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人民的名义》?你应该多玩玩狼人杀

最近特别火的娱乐方式有两个,一个是下班后在公司加班加点地玩狼人杀,另一个不加班,按时回家看《人民的名义》。

如果你能每天坐在电视机前最新一集《人民的名义》,那可要小心了:要么是因为你有个侯局一样不让下属加班的好领导,要么,就是你已经像达康书记一样“被架空了”,脱离了大部分同事团体。

rmmy001

《人民的名义》和狼人杀确实有不少相似之处,角色设置上有好有坏有神有民,剧情也跟狼人杀的玩法差不多:不放出确凿的证据,观众只能凭着角色说的话去推理他们的身份。

微博豆瓣等社交媒体上也有不少人说,《人民的名义》就是一局高配的狼人杀:

rmmy002
不过说起来,《人民的名义》跟狼人杀也确实有不少相似之处,下面我就简单的说两句。

rmmy003
不给线索的抓狼游戏

狼人杀是“发言游戏”中比较新的一种,游戏的基本模式是以“警察破案”为原型进行剧情式的心理推理,通过语言来制造和侦破一起虚拟的连环谋杀案。早在1950年代,阿加莎就在小说《谋杀启事》中提到过类似的游戏模式。

巧的是《人民的名义》的剧情也是类似的侦查破案,还深得狼人杀精髓——侦破过程中不给出任何确凿的证据,剧中角色是不是好人,观众只能凭借演员的语言和表演使劲瞎猜,有些中途验证猜对了,有些则不到结局怎么也不会知道对错。

rmmy004

背锅侠达康书记

《人民的名义》整体剧情与回合制的狼人杀极其类似:

第一天发生了丁义珍事件。一出场就跳了预言家的侯亮平,在第一个白天查杀了小贪官赵德汉,赵德汉露出马脚被投死了,侯亮平坐实预言家身份。李达康书记却因为首轮发言不好被大家怀疑。之后,侯亮平想顺便把丁义珍也杀死,由于违反规则,丁义珍出逃了。狼人们在第一夜刀死了好人陈海,陈海离场。

rmmy005

两个相差5分钟的镜头,一个充满flag的电视剧

第二天发生了大风厂拆迁事件,节目组给出上帝视角,贴脸狼祁同伟身份暴露了,同样暴露的还有明狼高小琴。陈岩石同志亮出平民村长身份。沙瑞金书记则因为职务最高的场外原因被认可了超神,还顺便保了侯亮平一个金水。第一轮闭眼玩的季检察长被认为是好人,达康书记也因为死踩祁同伟和善于批评下属,散发出了特殊的人格魅力……

rmmy006
关于《人民的名义》为何好评如潮的原因,很多人认为是尺度够大、情节真实;但不得不说,故意设置悬念又不给确凿证据让观众推理的编剧方式,也使得观众像在玩狼人杀一样欲罢不能。

开场就提出的谁给丁义珍报信的问题到十几集都没有解决;出场就穿制服一脸正气抓人的陈海同志,刚开始看起来像是主角,结果演了没两集就成了植物人,演到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人陷害。

够不到的权力,摘不掉的面具

理查德·谢克纳在他的表演研究理论里,把游戏与戏剧、仪式、竞赛、运动、舞蹈、音乐等其它六种活动类型放在一起,作为人类公共表演活动的主体。游戏在其中又因为“涉及阶层和职业身份的展示”被当做“作为表演”来研究。

狼人杀就是这样一种“作为表演”,剧情式的侦查推理、心理分析是对简化了的社会角色和社会事件的模拟,玩家们在游戏中颠覆了日常生活中的角色权威,同时又塑造了特殊情境下的阶层、身份和权威。

rmmy007
在新的游戏场景下,玩家们找到了和日常生活不同的乐趣。这同时也是人们爱看官场题材剧集的原因之一。狼人杀游戏里玩家通过扮演法官获得控制游戏进程的乐趣,通过扮演狼获得随意破坏社会秩序的乐趣,本质上都是在人格面具的重塑下,在新的角色里获得内心世界的释放和自我的满足。

同样,在看《人民的名义》时,观众利用剧情重塑了社会权威的形象,体验到了与自己生活大不相同的阶层、身份和权威的生活。透过检察官和书记们,观众体验到了惩治受贿者和守护GDP的快乐。透过贪官的生活,人们也看到了不一样的人生:

当然,游戏只是游戏,电视剧也只是电视剧。在人格面具之后扮演狼并不代表现实生活里也能随意杀人,《人民的正义》导演认为的体制外青年都是信口开河的黄毛也确实不是这么回事。毕竟还有红毛的:

rmmy009
这次的结尾我们照例不立flag。希望版权方不会真把这部剧改编成桌游手游,就算真的改编,也不要再出现郑乾这个角色了。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