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uare进入日本的策略相当灵活,亚洲的下一步?香港

Square日本官网

北美之外的第一个海外市场,Square选在了日本。Square创始人和CEO杰克 多西(Jack Dorsey)说,日本“富饶的设计、创新和传统”是他选日本作为进军亚洲第一站的原因。的确,从Square日本的官网设计来看,Square白色小巧的外观,和日本设计文化融合得浑然天成。

Square一直在完善自身的产品,最近,它推出了试图改变笨重的收银机的Square Stand,并测试与Google Wallet竞争的邮件支付应用。围绕其国际业务的人事调整也在进行中。先前负责国际业务的Alyssa Cutright(此前她负责Square进入加拿大的业务)和刚从PayPal过来甚至还没有开展工作的Alex Petrov离职。Google前全球客户销售和管理副总裁Francoise Brougher现在负责Square的国际业务。

过去两年,Jack Dorsey和负责国际业务的创始团队成员Randy Reddig曾多次到日本,而且Randy Reddig本人曾在2005至2007年期间在日本工作过一段时间。当然,Jack Dorsey的另一家公司——Twitter,日本也是最重要的海外市场。

日本本土的移动支付已经相对成熟,但整体环境相当特殊——事实上Square选择首先进入日本作为北美之外的第一站,是在挑战自己海外扩张战略的灵活性与“本地化”能力。在日本,包括移动支付在内的大多数移动应用,都是由移动运营商主导的。这次Square进入日本本土市场,选择了与NTT docomo和KDDI两家移动运营商合作。此前,PayPal也已和软银(Softbank)合作落地日本。

根据德勤的报告指出,2010年12月日本市场已有大约9800万用户使用移动支付业务,运营商NTT Docomo通过和银行及信用卡公司合作占据了日本移动支付市场的主导地位。NTT DoCoMo在2005年即注资三井住友,并联合推出ID借记卡业务进入移动支付领域,三井住友作为此次Square进入日本选择的合作银行,已经在该领域具有强大的渠道和经验。

此外,在转账交易费用上,Square在日本也与在北美的费率有所不同:Square在日本的每笔转账的交易费用为3.25%,高于北美地区的2.75%。

看上去,Square的“国际化”具有相当程度的灵活性:选择强势运营商和本地银行发卡商,遵循日本移动支付的游戏规则,让这一切更顺理成章。

既然亚洲的第一站是日本,下一站呢?据PingWest的了解,最有可能的是香港。此前几乎每次前往日本考察和洽谈,Square负责国际业务的团队都也会到香港,与香港本地的运营商、银行和支付交易商会谈。

2012年1月Jack Dorsey,在结束日本和香港的考察后,Jack Dorsey也曾到访过上海并参加了中国银联讲坛的演讲。中国市场的情况一定程度上和日本有相似之处——比如传统概念上喜欢使用现金交易而对信用卡交易依赖度较低。据《华尔街日报》引用软银公布的数据报道称,信用卡交易仅占日本各类转账汇款的12%。既然Square能拥抱日本的强势运营商,并对信用卡交易的流程和当地使用习惯进行调整——那么这些操作似乎也适用于中国内地。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