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抢夺版权是不理性的瘟疫”,那什么才是在线音乐的正途?

我在微信上敲了敲王磊,我知道一酒吧叫 XX,驻唱唱得不错,歌曲都是老摇滚民谣,你八成喜欢。

我十七年前就去那家酒吧了,那家酒吧已经换了三个地方。王磊回道。

王磊网易云音乐的签名至今还是:听流行乐/摇滚乐近 30 年,家藏万张 CD。热爱音乐,深度中毒。

WechatIMG1

在很多人眼里,王磊的身份是个乐评人,快女、快男的评委,但他也是曾经网易云音乐的高级总监。他一手打造了这个神奇的产品,短短几年便抢占得一片 2 亿用户的市场。

音乐是贴近人的情感载体。王磊在采访中总会强调这件事。

“我觉得音乐绝对不是靠工程师靠算,写代码就能做的。否则一首歌成功的多少个要素:无非是 60 到 80 拍之间,编曲的时候先来点失真 solo,进入的时候来段副歌,歌词里来两句特直白的——我就要怎么样,怎么样。那很多人照这个模式去学,也没有说就红了。”

在王磊看来,想做好音乐,从来都不是件工程思维就能解决的事情,而是更感性的需要人去创造的一门艺术。

现在,王磊在太合音乐旗下的百度音乐担任总经理一职,全面负责百度音乐的业务。让人多少觉得有点不搭,毕竟百度音乐在印象中多少有点不文艺,不高级。百度音乐,曾经一度靠着盗版音乐抢占市场,成为三四线城市群众的最爱,热门榜上永远都是些非主流嗨歌…而王磊有着很纯正的二十年做音乐的经历。

实际上也确实如此,王磊透露百度音乐的注册用户已达到 4 亿。从百度将百度音乐剥除出售给太合音乐之后,百度音乐的很多用户依然以当初百度搜索导流来的用户为主,占到总用户的百分之四十。PC 时代的历史痕迹依然存在。他认为想要改变这一切仍然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baidumusic

现在爱听音乐的人,手机上往往都至少有不止一个播放器,因为版权没有哪家能够独占资源。所以虽然目前在线音乐市场上剩下没几家,但谁也没能形成互联网行业内的赢家通吃的寡头效应。

音乐播放器的用户量并不代表占有的市场大,版权的流动和歌曲的繁多任何一家都无法投入如此巨量资金独享,而像环球音乐这样的厂牌也不会把版权只授予给一家独占。音乐播放器上的用户量并不能与在线音乐市场份额划等号,音乐播放器说白了更像一个分发渠道。所以现在赚钱的都是传统音乐行业拿着版权费,数字音乐行业基本都是一穷二白。在线音乐行业比拼的不是简单的购买版权了。

“独家版权就像小学生都会玩的游戏,是一场行业的瘟疫。”王磊举了视频行业的例子,“现在的在线音乐行业就像曾经的视频行业。最多的时候,一集电视剧可以卖到 260 万,现在呢?视频网站都明白不能这样一味抢版权,而是做自制内容。”

这个例子从侧面表明了这个行业内最重要的并不是版权,而是原创能力。中国很多歌手缺乏原创能力,比如近两年火了一批音乐选秀节目,但是出来的新人唱的永远都是别人的老歌。好不容易包装出张新专辑,嗯,实在差了那么点意思。

中国原创音乐非常不发达,一部分也和音乐人之前因为版权问题,导致生存现状很艰难有关。独立音乐人也不过两三万人,目前的音乐消费市场百分之七十都在韩国。像三四年前,办音乐节还依然是件特别情怀特别惨的事情。后来草莓音乐节等一系列的开始尝试引入一些互联网广告赞助商,人们的音乐消费观念逐渐进化,音乐节的收入才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改观。

网易云音乐的评论区常常能成为大家津津乐道的话题,但王磊认为这只是任何一款在线音乐产品的标配,就像歌单、个性化推荐、社交等功能,但这不是核心竞争力。网易云音乐的曲库版权资源反而是短板,要落后于腾讯、阿里、百度音乐三家。

当被问及数字音乐平台何时才能真正盈利的时候,王磊认为至少五到八年的时间。百度音乐已与腾讯签订了版权协议,新的内容在 10 月上架。到11月,百度音乐的版权曲库覆盖率将达到 95 %。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