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最核心的价值,是让教学方式重回到“师徒模式”

online-learning

在移动互联网兴起之前,很多大学都在网上开设了函授的远程课程。但在目前看来,在线教育仍是一个没有被互联网深刻影响的领域。

也许你注意到了美国的Udacity、Lynda以及Coursera,融资都是千万美元级别甚至上亿;你还看到我们国内也有沪江网、传课网甚至草根起家的“邢帅网络学院”。但是这些在线教育网站的兴起并没在很大程度上改变当前的教育方式,他们也并不是人们首选的接受教育的途径。

最重要的一点是,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的在线教育网站,无一例外都是营销驱动的网站——招生才是重点。网站本身的课程设置、技术手段等在互联网创新层面上算不上高明,依然是传承传统教学方式的师生关系——只不过老师可能变成了一个英语视频软件。

人们依赖的和社会大众认可的,依然是学院教育、学历教育。在线教育目前具备的两个基本属性就是:“兜售”梦想、技能培训。

周末在参加IT桔子举办的在线教育沙龙时,清远教育的创始人程凯征向现场听众提问:在线教育的本质是什么?有人说是为了赚钱,有人说是降低了教育的成本。程的答案是:“兜售”梦想。

这听起来倒也对,教育机构为了招生(营销),他们的宣传文案都会向目前人群宣扬“实现自己的梦想”这样的激励话语。一般来讲,每个在网上报名学技能的人,不都是为了能“混口饭吃”或者“实现远大梦想”吗?没有梦想的懒汉是不会去掏钱上课的。

然后是技能培训,这也是清源教育在做的事情。他们号称自己是国内首创的网络技能教育网站。而打开网站,清源在做的无非就是提供IT教学视频、测验以及社区互动。说白了就是给你看视频学习,再给你配个老师给你解答问题。

技能培训也主要是以计算机和英语类的为主。这倒让我想起了一个讽刺的现实:大学生毕业后求职无望回炉技校重新学技能。

不过,梦想跟技能这两张牌,可不是在线教育网站独有的东西。任何一家做线下教育的培训机构都可以拿这个去做营销。而线下真人之间的互动,在很多人看来是要比线上教育方式高效的。

不仅如此,在线教育的招生难度要比传统培训行业大很多。很鲜活的例子就是“邢帅网络学院”的经历。当时创始人邢帅从一个QQ群开始做Photoshop培训,后来因为人数限制被迫把主要的教学阵地转移到了YY。而这个过程中用户流失了20%。为什么?因为很多用户不会用YY!

当时邢帅旗下的付费用户只有10%左右。要想把QQ群友变成交学费的学生,难度太大了。对现在的在线教育网站来说,要想留住免费用户,难度也很大,转化率很低。

而以新东方为代表的传统培训行业,基本上是来一个学生收一份钱,人人都是付费用户。虽然你没有场地费用,但服务器运营成本、极低的转化率让在线教育并没有多大的优势可言。

那这些动辄融资几千万的在线教育机构就没发展前途了?当然不是,我们这里只讨论它的核心价值。

在我看来,就是让教学方式重新回归“师徒关系”。这也是程凯征的观点,跟Paul Graham的《黑客与画家》中第一章所描述的一个观点不谋而合。

Paul Graham讲的是:在中世纪,像达芬奇、米开朗琪罗等艺术大师都是“师傅”带出来的,而不是像今天的人们一样毕业于艺术院校。他们之所以能创作出流芳百世的作品,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得到了一对一的个性化教学。

“师傅”们了解自己的“徒弟”水平如何,性格如何,智力如何,以及学习能力如何。这样,就形成了个性化的培训方式。而到了人类社会靠后发展几百年,孩子们都被扔进了学校,接受标准化的教育,没有个性化可言。

一对一的传授,是人类习知的最根本、最有效的途径。一个老师对几十个学生,显然不能充分发挥达芬奇时代的教学效率。

但现在在线教育兴起了,这种“师徒关系”或许得以恢复。是在网上让一个老师专门交一个学生?显然不是,这样成本太高。这里实现个性化教育的解决方案,是大数据。通过采集每个学员的学习轨迹,能够分析出每个人的知识储备和学习水平,进而做到“因才施教”,变相回归到古时候的师徒教学方式。

有了大数据的积累,老师就知道针对某种能力的人该如何去制定教学方案,最大化个性化教育。这才是在线教育的核心价值,也是与传统培训行业相比最核心的竞争力。

做到这一步,在线教育才算真的被互联网深刻地重塑了。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