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没有国家,但他们是奥林匹克精神一个特别存在

北京时间 2016年8月6日早7点,巴西里约夏季奥运会开幕式在里约马拉卡纳体育场举行正式召开。当一阵又一阵的国家奥运代表团方队走过,掌声呼喊声却在只有十个人的代表团出场时达到了最高潮。

refugee

难民奥运代表团入场,他们使用的是奥运五环旗帜。图片来自中国日报网

他们肤色各异,来自不同国家,没有国籍,没有国歌,他们不代表任何一个国家,国旗是五环旗。他们排在东道主巴西前面,倒数第二个入场,他们的名字叫做“难民代表队”。

2

他们除了运动员的身份,同时还是流离失所的 难民。

这10名运动员从43人的大名单中选出。这10人中,5人来自苏丹、2人来自叙利亚,2人来自刚果(金),还有1人来自埃塞俄比亚——这些曾经饱受战乱疾病纷扰的国家。他们将参加里约奥运会田径,游泳和柔道等项目的比赛。入选者必须满足两个条件:一是必须得到由联合国难民署承认的难民资格,二是有运动员职业资格。

如果他们摘得奖牌,运动场上将升起五环旗,奏奥运会会歌。

team

他们热爱着体育,但是却无法接受最好的训练。他们远离自己的家人,流离颠簸于各个国家之间。他们几乎不太可能和专业的奥林匹克运动员一较高下,取得优异成绩,但是他们的出现是在唤醒所有人,不再对难民们的遭遇漠视。

根据联合国难民署统计,截至2015年12月29日,今年共有100 万零573名难民和移徙者经由地中海和陆路抵达希腊、保加利亚、意大利、西班牙、马耳他以及塞浦路斯等欧洲国家寻求庇护,另外还有3735人失踪,他们可能溺水身亡。

12-30-2015RefugeesUNHCR

图片来自联合国新闻

人们盲目排外的情绪将难民们拒之门外,难民和移徙者为其所居住社会所做出的积极贡献被漠视,有时候对于他们可能意味着死亡。

于是这十个人历经千辛万苦站在了全世界的面前,呼唤和传递着和平与希望。

领队的18岁少女Yusra Mardini,去年夏天乘坐难民船逃离叙利亚。难民船刚开动30分钟就坏了,Yusra和20岁的姐姐跳入水中推着船前行,作为一个游泳运动员,她几乎要在水中溺亡,最后泡在冰冷海水里整整三个小时才到达希腊,救了全船20人的性命。

她说:

我希望能够代表所有的难民参加比赛,因为我想向每一个人展现我们在苦难之后的安宁生活,我也想鼓舞大家在生活中多做一些美好的事情,永远不要放弃梦想。

3

Yusra Mardini在叙利亚的时候就是一名游泳运动员,但是由于战乱,她没有办法好好训练,因为有时甚至会有炸弹落在游泳池里。在经历了叙利亚九个月的战乱后,Mardini从绝望中逃脱,最后来到了德国。现在的她对生活充满了希望,并且已经在计划着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

这样的经历在难民团里几乎已成为“标配”,难民团里来自刚果(金)的柔道运动员珀珀勒·米森加,9岁时便被战火驱离了家乡,在树林里躲藏了八天才被人发现,送往当地的儿童收容中心。在那里,他接触到了柔道,人生才因此找到新的意义。当米森加提及自己早已记不清样貌的家人和许久未回的祖国,泣不成声。

MI

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在发表讲话的时候说过:

在奥林匹克世界当中,有一个对所有人都适用的法则,那就是在奥林匹克的世界里我们都是平等的。在奥林匹克世界里,我们人类所推崇的价值观要远远强于分开我们的力量。所以我号召所有的运动员们,尊重自己,互相尊重,尊重奥林匹克价值观,因为它是让奥林匹克在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原因。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