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见闻】社群、信任和温度:胡志明市互联网科技创业圈的三个关键词

胡志明市是一座非常有趣的城市。它是整个中南半岛上除了泰国首都曼谷之外,最繁华、最资本主义化的地方,但1200-2000元人民币/月不等的人均收入仍然证明了它还是越南的一部分。

在这座越南经济中心城市,本土科技初创公司的道路往往比较艰辛。用电商领域来举例:在越南四大电商公司当中,有两家是传统零售商将业务互联网化组成的,第一名则是外资背景的Lazada,只有第四名的Tiki是本土纯互联网背景;对比中国来看,除了苏宁易购(传统零售)和之外,其他大型电商公司,如阿里巴巴、京东等都是纯互联网背景的公司。

Tiki是一家以在线销售英文原版图书起步的公司,该公司创始人Son Tran将越南整个互联网环境比作五年之前的中国。

然而,和以丛林文化为主的中国互联网市场相比较起来,胡志明市的互联网市场更像是中国很多已经走了太远、忘记初心的创业者们,心中的那片海洋。


尽管年营收增长速度近几年来一直保持在200%+,但在一个由Lazada这样从资本到雇员都高度国际化的公司领导的市场上,纯本土公司Tiki的发展压力仍然很大,前景不明。

越南市场上的大型电子商务公司 / EcomEye

在越南,电子商务和实体零售结合地十分紧密,但传统巨头和外资统治的电商市场上,仍然有一些本土化的纯互联网公司 / EcomEye

Tiki创始人Son Tran认为,这样的情况并不需要担心。他和PingWest品玩团队长达一个多小时的信息沟通、经验分享可以被总结成6个字:赢取用户信任。200%的高增速背后并不是疯狂的扩张,而是对用户利益的积极拥抱。

Tiki创立于Tran父母的5年前的车库里,从在线购书业务起步。Tran自己则是一名拥有留学经验的软件工程师,同时也是公司第一个月20个订单的打包员和送货员;3年前这家公司还只有15名员工,而如今已经成为在越南南北拥有货仓、配送中心、物流网络,可以对越南全境城市和任一偏远农村进行货到付款配送的大型电商公司;面对“洋气”的Lazada和传统零售集团巨大的线下存在优势,Tiki选择将重点放在用户体验上,自行建立质量控制(QC)体系、引入货到付款机制来提升消费者信任;在一个智能手机普及率只有25%,Kindle没有存在感的市场上,Tiki还推出了Android和iOS上的电子书应用,主动和出版商合作,将畅销书转成电子书,提供给主要由女性组成(70%)的Tiki用户。

“在其他电商积极做平台的时候,我们希望做好自营业务,所以我们更像JD(京东)。通过建立库房,和QC工作,我们希望给越南用户提供一种值得信任的购物体验。”Tran对我这样说道,表现出对于自己目标的清晰认知,和对中国电商市场的了解——他还曾用苏宁来类比越南的传统零售业电商公司。

Tiki创始人 Son Tran / Tiki

Tiki创始人 Son Tran / Tiki

和Lazada这样一家从资本到高管都很“洋气”的公司相比,Tiki显得更接地气、有温度。但是,尽管身为“越南版亚马逊”,手握越南最大的在线购书业务作为自己的现金奶牛(cash cow),Tiki仍然没有任何实现盈亏平衡的迹象。“在越南,建物流网络、大型货仓有难度,电子书出版也需要和政府监管部门通力合作,挑战都很大。但是为了给消费者更好的体验,有些事情我们不得不做。”Tran对我解释道。

作为Tiki的投资方,CA创投(CyberAgent Ventures)从资本的提供者角度对于越南互联网市场有着充分的理解。CA创投越南办公室负责人Dzung Nguyen对我透露,在越南互联网初创企业通常可以拿到5万到30万美元不等的种子轮融资,以及50万到200万美元不等的A轮融资——接下来,对于越南创业者来说最痛苦的日子就将到来了。越南风投机构少,资本供应量相比美国、中国大陆来说少的可怜,机构的投资策略偏早期,能参与B轮的很少。

CA创投的越南公司是越南对科技、互联网投资规模最大的风投机构,投资了几乎越南当地所有的知名度较高的互联网公司,比如Tiki、VNG等。“作为风投,我们为投资组合公司提供包括资金之外的多种服务。但是和Rocket Internet(Lazada的背后推手)相比,我们可以算是纯财务投资者。我们投资就投资,也可以给我们不投资的初创公司提供办公场地,但不会像Rocket Internet那样对孵化公司管理地如此事无巨细。”Manh Dung Nguyen说道。

Lazada和其他所有Rocket Internet旗下电商公司一样,采用已经在欧洲、北美、南美等地同样的模式建立,由总部指派的职业经理人(通常为欧美人)进行管理。它只是Rocket Internet在东南亚地区孵(复)化(制)的又一家电商公司。

“CA创投一直以来比较支持本土创业者。”Manh Dung Nguyen对我表示。CA创投中国公司也是土豆、VIPABC、胡莱游戏等中国互联网各领域有名公司的投资者。

CyberAgent越南办公室 / Bulk

CyberAgent越南办公室

越南市场尚未互联网化,根据一份2011年更新的官方数据,其城镇化程度也比较低(城市人口占31%,城镇化程度也很低)。和Tiki的情况类似,一些越南本土的初创公司希望解决飞速发展但仍然落后的越南的种种问题,当中的优秀者得以拿到早期融资起步。但即便获得了CA创投以及其他天使投资人、风投的支持,这些初创公司却仍然需要担心:撑不撑得到B轮、C轮,以及就算撑到了,拿不拿得到B轮、C轮融资。

Lazada目前已经完成了6轮共6.85亿美元的融资,而对比来看,Tiki的外部融资只有区区300万美元。

可是,即便如此,在整个越南科技初创生态当中,Tiki已经相当幸运。在胡志明市的樊笼交错里,还有很多生存压力更大的选手在拼搏着。

Fablab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旗下的一个教育实践研究项目,为“创客”提供灵感分享、项目协作的机会,以及一个打造雏形产品的平台,实验室当中一般具备款式或制式相同的雏形产品制造设备,比如3D打印机、切割机、车床等。Fablab在全球24个时区30多个国家设有超过200个实验室,大多受到当地监管机构、科技部门和教育部门的支持和追捧然而,设在胡志明市District 6的Fablab Saigon,却没有如此待遇。

fablabsio-image

Fablab Saigon的联合创始人Quynh-Huong Duong女士指出,一个像Fablab Saigon这样的非营利性质的机构,在胡志明市的存在并不如在欧美国家甚至中国那样容易。比如,之前提到的3D打印机等各种设备,在欧美国家和中国,通常出资人是大学、科研机构、本地青少年教育慈善机构和/或政府。Fablab Saigon的3D打印机是创始团队使用在另一项创新竞赛当中获得的奖金购置的,花费了团队数个周六(Fablab Saigon的营业时间)自行拼装而成。

Quynh-Huong Duong

Quynh-Huong Duong

再比如,和小头支出的设备相比,场地算是大头支出,通常由政府或拥有场地资源的机构批准建立。虽然在胡志明市也是由政府批地,但Fablab Saigon和政府之间的关系赋予了政府更大的话语权。Quynh-Huong Duong对我透露,对于Fablab Saigon这样一个抚育创新的非营利机构,政府并不提供除了地皮之外的太多资助,还要求他们“必须产生直观可见的创新,否则政府将收回地皮。”因此,除了正常的周二、周四和周六之外,他们还要使用场地来举办一些青少年艺术和手工课程,以此满足政府的要求。

因此,Quynh-Huong Duong和另一位联合创始人Cong Thang Huynh也在一家名为Officience的法国IT技术外包公司的越南公司工作,从而对维持Fablab Saigon提供一定的贴补。

fablab-picture1

一名开发者在Fablab Saigon检查自己设计的模型

现在,Fablab已经成为了胡志明市的Arduino单片机爱好者、3D打印爱好者的一个聚集地,开始辐射越来越年轻,对3D打印、手工DIY科技产品感兴趣的人群。据了解,Fablab Saigon已经孵化出了一个为爱好者提供DIY零件的在线集市网站,即将在今年3月上线。

Fablab除了勉强自负盈亏之外,根本没有一个可见的盈利的未来。和美国、中国等市场上的咖啡馆和孵化器不同,这里对创客、孵化者免费提供各种工具、技术和平台,却不对他们进行索取。比起“竞争”、“盈利”,胡志明市的创业者显然对于“社群”(community)这个词更为熟捻。也正由于此,越南初创公司进入B轮难上加难,也变得更好理解——绝大部分投资者并不看好这种缺乏激进的盈利目标的创业行为。

以Tran、Quynh-Huong Duong为代表的胡志明市的创业者,看上去远没有中国的创业者有野心,而有野心者面临的困难则更高:Vexere是一个长途巴士网上购票平台,你可以把它理解为越南版12306,只是服务器压力没那么大(日流量16k左右)。Vexere只有17名员工,其中一半是开发者——他们需要面对的是由超过2000个没有现成可接入购票软件系统,仍在使用纸和笔出票的购票服务商组成的碎片化的长途巴士购票市场。这家公司的标语是:No one should wait in line to buy bus tickets.

CA创投的Manh Dung Nguyen对我表示,他们对于Rocket Internet的态度是不与其争锋,希望扶植出一个更全面、成熟和优秀的本地创业平台,让更多越南人受益。这种态度和Tiki创始人Tran的近似,后者认为服务好现有的用户比市场份额和盈亏平衡重要多了,光是加快越南偏远地区7天的送货速度都有够累的。Tran认为,Tiki和很多已经起步的胡志明市初创公司所做的事情,正在帮助胡志明市乃至整个越南提高互联网化水平。而像Vexere这样的更激进、更具颠覆性(disruptive)的本土创业公司,也将受益于此。

street-vendor

在胡志明市大街小巷,小贩们肩并肩相隔不到5米做着小本买卖的零食——这些小贩贩售的通常是一样的东西,比如冰饮汽水、三明治或椰子冻,但这并不妨碍小贩A帮助小贩B换零钱,小贩B在自己的摊位排队超过3人的时候主动将排队者引导到小贩A那里,小贩A和小贩B在没有顾客的时候一起坐在一起聊家常。在我看来,胡志明市的创业者像极了这些最底层、最代表整个城市的人,小本买卖,缓慢前行。

这些出现在胡志明市科技初创生态当中的人和公司,为整个城市笼罩了一种温暖和善意。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光谱 Fablab Saigon Tiki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