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C圆桌:我们需要怎样的硬件?

IMG_3116

在由PingWest举办的SYNC 2013北京峰会上,我们邀请了五位硬件创业者谈论关于如何避开制造伪智能手表、避开生产千篇一律的智能腕带等问题。以及在几近泡沫化的硬件创业热潮中,如何设计真正贴近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

这五位硬件创业者分别是:宝宝树高级商业产品总监陈俊,亿觅科技联合创始人覃康胤,自在科技CEO田林,小米开源硬件项目负责人史颉华,快乐妈咪创始人陶建辉。

本次圆桌会议由PingWest编辑总监陈粲然主持,以下是圆桌讨论实录摘抄:

PingWest:从今年年初到现在,硬件已经成为了一个新的创业热潮,但这股热潮里做出来的许多产品却未必与用户需求结合得特别紧密。快乐妈咪是如何设计贴合用户需求的硬件产品的?

陶建辉:我从去年看到硬件起来,好多人在做手环、手表,我不想跟这个风,我更想做细分市场,而且不只是做细分市场,而是专注细分市场,作为一个新创的市场可能更容易成功。后来发现硬件这个市场会做的更好,为什么要做硬件这个产品呢?我跟同行聊,关键是我要把这个硬件做成功一定要显得很酷,一定要容易分享,用户这个群体是非常爱分享的,尤其是幸福、快乐的群体,给这种人提供一些东西,不在于他的功能的多少,而在于让他显得很酷、很时髦,很炫就行。

所谓的这些智能硬件,包括可穿戴计算,大家都是解决了一般普通老百姓的问题,一般的人,没有人真正专注到用户群体。而用户群体里面用的一些常用的消费电子设备相当土,跟我们想代替的产品,叫做胎心仪,很土很土,从一个移动互联网的人来讲,如果用这个移动互联网的精神做产品的话,完全可以革命他,而且这个产品并不小,虽然是一个细分市场,如果真正做的好把这个品牌做出来,如果用户真的喜欢,一年卖个几十万很容易,更容易成功。

PingWest:亿觅是一家强调设计的创业公司,在工人都在做模板且硬件制造成本较低的深圳,为什么你们要选择强调设计?

覃康胤:这已经是2011年的事情了,在应对这波大潮的往前一年,在这里澄清一下大家对深圳的称呼,我作为一个深圳的创业者还是要澄清一下,其实在深圳活跃的一大批,差不多统计数字是30万左右的这么一批工业设计师,他们其实是在做非常有意思的事情,让产品更加的好。实际上现实的问题,就是他们能给设计师设置太多的框框。而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让这些设计师们跳出框框,不要再让客户或者领导去给你的设计指手划脚。我一直很庆幸我们有一个创始人,我们四个人的团队里面有一个核心的工业设计师,很棒,非常年轻,几乎是90后的这么一个人。

所以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就是让更多这样的模式,更多的在深圳的设计师,让他们跳出框框,做出用户体验更强,设计感更强的产品,这是我们分享自己模式的一个东西。

我们现在正在做一个类似线下合作模式的平台。因为设计师的圈子很简单、相对小,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常好,只要你认识一个设计师,那么你就可以认识30个设计师的团队。我们通过现有的10个设计师的种子团队,通过他们设计出一些红点级的设计奖等等,做成数字报板,来把这个事情说的更清楚一些。

PingWest:宝宝树原来是一个母婴社区,为什么现在要涉足智能手表?针对母婴的手表跟其他普通人的手表来说有什么区别?

陈俊:我们做手表就是感觉最近穿戴设备很火,好象是赶时髦做的。但是其实本身我们在这个项目上也讨论了很久,为什么要做智能手表?综合我们自己的优势,因为我们在母婴行业基本上做了六年半的时间,所以我们沉淀了大量的一岁左右的客户,所以我们特别知道她们交流什么样的问题,需要什么样的东西。同时对于整个孕期,因为孕期面临着一个完全新的生活变化,她需要有大量支持性的东西,需要有交流的不一样的东西,需要有一些新的产品。那么在面临陌生环境的时候,我们在想什么样的东西可以让她在这个过程过的更顺利、体验更好一些。没有互联网的时候她可能找本书来看,或者问医生,有互联网了之后她有问题可以百度,搜索一下。有移动设备的话,她发现有一个APP的智能手机,可以获得更好的服务。再随着这个趋势下去,实际上手表戴在身上会有一些更好的服务,比如说有提醒的体验,或者工具的体验,甚至再往后去根据穿戴设备更加的小型化,会有更多关于身体指标的一些数据反馈,或者是其他相关的孕期的东西。这样她对这个产品整个的体验过程,就变成了主动的学、拼命的学,变成了有一个像智能的小伙伴,陪着我渡过这个孕期,解决痛苦也好、困惑也好。

另外我们本身是有这样的内容去积累做的,另一方面我们也有这样的推广渠道去做,加上现在硬件发展的水平,似乎我们看到了这个机会,在做。但是核心是什么?核心还是孕期用户对于这种电子化产品或者是解决方案的需求。有可能现在看数字手表,手表往后走还有更多一些类似的产品出来。

PingWest:可能你们跟陶建辉面临同一个问题,面对孕妇的产品可能周期就只有一段时间,你们怎么设计服务和产品,让它不成为一个10个月以内的消费品,之后就被淘汰了?

陈俊:我们一直在寻找一个东西,就是怎么样把一个用户特别集中的需求的东西做出来,因为这样才有市场。对于我们来说孕期市场是第一步,再往后走我们通过软件上的升级,他会变成一个育儿版,一样是需求的东西,都是一块硬件支持,有一个平台延伸。然后跟陶建辉我们也聊过,我们其实有很好的结合,他有不同的需求,她有一些自己怀孕过程分享的需求,我们有一个管理的需求,有一个很好的结合点。

对于孕期孕妇来说,或者育儿用户来说,可能帮她减轻一点点,或者减轻更多的困扰,她其实会非常感谢这个产品。有时候我们说这个产品被同行交流,他们都觉得没有特别的感觉,说功能是不是不够强大,有没有计个血压、计个血糖之类的。你跟孕妇交流的时候,她就觉得解决了她特别大的问题。

PingWest:这种服务除了在孕妇方向延伸以外,原来社区的孕妇资源和原来的数据里面,还会往硬件的其他领域延伸吗?

陈俊:对,我们在一月份会推出一个智能相框产品,这个产品很简单,从硬件来说基本没有什么难度,但是我们现在为什么做这个?我们发现它是基于家庭分享关系的。在我们的网站上差不多有7.5亿左右的照片,都是爸爸妈妈拍小孩的照片。同时我们发现很多爷爷奶奶们上我们的网站,就为了浏览他这些孙子孙女的照片。所以对他们来说的话,他们上一个网成本还是挺高的,后来我们就想有没有更好更方便的方式,所以我们现在做一款智能相框,摆在爷爷奶奶家里,你随时拍小孩的照片,那边就可以传上去,非常简单的产品。

PingWest:最近我们才看到国内和国外开始做防丢贴片这类帮助用户找到丢失物品的产品,田林能不能分享一下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机做这个事情?

田林:这里有很多巧合,我原来是运营商,后来我又到豆瓣做移动互联网,今年3月份我们当时就想创业。因为我原来的经历基本上跟硬件结合的非常广,因为我在运营商的时候,在中国移动管手机和业务这一块的,所以后来我们就觉得我们应该做的是硬件,因为这是我们擅长的。同时我们在豆瓣也学习到了很多做互联网的经验,所以我们就想做硬件。方向定了,但是并不知道今年这是热点。我们首先做产品的想法,就是我们要做一个非常有刚需的产品,那么我们就要找方向了,当然当时我们也想做手表,因为当时国外也在做,但是我在豆瓣学习到了一个非常好的经验,学到了特别热的事儿我们不要做,因为有太多聪明人了,我们不是聪明人。那么我们到底有一个什么样的产品大家都很有需求的?因为我们几个创业团队都是已婚的,年龄也不小了,我们发现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比如从我身上我能看到我太太,她经常在家里找东西,一个狮子座的女生她找不到东西的时候真的很崩溃,她崩溃了我也很崩溃。后来就想为什么不做一个东西,可以让她很容易找到东西,防止丢失的产品呢?所以我们就往这个领域做。

因为过去也有做防丢产品的,例如飞利浦,当然还有其他的。但是我们觉得这个产品还是比较简单的本地应用,这是我们做产品的另外一个想法,除了有刚需之外,我们做的产品一定是移动互联网化的,能够让用户之间和用户之间相互帮助,同时这个产品能够越来越聪明,越来越能够帮助你管理物品。所以当时就想我们要用移动互联网打造这个已有的产品。

所以我们做出来了nut寻物防丢贴片,有四个主要的场景。第一个就是找东西,因为我们在家里经常找不到东西,我们接触了大量的消费者,女生在这个方面的需求特别明显,我们基本上一说她们就说这就是我们想要的东西,在座的女生都可以看一看。

PingWest:设计对用户来说并没有什么概念,用户可能也并不会关心产品得过什么设计大奖,覃康胤你觉得怎么设计产品才能让用户愿意买单?

覃康胤:其实我们在讲设计的时候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或者深圳设计圈忽略了一个点,就是这个设计不仅仅是美或者是艺术感的概念,而是回归到用户体验的概念。所以我们emie亿觅在做泛需求,或者叫基本需求,或者强需求的产品的时候,也是基于跟手机的更好的交互,或者跟你的生活状态,跟你所处的职位,或者工作场景、生活场景去做这些所谓的设计。比如你在家里,或者在办公场合的时候需要带一个笔记本一样的东西,或者需要带一个像袋子一样的东西,我们就会在我们的产品上附上这些所谓的配件,或者包装设计,这本身是一个电池,但是包装是一个笔记本。同时在包装设计的时候,笔记本已经赋予了配件的功能,或者用户体验的功能,是这样的一个思路。

PingWest:史颉华是小米开源硬件平台的负责人,小米也在做支持硬件创业的事。你听了那么多创业者聊的,也看了那么多,从你的角度,你现在怎么看硬件创业和需求?

史颉华:小米的想法非常简单,硬件创意,包括今年很热的几个词,我们不想混在一起。因为大家看到的所有的形态,大家所看到的几乎是一致的,就是你眼前的一个实打实的东西,但是其实这几件事是完全不一样的。台上其他四位,在我们的定义中是在做基于硬件创业的事,创业这件事情,其实说白了最关键的问题是解决刚需,就是说我今天晚上的饭钱从哪来。有一次有人问我,你买那么多特别瞎的东西是为什么?我给他的回答是我乐意。你买这个东西可能买回来之后就看一眼,然后就收藏起来了,等到过了多长时间之后突然反应过来,我们家还有这么多东西。

今天在台上我们几个聊的话题是创业,其实创业这件事情第一个要告诉大家的就是不是一件特别容易的事,但是很有意思,你会很High,因为我跟覃康胤也有一些很好的合作,我们就是解决刚需的问题。你知道你要做什么样的东西,解决什么样的用户需求,而不是要创业了而去有这样的想法。

PingWest:小米愿意支持的这些硬件产品是什么类型的?你能给他们提供什么样的支持?

史颉华:从小米来说,跟硬件搭上边的产品我们就在支持。最近我们在推的支持类项目,像血压计,包括前一段时间的推灯泡,老人家晚上六点多,把这个东西放上去,7点的时候就一万多的阅读,8点多就冲两万去了,说人生从未如此精彩。小米就是做支持的事情,小米现在是中国非常大的企业级社区了,因为我们以小米手机为核心拓展了一个相对比较完整的用户群体,这些群体其实是一群爱玩儿的用户,这些用户就是“为了发烧而生”,大家都会买一些东西。对于硬件创业者,他们更多的是希望这个产品能够直接到达用户手里,我们做的事情很简单,把硬件创业者更直接的需求直接放在用户的面前,说你看,兄弟帮你把这个东西放在这了,是这样子的。

比如说育婴类产品,真的有一些怀孕的妈妈帮着老公刷社区,我们直接看到的,原来在怀孕期间并不一定非要去妇婴医院就可以知道,原来各位妈妈肚子里的孩儿心跳是这样的,胎音是这样的,这个时候其实一个最直接的效果就会产品。在场的六位我们都不会怀孕,但是我们相关的人都会有怀孕的人,这些人知道,她会把她的需求反馈回来,那我们做的就是第一产品到达用户,用户的真实需求可能会反馈回来,告诉说原来我在听胎音的同时,其实我更关心的是我想知道肚子里这个孩子儿到底现在处在一个什么通过检测可知道的状态。

PingWest:你们如何选择这些硬件支持厂商,你们怎么跟他们谈,怎么降低成本?

史颉华:这事儿我先说,我在加入现在的公司之前,在道琼斯工业指数130年没下过岗的企业,当时在那工作,主要是负责航空类的产品质量。我们当时会把整个生产链以及配套生产链的另外一条链条,叫做供应链,相对比较完整的考量清楚。其实这个观点是这样的,你不会是一个人创业,也不会是一伙儿人在创业,而是这个生态系统中所有人在陪着你玩儿。覃康胤感觉应该是很明显的,我已经找覃康胤找了三个月了。

覃康胤亲自操刀,看到一个很High的画面在做这个事情,就是必须得有周围的支持,周围的支持首先第一个观点是靠谱,第二个观点是可用,然后在此举之上建立双方的一个最信任的过程。比如说我跟覃康胤的合作,我就相信覃康胤能把这个东西做出来,而不是说我们去做别的。这样的话,当他作为一个供应商,把货物打给我的时候,在我的生产链上生产。

陈俊:其实我们是一个像硬件学习的过程,覃康胤在深圳,深圳在电子产品的制造业也好,有非常成熟的产业链。但是真的不仅是在产业链上,非常传统的工业产品上也有非常好的供应连。我们做智能手表,其实我们的需求很简单,孕期妈妈佩戴舒服,很安全,没有辐射,有电子的属性也有手表化的属性,包括我们怎么调颜色,是不是更适合女性使用。我们几乎跑遍了深圳主要的特别好的一些做硬件的电子产品的供应链,也跑了一些手表供应链。所以我们跟别人看的时候,我们找的这个供应链在手表表壳里那种基本上是按照手表工业做的,在电子产品工业连你找不到这样的表壳。调那个颜色,可能我们就在染色房里面自己一下一下的做。

我想说这个过程,第一中国有非常好的环境,第二我们原来是做互联网的,必须得学习他们整个的运作方式,包括他们是不是有资金压力,是不是有采购的方式。同时你要影响他们,深圳很多做硬件的人也在寻求一种突破,怎么往互联网上走,不再做一些所谓的大陆货,或者很便宜的货,其实双方是有这个需求的。在这样的需求中间,我们最终找一家合适的。

陶建辉:因为我自身在大学的时候没有摸过硬件,或者从没摸过硬件。创业公司把硬件想的太简单了,做硬件的东西非常复杂,但是很幸运我的团队里面有两个人是我高中同学,负责硬件和生产的。即便他们有了20年的工作经验,作为新创公司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问题。我简单介绍一下我们遇到的问题。从第一个开始做的东西,到拿出首模,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能演示了,但是第一批产品下线是一直到8月中旬才出来的。8月中旬这一批货出来我们又反馈了很多很多的问题,最后第二批正式下来已经到了4月初了。因此这个周期极其长。那么问题在哪里呢?深圳是一个很好的地方,供应链非常完整,但是问题在哪里呢?就是良莠不齐,各式各样的供应商都在拼命的讲我们保证什么什么东西,最后你会发现他进度无法保证、质量无法保证,这些东西都会出现。因此你的备案要准备好,而且像我们这样的公司也没办法跟富士康谈,跟一些好的大的生产商他,不可能,你就生产几千套、几百套,谁给你搞?因此这个问题实际上是对这些硬件创业公司的一个巨大的挑战,我觉得如果在座的真想做硬件创业,你必须有一个对生产、对硬件细节相当有经验,特别认真的人里做。我有了这个概念,两个月就可以给你出一款新产品,不说两个月,至多三个月就可以出来,很好,很漂亮,很酷,但是不是一个真正的工业化的产品。比如说模具,我们的模具就改了7、8次,一个简单的包装袋,那个盒子,打样,至少改了7次,包括我们的音频线,那个接头我们想模仿苹果,换了几个厂,最后换成了这一家,我们觉得还可以,过得去,这都需要时间。

PingWest:硬件不像互联网产品这样可以快速的迭代更新产品,硬件创业者该怎么保证迭代周期,跟拥有更多资金生产产品的大公司竞争?

陶建辉:你要保证硬件,硬件必须有,也要快速迭代,否则就不是一个互联网的公司。要快速迭代就要做好各种各样的预案,我们现在早就准备第二代了,否则就晚了。第二个你必须每一步都有很多方案,这个方案不行马上换另外一个。

田林:刚才陶建辉说了产品方面,另外一个方面,作为公司的角度来讲就是要做好渠道,因为你要有很流畅的渠道,让他形成一个很好的循环。第三个就是要控制好现金流,一定不要让自己死在其中某一款产品上,所以要控制好现金流。

覃康胤:我跟大家分享的就是硬件门槛是在里边,进了门才发现真正的门槛是在里边的。其实我们现在跟小米的合作也是,刚才史颉华所说的一样,硬件的迭代消费市场或者用户推动你迭代的,因为你做的产品一定是不完善的,一定会有这样的问题,你会经历很多妥协的过程,跟供应商妥协的过程,跟你的现金流,跟你的团队结构妥协的过程,所以你最早出来的产品一定是有问题的。包括我们之前做的所有软件都是有问题的,所以我们现在跟颉华,跟小米之间的合作,也是为了让用户更多的给我们提一些建议,才能推动我们产品快速的迭代。

陈俊:我的观点很简单,互相学习,硬件必须了解,做好本质的核心,同时了解互联网。本质的核心其实有两个特别难的点,一个就是想法,这是对工业设计非常难的点。第二个点就是如何找好供应链,你要看互联网会给你带来什么,像覃康胤说的,我们有很好的推广平台告诉你,我们有更多的利润空间在这里做,但是如果硬件的厂商还抱着我怎么样赚钱,怎么样提高我的利润,把目标还是定在三个月或者有订单来一定要降低成本的角度来说的话,他仍然会错过互联网整合的大潮。互联网行业在转变思维,也是硬件在转变思维的过程。

史颉华:是这样的,我觉得就是两句话,第一个就是一个字,“快”,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等的概念,因为你一等这个机会就没了,所以当你决定去做的时候,我其实给大家的建议是去做。第二个观点,就是大家能够借力,不是说你一个人在做,你可以看一看,站出来看一下原来这个世界是这样的,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硬件更是这样的,你搞定不了所有的环节,当你把你所谓的周围的资源整合起来的时候,你要看一看哪些人或者团队能够在这个事件中给出你最直接、最现实的帮助,当你发现你的计划A、计划B都不行的时候,你至少要找到原来计划C是这样的,有一群人快速的帮你把这个事做起来,说一千道一万,学会借力,把这个事情快速的做起来。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