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用户体验总监唐沐:小米路由器是如何被设计出来的?

oi

4月25日,在小米官网开卖的小米路由器在几分钟内售出了10万台,预约购买的人数达到了308万。从数据上来看,小米路由器的首次进击堪称成功。而对于小米路由器负责人、小米用户体验总监唐沐来说,阶段性的成功意味着很多。

加盟小米前,唐沐是腾讯CDC部门的负责人,曾经操盘腾讯与中科院合作的小Q机器人硬件项目。然而,这款售价超过1000元的产品最终销量平平,没能成为大众电子消费品。但唐沐对软硬结合的产品有特殊的兴趣,现在的他在小米地下一层建立了一个堆满遥控飞机、智能灯泡等玩物的工作坊,如果不加班就他就跑到屋子里玩上一圈。

2013年,雷军找到了唐沐劝说其加盟小米,商议如何将路由器打造成一个全新的产品,在唐沐的眼中,传统的路由器是一堆天线多到要进化为刺猬的产品,它们躲在家庭的角落里囤灰,直到出现问题时,人们才能想到去“戳”一下它。

唐沐加盟小米后的首要目标,就是要让用户能够将路由器搬到台面上,甚至每天都与之发生交互。对于擅长于把控软件方面的用户体验的唐沐来说,一直在电脑和手机的屏幕上研究软件用户体验的他开始面对一个真正“硬”家伙。

唐沐最先冒出的想法是在路由器上制造一个屏幕,让用户去戳它。但他很快意识到,这种设计是强迫用户与一个缺少“内容”的盒子做交流,而且在计划中,小米电视、小米手机在未来家庭中,都会围绕小米路由器这个核心,这些设备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充当呈现路由器信息的屏幕。

那么,路由器如果不带有与人交流的功能,那最好,也最容易实现的办法是借助手机的App建立一个路由器与人的连接。然而,手机连接App的形式并不新鲜,以极路由、智路由为代表智能路由器产品已经在2013年中旬掀起了一股“手机遥控App”等风潮。但唐沐认为路由器的后台系统和手机App是全新的设计,还有很多创新的空间。

“无论在路由器还是手机上,解决用户需求的点是最重要的。”唐沐对PingWest说。唐沐说的需求是一种场景的需求,即用户在什么情况下使用路由器。

例如,在小米路由器最近更新的软件版本中,他们推出了一个名为“家庭提醒”的功能,它能够通过识别哪台设备连接了路由器,进而通知用户家人的活动情况。举个例子,当它识别家庭中,用户母亲的手机连接上了路由,就会向用户推送“妈妈已到家”的字样。这样一来,路由器就不仅仅是路由器,它在那一刻成为了一个可以和人对话、交流的工具。

这正是唐沐苦苦思索想要传达的场景体验:“ID识别的功能大部分的路由器都能做到,只不过,我换做了人能听得懂的话告诉了用户。”唐沐对PingWest说,路由器最重要的是,如何提升人对路由器的感知、建立需求。

不过,如果仅是几个亮点功能,路由器的功能很快就会被对手复制。所以唐沐要求团队每个星期都要更新一个新的系统版本,并发送到小米的官方论坛上,以践行小米“小步快跑”、“快速迭代”的产品理念。

快速的更新能够让小米路由器团队保持快速收集信息并反馈信息的敏感度。如果唐沐不去工厂或者在他的小作坊里捣腾“玩具”,就会专注的刷微博、泡论坛、看小米论坛的帖子——像以前做软件产品一样,蹲守用户随时的反馈,然后随时做出修改的建议,再汇总、更新。他说,作为一个全新的智能设备,路由器上的软件比手机App更脆弱,因为他涉及到路由器、手机以及未来的家具系统的连接,一个软件Bug可能会导致连接功能不畅。

据唐沐介绍,小米路由器的的后台系统是基于OpenWRT系统开发的,这是一个由开源系统Linux提供的可扩展框架。大多主流的智能路由器都会使用该系统开发后台程序。小米在成立之初就聚集了大批软件编写和构架的人才,所以在该系统上做交互体验并不算困难。最让唐沐头疼的,是路由器的工业设计和对供应链的把控。

要知道,唐沐并非硬件设计出身,而且跟他合作开发路由器的小米副总裁KK(黄江吉)也是纯粹的软件干将。虽然小米手机、电视等团队拥有大量的工业设计师,但对于全新的产品来说,没有可以照搬的模版。为了增加硬件设计的实力,小米路由器招募了几十名硬件设计师加入小米路由器项目组。目前小米路由器的团队有将近80人,软件团队的人数只比硬件团队多出很小一部分。

团队搭建好后,他们开始研究如何将一系列的硬件拼装起来,而不是“塞”进盒子里。唐沐说,他在2013年的时候曾拆解过市面上很多路由器,他看到盒子下面的主板、CPU等硬件搭配混乱,飞线、粗糙的焊接点对随处可见。“简直惨不忍睹。”唐沐说,为了让米粉们用着真正“内外”都好看的路由器,他们团队在公测的时候颁布了“DIY组装版”的路由器套装。“用户知道他用的产品的质地、材质,玩起来也有兴趣。”

lk

据唐沐介绍,硬件设计的过程中,1T硬盘是设计上的重头,因为它占据了路由器盒子里的大部分的空间,而且工作时会发热,需要单独放置一个风扇为其散热。风扇被至于硬盘的侧方,风扇的外测留有几道通风口。此外,为防止天线的信号与路由器CPU以及硬盘相互干扰,唐沐给天线的位置留了很大一个空间,这让整个路由器又升高了几厘米。

在经历一系列的组装后,唐沐发现他把路由器做“大”了。“我还是想尽可能缩小。但要实现的功能太多,只能做加法。”唐沐对PingWest说下一代产品可能会更大。

除了与设计师开会,唐沐还要兼顾工厂与供应链的工作。2013-2014年,唐沐每次去和供应商、工厂开会都会带一个小本用来记录那些听不懂的专有词汇。有一次唐沐和工厂开会重点商讨产品的NTF问题,并围绕这个问题展开了讨论。唐沐到会议结束时,查了专业的名词录才知道这个词的意思是NO TROUBLE FOUND,是指产品出现非工厂加工原因导致的退货率。“我就像一个学徒一样,学了大量工业设计相关的名词和缩写。”唐沐对PingWest说:“开始只能听懂30%,现在基本能达到90%。”

在加入小米之前,唐沐很少接触PCB、PUB这些工业领域的专业词汇,甚至工厂都很少去。但在做路由器之后他逐渐了解硬件产品的生产流程。而知悉这套流程不光可以为小米路由器服务,打造更有质地的产品,同时还有利于唐沐与其他硬件的创业者交流,尤其是未来可能会纳入小米路由器的智能家居生态圈的合作伙伴们:

唐沐地下室的“玩具间”的很多产品就是小米路由器未来要联合的智能家居。不过,与人们想象的不同,这些智能家居并不是冰箱、洗衣机、洗碗机这类已经在人们的家中驻足几百年的传统电器,而是诸如智能灯泡、智能咖啡机等等一些很小的产品。“家庭数据中心不是把全屋家电都智能化,那个是非常大的一个悖论。”唐沐对PingWest说他做过一份调查,发现冰箱、洗衣机等大件3C类电器的主流消费者一般是35-42岁的中年人,他们虽然有财力、但对联网、新鲜的事物不敏感,不爱折腾,所以不是小米用户要最先培育的对象。

唐沐将智能家居的首批受众群体描画为爱折腾、对互联网产品有较大兴趣的年轻人。目前在小米公司附近的华润集团新开发的楼盘的样板间中,率先放置了包括一键更换毛玻璃、可变换色彩的灯泡等小智能家电。这些家电都是唐沐与路由器团队选取的,他们大部分是小米路由器的合作伙伴或者已经被小米投资的硬件创业公司制作的产品。

可见小米智能家居生态圈的首步计划是整合一些“小”硬件创新者。据唐沐介绍,这些创业者不光可以得到小米的投资,同时还会被“洗脑”。这里的洗脑并不是贬义词,是指如何让创业者转变产品思维——唐沐会不时的将一些创业者拉进雷军的办公室,听后者讲讲小米做“爆款”产品的理念。唐沐半开玩笑的说雷军的办公室已经成为了“洗脑中心”了。

不过唐沐也意识到,投资、整合创业者只是小米以路由器为中心布局的开端,那些传统的3C类家电制造商在未来依然需要联合。唐沐说,小米不会排他,而且在充分考虑家电厂商对成本要求的情况下,唐沐和团队目前正在研发一个芯片方案,即让家电制造商对原产品做很小的更改,就能够加载这套芯片方案,进而可以依靠小米的路由器提供更多的服务。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