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镜》第三季继续讨论“科技的副作用”

《黑镜》第三季延续了前两季反复出现的一个主题: 当虚拟世界的规则影响到了你的现实生活,你会不会感到恐惧?

虚拟世界的规则是为了适应虚拟世界的环境而设立的,这种规则的基础是工具理性。例如你会在大众点评上给餐厅打分,你可以对你的 Uber 司机打分,因为这个分数直观地代表了他们的服务质量。

一旦你习惯了虚拟世界的规则,你就会有欲望将这些规则带入你的现实生活中。你会想给你遇到的每一个人打分吗?《黑镜》第三季第一集《Nosedive》就讲了这样一个故事,你可以在手机上通过左滑右滑来给每个人打分,最终你的分数会显示给每一个人。

这听起来是一个很有趣的创意,而且目前已经有很多社交产品都实现了这样的功能,例如国内的探探和国外的 Tinder。但是,它们都是陌生人社交工具,你和你的朋友之间应该不会这样互相 judge 对方。

如果有一家公司真的开发了类似于《Nosedive》里的社交工具并成功让大多数人都使用这个应用的话,也许现实情况的确会很荒唐:每个人都不惜谄媚尽量讨好对方,或者向其他人展示自己最美好的一面。但情况不会像电视剧中那样令人恐惧,如果你的评分过低的话,你没法租到自己喜欢的房子,没法乘飞机,甚至不被自己的好朋友欢迎。

这种恐怖的场景之所以存在,是因为虚拟世界的规则被强制引入了现实生活。当然,也只有虚构作品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黑镜》,至少是《Nosedive》这一集,其实是一个反乌托邦的故事。它要告诉我们,当我们过分依赖工具的理性规则而放弃自然的生活方式的时候,我们的行为就会被“异化”。第一次工业革命让人们产生了对机器的依赖而被异化,这一点马克思和卡夫卡都察觉到了。现在是计算机和网络让人们产生了依赖,它也再一次异化了人类,而《黑镜》跟卡夫卡的作品一样,是通过夸张的方式引起人们对于异化的关注。

说它是一个反乌托邦故事,是因为《Nosedive》的叙事模式很类似于《一九八四》和《V 字仇杀队》,它讲的是每一个人都被某种不合理的规则统治,而可悲的是,他们都适应了这些规则。

更可怕的是,《Nosedive》里的人们很有可能是自愿接受这种规则的统治的。《一九八四》和《V 字仇杀队》里的独裁者要么是通过政治方式、要么通过武力实现统治,而《Nosedive》里那个评分应用的背后可能是一家民营企业。

《Nosedive》这一集只讲了人们适应规则后的故事,其实我们可以参考《一九八四》脑补一下在那之前发生的事情:

21 世纪中叶的某一年,Facebook(Google、苹果、微信都有可能whatever)宣布将会发布一款“革命性产品”,这将“重新定义社交”。接下来全世界的媒体都在猜测 Facebook 将会推出什么产品,有人猜测是 VR 社交眼睛,有人猜测是帮你规划社交活动的人工智能。结果到了发布会那天,小扎,哦不那个时候应该是老扎,站在发布会的舞台上,向全世界宣布了 Facebook 推出的一款 AR 隐形眼镜和一个评分社交软件,你可以通过评分软件给每个人打分,也可以给每个人发布的状态打分,而隐形眼镜则可以通过 AR 的方式让你看到眼前的每个人的评分。总之,老扎会说:“我们又一次定义了社交,这将让信用不再被征信机构垄断,而是以众包的形式将决定权交给每一位用户……”

于是,Facebook 的这款产品登上了全世界媒体的头条。相信那个时候 Facebook 不再触不可及了,它还以硬件免费的互联网思维在中国囊获了好几亿用户。

就这样,Facebook 的新产品逐渐成为了全世界最主流的社交产品……

情况变坏是在 Facebook 广告收入开始下跌开始的。董事会给老扎下了最后通牒,必须改变目前以在线广告销售为主要盈利方式的商业模式,并在下个季度的财报中体现出新的增长点。

被逼急了的老扎想起了自己在发布会上说的话:“这将让信用不再被征信机构垄断。”他灵机一动,决定和银行合作,用每个用户之间的真实评分取代银行传统的人工征信方式。商业银行也很看好这种方式,决定只对评分在 4.0 分以上的用户发放信用卡,并向 Facebook 支付巨额数据使用费。这果然极大地减少了银行坏账,接下来是几乎所有的银行都接入了这项服务。

通过与银行的合作,老扎保住了自己延续了几十年的 CEO 职位。接下来他又想,为什么不把我们的数据开放给所有需要用户信用的机构呢?这简直就是一个千亿美元级别的生意!

最先实行这项制度的是硅谷的科技公司,他们在筛选简历时只挑选出评分在 4.5 以上的应聘者。后来,航空公司宣布只允许评分在 3.5 分以上的乘客登机。甚至是房产经纪机构也只愿意将优质房源租给高评分的租户。

逐渐地,一部分人开始察觉到自己的生活已经被 Facebook 统治了,有人发起了一项“卸载 Facebook”的运动。但很快运动就偃旗息鼓,因为每一个参与卸载的人都发现自己的生活变得寸步难行,无法使用信用卡,找不到工作,租不到房……

打住。不小心写成科幻小说了,言归正传。

你看,与《一九八四》不同,《Nosedive》里的现代独裁者已经不需要用暴力统治人民了,而是通过欲望——不接受我们的统治你不会被枪毙,但你享受不到身边人都能享受的东西。

因为是故事,所以《黑镜》进行了夸张描述。还是像前面说的那样,现实不会这么令人恐惧。但是它想通过这种夸张描述告诉你的是,务必要在虚拟世界的工具理性面前保持自然理性。

如果说第一集《Nosedive》是夸张的科幻的话,那么第三集《Shut Up and Dance》则完全是现实的写照。整个剧中甚至没有出现任何一点科幻元素,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用现有的技术完成。这里的每一个受害者都因为隐私泄露而被黑客控制,很有可能在千里之外的黑客通过未知号码发送的短信指示他们犯罪,让他们自相残杀。为了不让隐私被泄露给公众,每个人都唯命是从。

这种更真实的恐惧是否会让你决定让自己的现实生活与虚拟世界保持一点距离呢?社交网络可以让你与朋友保持联络,也能让你的行为异化;互联网能让你消遣闲暇时间,但隐私泄露、网络暴力也能让你痛苦不堪。

如果你这么做的话,那么《黑镜》这部剧的目的就达到了——它想帮你看清科技的副作用,这也是它的另一幅面孔。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