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孙打“贾”的236天

3月14日晚,乐视网发出公告,孙宏斌因工作安排调整原因向公司申请辞去乐视网董事长职务。

此时,距离2017年7月21日老孙上任已过去236天,但关于乐视的奇迹并没有出现。

乐视大幅亏损,前途仍不容乐观。据乐视2月27日发布的业绩快报,乐视网去年营业利润亏损约157亿,较同比下降4569.4%。

按照原定计划,孙宏斌的任职日期是2018年10月13日,此次提前离场着实让人错愕。

乐视最后一个的支柱,倒了。

复牌

当股民看到孙宏斌卸任的消息,一定会想起2月23日老孙缺席乐视临时股东大会的那个上午。

从2017年7月21日到2018年3月14日的236天,发生了什么?

一切早有预兆。1月19日,停牌9个月的乐视影业宣告为期两年的注入重组案失败,因为乐视影业第一大股东——乐视控股所持乐视影业股份被司法冻结,导致本次交易终止。

今年1月23日乐视重组说明会上,孙宏斌一改以往力挺态度,承认自己错误判断了乐视的情况: “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并表示没有向乐视网并没有进一步增持意向。

失去了“重组”概念的乐视网,在1月24日终于复牌,然后是接连11个跌停,股价从15.33元一路跌至4元以下。

乐视不见扭转的经营颓势,被认为是导致孙宏斌离职的关键原因。

最后,这场为期1年的尝试以失败告终。

在公开场合谈及贾跃亭时,孙宏斌多次提醒要对这位山西老乡心怀善意。

“心怀善意就是要站在对方的角度理解对方;心怀善意就是不要怀疑他人的动机,不要阴谋论;心怀善意就是要多看别人的优点;心怀善意就是要宽容他人的错误和失败,”他在微博里这么写道,“相遇不易,合作更是缘分,且行且珍惜”。

在孙宏斌的眼里, 44岁的贾跃亭曾满足了他对一个英雄企业家的全部想象:志向远大,敢想敢做、纵情投入、挑战权威,改变互联网格局,“身上有一种这个时代欠缺的企业家精神”。

孙宏斌是典型的90年代企业家,多多少少有点英雄主义的影子。

孙宏斌说过一句叙保尔.柯察金式的话:“人原本生活得挺好,原本可以不冒险,但因为选择了梦想,而遭受到困苦和失败。虽然中国人讲究成王败寇,但为了梦想和理想而拼搏,即便没有成功,也值得所有人尊重。因为这个世界就是靠有梦想的人去推动的。”

2017年7月21日,在一通电话会议里,孙宏斌被确认当选为乐视新一任董事长。

孙宏斌并不乐意:“不想当乐视的董事长。他们的生意太小了,我们都是几千亿的大生意。”

孙接管乐视被认为是为了乐视旗下的土地和业务线布局。在看完乐视公开的资料后,他自信地说“很多事情我比老贾更明白”。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孙宏斌表示,乐视上市这块的债务跟尽调时候没差距,主要就是贾跃亭觉得7个子生态,一个都不能少。“还一个都不能少,你能做好一个就牛逼大了。”

上任后,老孙做的第一个就是“去贾跃亭化”,大规模更换高管,缩减业务,从影视上下游出击,将乐视视频、乐视超级电视、乐视云平台和乐视影业定位为公司的四大核心业务板块。

但是拯救乐视不是件容易事。在视频业务上,爱奇艺、腾讯视频等一线平台已转向精品自制内容,打造出了《中国有嘻哈》《吐槽大会》等热门综艺以及《河神》《使徒行者》等热门网剧,资金告急的乐视在自制内容上没什么建树,押宝的《白鹿原》《猎场》等剧反响平平。

乐视影业在2016年曾创造票房榜第二(39.5亿元)的成绩,但2017年票房却接连失利。主控的《那一场呼啸而过的青春》《皮绳上的魂》、《冈仁波齐》、《“吃吃”的爱》四部影片,除了《冈仁波齐》票房过亿,其余都是票房惨淡。《那一场呼啸而过的青春》上映4天,更是因票房不足千万紧急撤档。年末贺岁片《奇门遁甲》承担了乐视影业盈利的重任,但票房表现惨淡。电影的制作成本达到2.5亿元,累计票房仅为3亿元。

智能电视同样没有起色。前几年,智能电视跃进式发展让国内智能电视普及率达89%,2017年中国彩电市场零售规模为4752万台,同比下降6.6%。乐视危机爆发之后,作为乐视超级电视核心竞争力的内容已失去吸引力——多个体育赛事版权因为乐视付不起版权费流失,影视娱乐内容上也没有新内容。乐视危机还影响了乐视电视的信誉,消费者不敢买了。乐视超级电视业务的负责人梁军在2017年10月离职。

乐视云在阿里云、腾讯云的冲击下,特色不明显。2017年,把乐视云发展成独立业务的乐视云计算公司董事长杨永强离职。

乐视成了“烂摊子”,再加上资金不足,很难实现逆转。9月1日在融创中国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落泪了:“投资乐视以前,我觉得人生没有遗憾;投资乐视以后,觉得不把乐视经营好,就真的有遗憾了。”

孙宏斌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乐视关联交易知情,但错判了关联方欠上市公司的债务无法得到有效偿还。

据乐视前三季度报告披露信息显示,由于受到关联方债务及资金紧张、流动性风波影响,公司广告收入、终端收入、会员收入大幅下滑,前三季度公司归母净利润为-16亿余元,较2016年同期减少446%。

打“贾”

2月27日,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开幕式,孙宏斌第一次来,他坦承:“我一直对钱不太有概念,其实我不太适合做公司。为什么大家愿意找我合作呢?因为我不太会算账。”

当晚,乐视网发布2017年业绩快报公告,乐视网去年净利润亏损约116.09亿元,较去年同期跌幅达2193%。

融创2017年半年报的数据显示,在利润方面,融创投资乐视部分亏损了约15亿元。

老孙一百多亿扔下去砸下去,还是没溅起几朵浪花。

但融创是融创,乐视是乐视。

融创仍在继续收购地产。3月12晚,海航基础发布股权收购公告,融创旗下公司用将近20亿元,拿下海航地产两公司。

事实上,截止2018年2月底,融创已实现合约销售金额440.8亿元,同比增长87%。

这些直接在股价上得到兑现。3月15日,港股融创中国强劲上涨5.298%,市值超1400亿港元。

至于乐视,在孙宏斌卸任后,前途依旧渺茫。

复牌至今,乐视网的累积换手率超200%,3月14日乐视停牌前的股价为6.59元,较前日的低点4.16元上涨58.4%。

这吸引了散户入场。据财新,仅复牌后的13个交易日内,乐视网的股东人数较复牌前增加81.6%,上升至33.6万人。当乐视风险未除,散户有接盘承担风险的可能

另据财新透露,去年9月,针对乐视影业,孙宏斌考虑自己玩下去还是接受互联网巨头的“橄榄枝”。

“阿里或京东都想要,尤其是京东刘强东最想控盘收购。”某接近孙宏斌的人士如是说。

3月1日的亚布力论坛闭幕式,孙宏斌身着黑色T恤,鬓角微白,半启的嘴唇微微上扬,双眼直视前方,温和可亲。

听完英雄互娱应书岭和第四范式戴文渊谈论关于电竞和AI的技术发展后,孙宏斌自嘲道:“我能听懂的就是电脑可以帮人配对找对象,这是挺好的,找对象可以算作人生的最大乐趣之一了。”现场一片哄笑。

孙宏斌回避了关于乐视的问题,只谈房地产。在演讲最后,孙宏斌还是没忍住提到了乐视:“跟绿城合作,跟乐视、万达合作,其实有很多失败的点,即使做不成,我赔了钱,但心里还是开心的”。但最后又没继续说下去。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