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存储之死

这个题目搞了点噱头。其实我的意思是:独立的云存储服务商,离死已经不远了。

这是因为Dropbox收购位于西雅图的音乐服务网站Audiogalaxy的“好消息”产生的。很多人都觉得Dropbox可能要进军在线音乐储存和播放业务了,可这真是个好消息么?如果Dropbox不用再三降低存储价格和上调免费存储空间的话,如果Dropbox的企业级存储服务能赚到钱的话,它会通过收购一个不入流的音乐播放网站的方式,进军所谓“云音乐”市场么?

从让人们自由存储和访问属于自己的一切数据,到让人们存储和访问属于自己的音乐,这到底是进步还是退步?

再看看之前的9月发生在Dropbox的另一个“大新闻”——与Facebook达成合作。用户可以将自己的Dropbox帐号与Facebook帐号绑定,然后就可以把Dropbox里的文档和数据直接共享给Facebook好友。可为什么是Facebook?

如果你仔细看一下的话很快就会明白——在苹果、Google、微软、亚马逊和Facebook这“五大平台”中,Facebook是唯一没有自己的云存储服务的,只有Facebook真正需要Dropbox。

症结就在这里。云存储服务已经“下沉”到了操作系统层面,它是你未来的硬盘驱动器,用来无缝地同和分享了在不同设备甚至不同软件之间的数据。

你登录苹果App Store、Google Play,亚马逊Kindle和微软Windows Store的ID,同时也是你储存在云端的数据同步与分享的ID,越来越多的情况下,通过iTunes或SD卡同步数据的习惯正走进历史。

它让你对与操作系统和巨头的平台高度粘连的云存储本能依赖。我本来并不是Google Drive的用户,但当有一天我发现自己用Google Docs文档同步文件的时候必须下载Google Drive驱动,而我的ID里又储存了大量需要共享的文件和数据的时候,我就不得不去下载它——紧接着我发现Google Drive其实很好用。而如果你是一个亚马逊国际版帐号的使用者的话,你可能早就体会过刚在PC上用你的Amazon Prime购买了一本电子书,就立即发现它已经出现在你的Kindle Fire里的这种“神奇”体验了。

而这些在某些时候是独立的云存储服务商无法带来的。这里面有一个让人无可奈何的悖论: 你可能真的希望那些文件是属于你自己而不是苹果、Google、微软或亚马逊的,但这些通你的苹果、Google、微软和亚马逊ID的文档、音乐、照片和视频产生、消费并且分享这些数据之后,这些数据本身会本能的更依赖于一个或几个平台,而不是一个独立的云存储服务商。

用户会很轻易地将Dropbox上同步的数据转移走或清除么?当然会!因为Dropbox本来就是一个只有要同步数据的时候才会想起来的工具。你会轻易地将在Google、苹果和亚马逊上的数据删除么?恐怕不会,因为那样的损失就大了。

看到了吧,正因为Dropbox不像那些巨头那样试图掌握、分析和“消费”你的数据,你对它的依赖反而没有那么严重。这种信任但不值得依赖的关系,在巨头通过云存储,将操作系统与你的数据连接在一起的图谋面前,就显得脆弱了。

Dropbox已经成为另一个管道商了。

最近Dropbox在进一步地降低付费存储的价格,并将免费存储空间从2GB提升到5GB。但似乎Google、微软和亚马逊都在干这件事。最近,Google与亚马逊针对个人云存储展开了激烈的降价战,降幅分别达25%和30%。但其实就算把价格降到了零,对这两家世界上最大的数据挖掘和分析公司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

但对Dropbox就不一样了。每降一次价,就意味着它在赚钱的问题上被堵了一次路,它就不得不在企业级服务,甚至要再开发一款音乐服务上去找机会了。而在这个时候,当年乔布斯试图收购Dropbox时的那句定义“你们做的只是一个功能,而不是产品”就更应验了。

Dropbox从来就只是一款“云存储”产品,它甚至都不是一款“云计算”产品。无论苹果、Google、亚马逊还是微软的云存储背后,本质上都是云计算——它需要大量的协同、处理甚至消费你的个人数据,但Dropbox不是。甚至,比起与它体量相当甚至更小的竞争对手Box(一家云协同的企业级服务工具)和Evernote(一款针对个人与企业的云端记忆存储和处理工具)来说,它的内容处理能力与协同能力都相当弱势。Dropbo真的只能支持简单的文件共享,而在处理稍微复杂点的企业在线协同办公、通过标签识别与检索文件内容、与更多办公工具整合的时候,比起Box、Evernote、Google和微软来说,就显得差很远了。

Dropbox到现在都只是一款云存储而非云计算公司,尽管它的同步功能真的棒得令人惊叹,可当你想想这么棒的存储功能要支持60多亿美元市值的时候,想想还是捏把汗。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