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C旧金山】跨境投资与创业:2.0时代的新玩法

【PingWest上周在旧金山成功举办了主题为“Journey to The East”的 SYNC 大会。除了邀请到新一代美国科技公司们讲述他们来中国的“东游记”,百度和阿里两个中国巨头在美国的负责人,也独家披露了他们在硅谷的故事。不想错过嘉宾们的精彩分享?可以查看SYNC旧金山专题 

用Oculus的投资方、风险基金Formation 8合伙人沈瀚的话说,现在跨境创业和投资已经到了2.0阶段。1.0阶段是十几年前,美国的大型科技公司们纷纷进入中国,在上海、北京开设办公室的时候;而现在,2.0阶段,技术、人才、资本的流动更加自由,哪怕是创业公司们和VC,都已经可以灵活地制定自己的全球策略了。

看起来,跨境投资和创业已经成为大势所趋,可是,其中的机遇和风险都不可小觑。在PingWest的旧金山SYNC大会上,来自著名硅谷基金GGV Capital、AME Cloud Ventures和Formation 8的合伙人童士豪、Nick Adams和沈瀚,就一起进行了一场关于“跨境投资与创业”的圆桌对话。

根据沈瀚的说法,在2.0时代,投资界也都变得非常的拥挤,所以VC和创业公司一样都需要做一件事:怎么让自己差异化。而Formation 8虽然主要投资在美国的公司,但是他们在试着组建一张庞大的网络,把这些公司和中国这个快速发展的市场里联系在一起,

Nick Adams是杨致远成立的AME Cloud Ventures的合伙人,在这方面他也有很多经验,比如他们过去曾经帮助Evenote成功进入中国。在他看来,美国公司要么直接进入中国市场,要么利用中国的资源,比如硬件公司在中国进行生产。他举例说,他们三家机构都投资了一家叫做Wish的公司,就是在利用中国的资源,打造一个面向全球用户的“淘宝”。所以,跨境发展“就像是硬币的两面,风险和机会并存”。

另外,Nick也提到,从运营的层面来说,中国的监管政策更严格一些,而且竞争更加激烈。这些都是美国公司需要考虑的。Nick说,杨致远和他有时候会讨论,在中国开展业务,你会需要一个“提供政府服务”的人,帮你处理各种需要和政府打交道的市;而且,很重要的一点就是,CEO对于中国市场的战略,必须要考虑清楚。“Evernote在中国之所以可以发展的很快,就是因为找对了人,而且当初的CEO Phil Libin在很早的时候,就对中国市场非常认真,他愿意冒险,愿意花时间和精力来处理中国市场的事情。”Nick说。

ZTzhaopian154

(照片拍摄:Evan徐晓熙)

而在童士豪看来,公司都在双向流动,美国公司想要进入中国,中国公司也在走出来,来到美国以及其他新兴市场。在未来10年,移动互联网的转化会持续带来很多机会和变化,“这让我们很兴奋。”童士豪说。

在他看来,全球化的机遇需要全球化的团队。再以Wish为例,上面很多商品来自中国,但是它是面对全球的顾客。其中一个创始人Danny Zhang就是中国人,在建立中国联系这一块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而且GGV也帮助他们在上海建立了一个团队,更方便和中国商家们沟通。他们的SKU(库存单位),也从10万、20万,在15个月内变成了3500万。

“如果没有Danny,这些都很难实现。”童士豪说,“所以如果你的团队有全球化的团队,事情会很容易很多;如果没有的话,你一定要找到正确的合作伙伴。”

另外,沈瀚也提到,在中国,速度是非常重要的,“你不能等到很多事情都准备的很完美了,那样的话就太晚了,你必须比竞争对手动作快。” 另外一方面,必须要建立起双方的信任。现在两种文化之间的差别很大、鸿沟仍然存在,不可能一步就找到合适的伙伴,所以不妨小步快跑,分阶段地实现中国计划。

他举了一个非常有代表性的例子。Formation 8作为Oculus的投资人,当初想促成他们和三星达成合作。最开始,Oculus在硅谷见了三星团队的20多个人,但是仍然搞不清楚应该怎么推进,最后还是他们介绍Oculus和三星的韩国高级副总裁见了一面,才明确下来合作的事情。虽然三星并非中国公司,但是沈瀚认为,这种做法同样适用于中国市场,也就是找到合适的中间人。

有趣的时,童士豪还提到一点,很多创始人在面对非常独特的中国市场时,会非常犹豫,不知道应不应该花那么大的精力去为了中国调整策略,但是就在这犹豫之间,中国本土的竞争者们很可能已经跑到很前面了。而且,总部交给中国团队多少权限,是否要建立VIE架构,是否可以让中国团队的人持有ISP牌照?这些如果不处理好,将会极大地浪费宝贵的发展时间。

在对话快结束时,现场的主持人、斯坦福教授Damon C. Matteo,提了一个很有趣的问题:中国的哪些方面是值得硅谷学习的?

童士豪认为,中国创业公司在商业模式上的灵活,就很值得美国公司借鉴。

“在美国和欧洲,用户付费和广告是主要的商业模式,但是在很多其他国家,人们不愿意付费,广告也是一个相对很小的市场,所以他们就有了非常多样化的商业模式,比如出售虚拟物品、平台交易费等等。”他说,“另外中国公司喜欢闭环,喜欢一站式服务,把所有的都整合到自己的服务里。这在某些方面也是优势。”

而Nick认为,中国在很多方面创新的应用速度都比美国快,比如消息应用就比美国的服务要成熟;他在深圳的时候,见了很多硬件公司,发现他们也是非常注重闭环;但是,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中国创业者非常的“饥渴”、非常热情。

“美国的创业者去了中国,通常都会被中国创业者对成功的渴望震撼。他们非常拼命。光是这一点,很可能就会超出一整个生态系统的力量。”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