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专栏】是谁在为十年后而战?

【硅谷专栏】是由PingWest品玩驻硅谷团队带来的一档专栏栏目,以周为单位进行更新。我们不光希望将这里最酷的科技公司和科技产品传递给你,更想通过专栏文章让你用全新的角度了解更多硅谷当地正在发生的各种新动态,以及我们自己的态度。当然,既然是表达态度,文章就夹杂有记者们自己的个人思考。不论和意见是否一致,都非常欢迎你跟我们一起探讨。

如果你走进Google的园区,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可能会发现一栋没有任何标识的由红色砖瓦砌成的三层小楼。它就是Google的X实验室,里面有Google很多雄心勃勃的项目:借助Google地图和无人驾驶技术实现无人机送货的Project Wing,通过把大型风筝送到240至600米的高空进行风力发电并将电力传回地面的Makani,通过热气球将网络带到偏远山区的Project Loon,以及已经进入实验阶段的无人驾驶汽车……

当然,里面还有很多不为人所知的秘密。

Screen Shot 2016-08-20 at 4.31.02 PM

有秘密的不只Google 一个。

离Google不远的门洛帕克市内,Facebook也有一个类似的刚刚花巨资建好的硬件实验室。这个被刻意取名为404 Area的实验室足足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已经成为了Facebook最神秘、甚至连扎克伯格都不能未经允许随便踏进的地方。无论是Oculus还是那个能为边远地区供应网络的Aquila太阳能无人机,都将在未来十年成为Area 404的一部分。虽然实验室的设备被曝光过一次,但是里面研发的项目,大多数都不为人所知。

Screen Shot 2016-08-04 at 11.57.24 AM

无论是X Lab,还是404 Area,这些实验室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在做一些只有十年后才能知道结果的事。

一些曾在X实验室里工作过的元老级人物曾经在接受《FastCompany》记者采访时表示:

这个X,除了代表未知外,还代表着他们做的事情可能在十年甚至X年后,才会产生真正的影响。

而扎克伯格也曾表示,建立404这个神秘实验室的主要目的,就是在于帮助Facebook完成它的十年计划。这个十年计划包括无人机、卫星、创新型电信设施、虚拟现实头盔等现在没有被普遍接受,或者技术仍然处于初级阶段的产品。

Screen Shot 2016-08-04 at 1.53.32 PM

总之,无论是Google X、 Facebook 404,甚至是亚马逊的126,都在希望通过自己不断的实验来探索出十年后科技圈的下一个爆点。他们做的不止是改变现在这个世界,更是要打造未来的世界。而这样的实验室,大概只有硅谷才有。

为下一个十年而战

简单来说,他们是在为十年后而战。不过,既然瞄准的是十年后,那么这种近乎疯狂的实验,就必然有失败。Google X之所以被称为登月号,就是因为在他们所研发的项目和当年人类登月一样,虽然一旦成功就会对世界产生革命性影响,但是,要成功,必然会遇到诸多阻碍。

比如X实验室,里面诞生了最著名的失败品Google眼镜。此外,X还曾因为最终发现室内无法种植主食,枪毙了本来希望解决贫困地区饥饿问题的室内垂直农场项目,尽管他们已经花大力气解决了自动光照和自动收割问题;而曾经那个未来感十足的“漂浮在空中的货运船”最终也因为造价高达2亿美金而被搁置,尽管他们已经证明这个计划技术上完全可行。

Google X“登月号队长”阿斯特洛·特勒(Astro Teller)就表示,光是X实验室里,就已经经历了至少100次这样的失败,而失败是他们的必修课。所以除了不停地学习以外,他们还要积极地拥抱失败,通过所犯过的错误去找到更合理的方法或者获得新的灵感。例如漂浮货运船项目失败后,他们意外获得了一些制造比空气还轻的材料的一些灵感,这对未来其他工业项目会有帮助。

虽然总在做着像是“很小概率才会成功”的事,但无论是实验室的工程师们,还是这些公司的管理层,都抱着乐观而坚定的想法,他们认为,只有积极地拥抱失败,才能在十年后把今天看起来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所以,压力并不总是特勒一个人在扛着。

2014年接受采访时,特勒就表示他经常需要给Google CFO Patrick Pichette汇报进展,然而项目总是没什么进展或者进展不顺利。“我需要告诉他们,我们遇到了困难,需要纠正一些错误——嗯,还需要额外的钱来支持我们。而且,是一大笔钱。”特勒说。

好在Pichette总是耐心地听完汇报,对特勒说:谢谢你及时让我知道,我们会一起想办法。

Google母公司Alphabet CEO拉里·佩吉也曾被华尔街质疑把过多的资源拿来投资了看起来会失败的项目。

而拉里·佩吉是这么回答的:

我每天在努力的事情就是劝说人们将大把的钱投资在长期的,在未来有能有突破的研究上。

他并同时表示这些花费一定程度上已经被Google其他部门带来的良好收益所稀释。

他甚至反问金融界的大佬:

最伟大的投资难道不就是风险大,但长远收益更大的项目吗?

对于Google,甚至是整个硅谷来说,这样的冒险和探索精神就是他们的信仰。

下一个十年,中国公司在哪?

尽管曾经的硅谷学徒——中国的科技公司们,已经在产品和商业模式上超越了硅谷,但是,在“远见”和“探索”这方面,却仍然差得很远。以至于有朋友对我说:“科技圈的下一个十年可能依然没有中国什么事儿。”

这样说有些不公平。

无论是学着eBay做电商的阿里巴巴、学着MSN做社交应用的腾讯、 还是刚刚把“鼻祖”Uber的中国分公司打败的滴滴已经成为全世界科技圈所关注的焦点。全世界对中国科技公司能把1到99做到尽善尽美已经几乎没有什么疑问。

但在他们眼中,中国始终带来不了0到1,从无到有的突破。我们还是不得不问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科技公司这么有钱,却不去愿意大规模投入、找到下一个创新点?

这是因为中国的企业不具备这个资源和能力吗?可能并不是。

本月,腾讯由于股价上涨,市值已经高达2490亿美元,位列全球第十二;同时,阿里巴巴市值也已接近2460亿美元。

这样的市值在国际上也是不容小觑的,甚至和3000亿美金市值,拥有404实验室的Facebook是处于一个等级内的,也已经接近Google 母公司Alphabe和苹果市值的一半。

可以说,问题不在钱上。

腾讯虽然花了不少钱进行并购投资,但大多是为了建立自己的生态护城河、重点仍然是对现有业务的完善和补充;百度虽然启动了人工智能等相应研究项目,但大量的资金仍然是投入到了O2O的拓展中;就算是阿里巴巴,虽然有自己的创新实验室,但是最喜欢的做法也不过是从国外收购一些已经出露头角的前沿领域公司“试试水”,一旦钱投进去几年没有成效,他们还可以潇洒地走人,不受过多的影响。

它们很少会像硅谷的先驱们一样,把大量的资金砸在自发的、对未来未知领域的探索和对失败的包容上。

就连中国的新晋科技公司标杆小米也难逃同样的套路。我的同事Vicky Xiao曾经评价小米称

它只能提供的五颗星的价格、四颗星的用户体验、三颗星的功能配置,以及只有少得可怜的一颗星的创新。它有小米电视、小米运动相机、小米电饭煲、小米空气净化器,甚至还有小米签字笔和螺丝刀,就是没有对未来的雄心。

这样做从商业的角度上没有错,但是总让人觉得它们缺少一些什么、而难以称为“伟大”、难以让人心生敬意。

可能这些公司都知道,从这样的长期的项目中拿回收益是一件概率并不高的事情。尽管它们在创立之初,做的就是面向“未来”的生意,但当它们进化为一个个成熟的商业帝国后,他们更愿意经营现实,而非押注未来——没有人愿意冒那么大的风险。

于是,零的突破就成了中国企业眼中“别人家”的事情。

但是,如果现在不下血本为十年后而战,恐怕十年后,下一个全球的科技中心,也不会如很多人所宣称的来自中国吧?到那时,国内的这些科技巨头们,只能等着,把别人打造的未来抢先“引入”中国——正如他们十年前做的那样。

(编辑:Vicky Xiao)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