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 Andreessen:泡沫确实存在,烧钱太快的公司要小心

如今创业投资的泡沫真的存在吗?不止Benchmark资本的合伙人Bill Gurley和几天前的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这么看,连一直以来都不承认泡沫存在的Andreessen Horowitz创始人之一Marc Andreessen也开始附和Gurley的观点了。

不久前,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Uber的投资人、Bill Gurley引用了乔纳生·威诺的《鸟喙》中的一段描述,“1982年,在一座叫达芬·梅杰的无人岛上,厄尔尼诺现象发生了。巨量的降水为小岛带来了大量的食物,地雀出现了疯狂的繁殖,几个月大的小鸟也开始孵蛋,地雀的数量也成长了三到四倍。但是,当下个季节来临时,降水量恢复正常后,出现了大面积的地雀死亡。而且,当降雨恢复正常后,最先死亡的是体型大的地雀,因为他们更难寻找到合适自己的食物”。当然,他的目的并不是想科普这一自然现象,而是想影射现在过热的科技创投圈,以及烧钱过快的创业公司。

在他看来,现在的VC圈和创业圈制造了太多的风险,是从上一次1999年互联网泡沫后前所未有的,甚至在某些方面方面超过了1999年的互联网泡沫。比如像Dropbox、Airbnb以及Uber等科技公司,在没有上市的情况下就获得了数亿美元的融资,估值则是达到数百亿。当然,这些获得融资的公司,作为没有重资产的科技公司,肯定是将它花出去。Gurley认为,硅谷目前创业公司的烧钱速度达到了1999年以来的最高峰。同时,越来越多的工程师愿意为一家还在亏损的企业工作。在2001年或者2009年,几乎没人愿意为一家每月要烧掉400万美元现金的创业公司工作。但现在,人们甚至不怎么考虑这个事情了。这样的思维方式,让创业公司的泡沫进一步滋生。

而认为没有科技泡沫的Marc Andreessen最近也在Twitter上表现出了自己的担忧情绪。这位网景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的恩师、顶级风投Andreessen Horowitz的创始人几个小时前在Twitter上连续发了17条Tweet来评论如今的创投圈泡沫。他说,他非常同意Gurley的观点,认为创业公司在过去10年里可以凭借不断高涨的估值,轻易地融资,但这一情况“THAT WILL NOT LAST”(无法持续)。Andreessen认为,对于需要高成本运营的创业公司来说,不光将面对现金烧完的风险。他们会像《鸟喙》里的大地雀,在降雨量恢复正常后,更加难以适应生存。

他进一步给出了自己的理由:当寒冬来临后,那些高现金消耗的公司将会是第一批受害者,因为他们不光只有现金烧完的风险。更重要的是,这些需要大量现金来维持运营的创业公司是无法随着资本市场的变动而轻易转身的,他们会失去适应能力,就像降雨恢复正常那些需要更多食物的大地雀一样。这些更大的“斗牛犬”需要更多的资金,意味着需要更高的估值,而更高的估值意味着更加难以获得融资。在Marc Andreessen看来,高现金消耗的公司,是无法接受低估值的,无法在低估值下存活的。而当市场转冷后,并购交易也将急剧减少,没人会去买那些需要大量烧钱的创业公司。

创业公司疯狂烧钱这件事已经不再是Bill Gurley一个投资人的焦虑。就在几天前,经纬中国张颖发表了一篇观点相近的文章,表达了自己对过热的创投环境的焦虑。他悲观地认为,现在的创业投资存在着泡沫,而它很可能会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破裂。张颖的文章也部分地引用了Gurley的观点,比如未上市公司的融资额非常疯狂等等,甚至创业公司开始与房东签下长期租房合同都成了烧钱和泡沫存在的佐证。

而投资过Twitter、Zynga的Fred Wilson同样面临这样的难题。在个人博客AVC中,Fred Wilson透露,过去几个月自己脾气都非常不好,很大程度是因为投资盘中好几个公司在维持着高成本运营,每个月要烧掉好几百万美金。其中,有的公司提出要与房东签署不可思议的长期租约,有的创业公司希望展开疯狂烧钱的市场推广计划,然而,这些都被Fred Wilson一一否决。Wilson承认,这些决定让CEO们不好受,但他自己更难受。

作为曾经泡沫的亲历者,现在泡沫的主要参与者,Marc Andreessen的直觉还是有着足够的可信度。因为而兴,也因泡沫而败的闪购电商Fab也许是最好的明证——Andreessen Horowitz是Fab的投资人,Marc Andreessen本人也亲自见证了这家十亿美元公司从疯狂的生长到失控般的衰落。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