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车平台都合并得不剩几家了,“专车第一案”的司机才终于胜诉

案件跨度两年、四次延期宣判的“专车第一案”终于一审宣判了。在这场司法长跑过程中,滴滴与快的在补贴大战后合并了,滴滴出行与优步中国也在补贴大战后合并了,而网约车政策层面的摇来摆去更不胜数。

2015 年初,使用滴滴专车软件在济南西客站送客的司机陈超,被执法人员查处,车辆被暂扣。陈超在缴纳 2 万元罚款后将车提出,此后他向法院提出行政诉讼,要求济南市运管中心撤销该处罚。

12 月 30 日,济南市市中区人民法院宣判,判定原告专车司机陈超构成未经许可擅自从事出租汽车客运经营,但网约车这种共享经济新业态的特殊背景下,陈超的行为社会危害性小;同时,被告济南客管办将违法后果全部归责于陈超,行政处罚较重,存在明显不当,应当予以撤销。

案情本身并不复杂,但由于涉及到网约车合法性这个全世界都在考量的问题,这个案子的判决备受关注。立法总是具有滞后性,但在网约车这种脱胎于共享经济(尽管现在越来越不像共享经济了)的新经济新业态影响下,政策与司法都必须加快调整的步伐,以期跟上技术进步、商业创新的历史进程。

仔细看案件判决书可以发现,济南市市中区人民法院仍然是根据现有法律法规判决的,首先认定“陈超的行为构成未经许可擅自从事出租汽车客运经营,违反了现行法律的规定”。但同时考虑到网约车这种共享经济新业态的特殊背景,“该行为的社会危害性较小”,该案的关键在于行政处罚是否畸重。而法院认为在现有证据下,行政处罚应当遵循比例原则,处罚幅度和数额畸重,存在明显不当。

而这两年网约车的政策环境变化快速剧烈,中国各地关于网约车合法性的舆论事件时有发生。这起“专车第一案”在开庭之后历经四次延期宣判,不能不让人认为是与政策和舆论大环境息息相关。四次延期宣判的原因分别是“政策环境尚不成熟”“案情比较敏感、重大而且复杂”“涉及相关法律适用问题,需送请有关机关作出解释”“社会关注度高,案件在事实认定方面存在争议,仍在讨论研究”。这起案件无论专车司机陈超胜诉或败诉,都是对专车是否合法的问题产生重要影响的示范性判例。

据财新报道,司机陈超的代理律师李文谦认为“这半年里也有博弈”,“首先法院有此权利,也就是法院在如此长时间未进行判决是有法律依据的;其次因为此案和网约车有很大的关系,网约车本身在未被定位,或许也是导致判决迟迟未作出的原因所在。”

最终,原告专车司机陈超胜诉了。此前,交通部、公安部等部委已经认定了网约车合法,但同时,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却在网约车合法的基础上对司机户籍、车牌、车型等作出了严格规定。2016 年 11 月 12 日,济南市交通委公布的网约车征求意见稿也对户籍、车辆排量及车辆价格等提出了限制,只是该意见稿尚未实际落地。

长期关注此案及网约车法律问题的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朱巍接受 PingWest 品玩采访时表示,这个判决可以透露,法院虽然没有能力去改变法律,但是可以在自由裁量权范围内解释新经济新业态。

“目前有的地方(网约车)新政仍然比较落后,我觉得应该参考这个案子。”朱巍说,“不管被告济南客管办是否上诉,一审判决终归是有意义的。”


题图来自网络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