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以来”,你可总算来了

前几天,有朋友经不住我们PingWest的大家伙儿在朋友圈里的轮番轰炸,终于在骆轶航某条得瑟SYNC大会内容的状态下留了一句评论,说,大概全北京城都知道PingWest要开SYNC了。

这就对了。我们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唉别揍我啊,您能听我把话说完吗……现在流行一种传播方式叫刷朋友圈,谁家有什么事,拼命鼓动自己人和亲朋好友分享,朋友圈被刷的人觉得好像全世界都在关注这事儿,跟微博还年轻的时候一有事儿就鼓动大V转发差不多个意思。其实朋友圈里得瑟、微博预热、按批次放出嘉宾名单,这些事儿我们承认都干过,谁叫它注定是东半球今年最好看的一场科技趴呢……

再忍忍,待会儿给你揍。这场活动的真正引爆点,应该还是大概一个星期前我们在微信里放出的“一张来自未来的邀请函”,这个酷炫的HTML5页面一经分享就引来了朋友圈各路好友的自愿转发,根据不完全统计,三四天的时间内这个页面的PV已经达到了200000以上,UV也有十几万,通过微信报名的人数马上超过了20000。虽然我们很高兴,虽然我们会从报名者里面筛选,但什刹海剧场一共就几百个座位,站的空间也很有限好吗……据说我司刘伟老师花半个下午时间审核了4000多个申请,整个人都不怎么好了。

啰嗦了这么多,我想说的是SYNC真的很火,为了能办一场真正有意思的、有别于那些“峰会”和“行业论坛”的线下活动,我们也真挺拼的。从活动筹备起,负责市场和策划的同事就在一刻不停地对议程,协调嘉宾时间,联系会务和场地,与合作伙伴的对接人核对细节,而这种紧张的节奏和情绪也随着时间的临近,从市场同事的身上蔓延到了PingWest整个团队身上。

昨天,也就是23号早上,整个团队开了一场“统战会”。有必要提一句,PingWest的北京办公室在后海旁边的胡同里,是个四合院,平常除了晚上后海酒吧街的灯红酒绿之外,还是个比较安静的地方,住在胡同里的老头老太太生活节奏无比缓慢。但昨天早上,大翔凤胡同36号把后海旁边的四合院们带的整个气场都不对了。两个大的办公区域,一个装满了活动和市场同事们的,一个是内容团队的同事们,前面的一波全都埋头在电脑前面,电话两分钟一个,接起来以后就皱着眉头,机关枪一样地对着电话突突突地喊,表情较为严肃;内容团队的同事还在忙活扎克伯格访华老沉离职的事儿,继续头可断血可流新闻不能丢。到了9点半开会,所有人都挤在一个屋子里,听总指挥Shu的安排。终于磕磕绊绊地把所有议程和注意事项都对完了,各人就又继续回到电脑前,表情继续较为严肃。

完事儿之后,骆轶航悠悠地来了一句:知道的是我Ping准备活动呢,我不知道的以为是八国联军打进北京城慈禧准备逃难呢。我暗自想,只不过当时跟慈禧一起跑的皇帝是光绪不是溥仪。(如果你不知道这个梗,请自行搜索骆轶航和溥仪的照片对比观看,应该能够获得一些感受。)

到了晚上,整个团队到了什刹海剧院进行最后一次彩排。当然,基本的东西跟其它的会前准备没什么两样,无非就是一群认识的不认识的,PingWest的会务的合作伙伴的人,悉悉索索地忙活来忙活去。又当然,表情依旧较为严肃。

非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还真有。如果你看了之前我们发布的大会议程,会注意到其中有一个环节是与可穿戴设备的fashion show,然后这场show的走秀模特也来彩排了。金发碧眼,身量苗条,走秀专业,这些……都不是重点。重要的是,看完了彩排我的感想更强烈了:当你看到这样的一场秀走下来,看到可穿戴设备用这样的方式去呈现,基本上也就明白了,可穿戴毕竟是穿在人身上的,无论在哪个部位,用怎样的方式呈现,都是个人仪态的一部分,而个人仪态的衡量标准里可没有什么“大数据”和“健康检测”,而是“好看”和“气场”一类的东西。不过,好多所谓的可穿戴设备也就是“可穿戴”而已,别指望把它们穿在身上对你的整体视觉效果能有多大提升,更别指望有多少女性能为它们买单。

嗯,这就是Moto 360为什么要把智能手表做得看起来不那么智能(你要知道,有些可怕的智能手表竟然会有一个凸起来的摄像头),Misfit为什么会为Shine提供项链配件,Withings为什么把手表做成瑞士表风格,以及苹果为什么要让Apple Watch上时尚杂志封面。所以这场秀想要传达给大家的信息是,在PingWest眼里,与“可穿戴设备”这个词关系最紧密的是“时尚”、“好看”和“装饰性”,想要面向大众消费者的产品,绝不是只为Geek服务的东西。当可穿戴设备只为一部分不那么在乎外观的人群设计,连爱美的女性用户都覆盖不到就谈大数据,逗呢啊。

好了不装叉了,实际情况是,我当时根本来不及想这么多,金发模特走秀的时候台下的人眼睛都直了。

当然不只是可穿戴设备。智能钢琴、动作捕捉、游戏体验,在现场的彩排过程中,那些有意思的产品终于从PPT和视频介绍里走了出来,来到了台上。按照我以往的参会经验来看,一般来说,除非台上演讲者巧舌如簧有跟脱口秀演员一样的本事,他们讲到产品的时候感染力远没有看到它们被展示出来那么强。所以当我听到他们商量怎么让一台纯白色的The One智能钢琴边演奏边在台中央缓缓升起、6台黑色琴围在它旁边合奏的时候,有一瞬间还是被感动了。

不过我走的时候他们还没商量出个结果来,你要是在现场没看到白色钢琴升起来也别找我。

我在现场还注意到了另外一个长发姑娘。跟着团队的几个哥们儿把7架死沉死沉的钢琴抬到台上后,没吃晚饭、一天也没吃多少东西的我就瘫在下面的座位上跟刘伟老师谈笑风生了。这时候一个长发姑娘跑了过来坐在了我们旁边。(后来我才知道她跟刘伟老师是认识的,我还以为她是被我吸引过来的呢……)她递过来了一瓶能量饮料,我们就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了起来。

不聊不知道,聊完之后我都快感动哭了。姑娘既不是会务公司的,也不是合作伙伴的,当然更不是PingWest的,而是明天要来现场的观众。大晚上8点多跑到什刹海的目的只有一个,她说,在朋友圈里看到刘伟老师分享的机器人跳舞的小视频,非得特地提前跑过来看看实物,然后抱抱它们……我当场被这种浪漫主义情怀钉在了座位上,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然后,机器人上台测试的时候,姑娘就扔下我到台上抱机器人去了。

加了姑娘微信,这是当然的。晚上大概凌晨的时候看到姑娘发了一条朋友圈,说:“看了彩排,好想剧透一下SYNC:SYNC是唯一一个不含餐,不含水,有票也不一定进得来,没票就有体校武术队的保安把你请出去的互联网行业大会。再看了下内容,基本没有干货,只有娱乐。大家前往请自备粮草,不要拥挤,尽兴就好。哭的表情、哭的表情、哭的表情”

我又一次被姑娘感动了。这是怎样的一种精神,千里迢迢闻着雾霾来到北二环,就为了抱抱机器人也就算了,还给我们在朋友圈里打广告,还把PingWest的傲娇、SYNC的火爆三言两语都说透了。

这段话里提到的几个重要事实我需要澄清一下,我们活动确实不含餐,不含水,这事儿真对不住,因为现场条件不允许,毕竟不是五星大酒店就是个老旧小剧院。而且姑娘说的“有票也不一定进得来”这事儿是真的,大家如果看到这篇文章,前面的可以略过但这句一定要看,千万要早来,晚到的即使有免费票也未必能进来。当然,没票的我们现场还留了很少一部分600元的票来卖。

实在是条件不允许,不是不想让你们看。我们巴不得更多的人看好吗。明年应该就不会这样了,今年这不是邀请函闹得么。

另外我觉得有必要说一下的是,“没干货”这事儿是我告诉姑娘的,因为我不喜欢“干货”这个词。但我只是不想把一件事用这个词表述罢了——如果一场汇集了人工智能领域全球顶级科学家、可穿戴设备里走在行业最前沿的公司创始人、最热门的电动汽车厂商Tesla的技术高管、智能家居领域几个重要玩家的重要人物、把虚拟现实和游戏结合得最好的几个产品,以及十几个新奇酷产品的Speed Demo等等等等这些元素的科技嘉年华还没有“干货”的话,什么叫“有干货”呢?是拉一群创业者和投资人到台上谈创业公司怎样融资吗?是要每个创业者上台花15分钟时间讲行业趋势扯大数据扯互联网入口扯“后电商时代”和“社交的未来”吗?是一群人以换名片为主、social为主,把台上嘉宾的演讲当背景音乐听的网友见面会吗?

我认为都不是。我们努力地想要把我们觉得最希望呈现的、全球范围内科技前沿的技术和产品用合适地方式表现出来。圆桌讨论、fashion show、现场虚拟现实游戏的体验、动作感应的舞蹈展示……每一个环节都经过了精心设计,我们甚至还请来了著名脱口秀演员黄西和《万万没想到》主创导演子墨,这些都是想让大家看到一场不同于“行业峰会”的、有张有弛的、有趣有料的科技嘉年华。

又装叉了。说白了就是,现在这个会那个会那么多,比如隔壁的会又跟我们时间撞车了,凭什么让大家来看我们的啊。

当然,这是我们第二年在北京举办年度线下活动,出现小问题估计是免不了的,尤其是如果现场出现了人满为患进不来的情况,在这请大家理解。

所以现在问题来了,如果你真的没法赶到现场,可以通过什么方式在网上看到?我们会在新浪微博官方账号(@PingWest中文网)上直播。Keep updating & have fun.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