腾讯,但王小川还是要感谢360的。

那一年,3Q大战刚刚落幕不久,从很大程度上,马化腾可能只是为了“气死周鸿祎”才出手搅局这场竞标。

周鸿祎复盘这次竞购时提到,王小川的目的不是打败百度,而是搜狗独立。王小川希望引进腾讯这个大股东进来与搜狐对冲,旗鼓相当的两个力量就会相互限制,最后他可以拥有最大的话语权。

《中国企业家》报道称,腾讯、搜狐、搜狗召开合作发布会的前十分钟,周鸿祎仍然在短信询问张朝阳,360是否还有机会。张朝阳直接在发布会上表示,如果把搜狗给了360,就是把搜狗揉碎了。

后来,周鸿祎自己想明白了,“这个公司老张是控制不了的,我找错谈判对象了,接下来我们就放弃了……我说这个公司不姓张。”

这是姓搜的搜狗,由它的职业经理人王小川主导命运抉择的第二次。

并购给360,搜狗只是从一个大股东换到另一个。对王小川来说,情况没有变化。

而腾讯却带来了颇有诚意的条件——向搜狗注资4.48亿美元,将旗下的腾讯搜搜业务和其他相关资产并入搜狗,意味着腾讯将取消“搜搜”这个自有搜索的品牌。

交易完成后,腾讯获得36.5%的股份,搜狐依旧是最大的股东,但公司的主导权已经稳稳掌握在王小川的手里。搜狐有投票权,腾讯负责导量,王小川主导发展,一个完美的互联网公司“三权分立”样本。

2017Q2的渗透率前10,搜狗在BAT的场子里撕出了一道光——来自极光大数据

2017Q2的渗透率前10,搜狗在BAT的场子里撕出了一道光——来自极光大数据

腾讯入股这五年,搜狗的独立之路走出了自信:使用了全新Logo,推出了搜狗手机搜索安卓版和iOS版;2016年,又联合微软、知乎和腾讯,推出明医搜索、学术搜索、海外搜索、知乎搜索和微信搜索等特色搜索功能。这些功能有极强的记忆点。比如用户想要搜索微信里的内容,脑海中的第一反应便是搜狗。

而且最重要的是,腾讯对人工智能的关注,给了搜狗一个绝佳的上市故事。

2014年之前,你用“搜狗+人工智能”是搜不到任何新闻的。但到了2015年,你就会发现搜狗说:“我们一直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

搜狗确实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从当年的输入法到今年6月,搜狗上线搜狗翻译,使用了基于神经网络机器翻译技术,能够通过上下文语境,给出精准的翻译结果。

做搜索出身,让搜狗在人工智能的深入发展上有先天性优势。尽管现在的主营业务是搜索和输入法,但投入资金最多的还是研发。王小川曾透露,2015年,搜狗年收益的22%被用于研发。今年4月,搜狗宣布捐给清华大学1.8亿,二者联合成立天工智能计算机研究院,用以研发人工智能的前沿技术。

搜狗公司内部有个“狗胜节”,时间定在2016年3月12日。那天是周六,李世石与阿法狗的围棋对决进行到第三场。阿法狗连赢。

为预祝阿法狗赢得比赛,王小川在前一天给搜狗全体员工发了封邮件。他有些激动地写到,阿法狗的胜利,是人工智能启蒙运动的胜利,也代表着’程序狗‘的胜利,同为”狗族“的搜狗更该被激发起信念与热情”。

王小川的技术背景,让搜狗成为了一家始终以技术和产品为驱动力的公司。过去的市场并不为技术买单,“人工智能”四个字,只是盖在搜狗过去所有那些努力上的一个褒奖、一个概括、一个故事的标题。

近日,搜狐公布了2017年第二季度财报,还顺带透露搜狗计划在美提交IPO申请。随后,一封王小川的内部信在网上公开。上市的消息被证实。

王小川在信中提到,他们将继续以语言为核心,在”自然交互+知识计算“的技术路线图上探索。

新故事从今年开始,从上市公司的架构和投票权上看,搜狗依然姓搜。

但真正主导它命运的那个人,一直都是它的职业经理人、一直热爱着它的王小川。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