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着撸”:为什么撸串的也要做O2O?

创业环境趋冷,O2O狂潮随着投资缩紧,补贴不再也逐渐偃旗息鼓。在这样的时代,有一家号称做烤羊肉串的O2O出现了,名字很特别,叫做“站着撸”。更特别的是,它没有补贴或大肆宣传,而是不声不响的开了三家社区店。这引起了我们的兴趣,为什么烤串店也要做O2O?这是借O2O概念的一次炒作吗?到底O2O除了靠投资人的钱,还可以怎么挣钱?我们与“站着撸”的CEO进行了对谈。

你对O2O的定义是什么?是补贴?是优惠券?微信圈的H5?是的,在近一年的创业狂潮下,这是很多O2O给我们的第一印象。然而,随着经济趋势转冷,不少投资都在缩紧。属于补贴的好年代一去不复返,O2O这个概念本身也在面临质疑。到底为什么要做O2O?O2O创业的价值是什么?

在这样的环境里,有一家号称做烤羊肉串的O2O出现了,名字很特别,叫做“站着撸”。更特别的是,它没有补贴或大肆宣传,而是不声不响的开了三家社区店。这引起了我们的兴趣,为什么烤串店也要做O2O?这是借O2O概念的一次炒作吗?到底O2O除了靠投资人的钱,还可以怎么挣钱?

带着这些问题,PingWest记者来到一家“站着撸”,一边吃着烤串,一边与“站着撸”CEO 张光子,进行了这次对谈。

IMG_6134

PingWest:为什么会想到做羊肉的O2O产品?

光子:我是学电影的,硕士毕业去了北方工业大学当老师,属于计算机系,有一次跟内蒙政府有个合作项目,做羊肉的追溯系统。就是羊肉上打上二维码,扫一下二维码可以知道这羊从哪里来的,什么时候宰杀的,还有它的生长环境和牧场。但是后来做完之后正好到了年底,很多朋友都想买肉,就问我:“你们这个羊肉肯定好棒,让我们买一点。”。后来我们就做了一个微信公共平台,叫做“羊多多”。专门卖内蒙的鲜羊肉,刚好是羊年,我们又是第一个推出羊肉礼盒。所以卖的很好。

我们那时候这么想:因为消费者买不到好的羊肉、牛肉,也不清楚怎么买。我们用网络就可以一个合适的价格把这些好的羊肉、牛肉卖给他们。这就是一次创业的尝试,过年之前我们卖的很红火。但是过完年以后,销量一下就下来了,几乎没有重复购买。

PingWest:为什么?

光子:我们就去研究分析,发现我们目标客户群有问题:会在微信上卖肉的人和做饭的人几乎不重合。过年前红火,是因为他送礼。但过完了年之后,很多年轻人就不买了,原因很简单:不会做。

PingWest:对,要给我一块生羊肉放在那,我估计也不会做。

光子:对。年轻人的痛点是不会做,而会做的人的痛点是不会玩手机,记不得收快递,也没有网上买肉的习惯。所以你说你是O2O生鲜,听上去挺厉害,但是其实根本就是跟消费者习惯相悖。然后还有天气原因,过节时候是冬天,天冷还好。但天一热就不能邮寄,(羊肉)倒是不会坏。但是化的都是血水,消费者看着肯定感觉不好。

发现这个问题以后,4月份我们开始决定开实体店,卖生鲜,顺带帮助年轻人解决不会自己做的问题。我们两个合伙人,有一个是内蒙当地羊肉产业协会会长,所以最初都是内部投资,没有找风投,也没有想到很复杂的商业模式。我们最初商量开实体店,他跟我说,你要多少肉有多少肉,要开多少店有多少店。但是我不同意单独卖肉,因为在社区门口开肉店,的确解决了老年人买肉的问题,但是年轻人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PingWest:就想着吃现成的。

光子:对,你要他做,这个不太现实。既没空,也不会。后来我们又到德国买了两台烧烤机,你买了就可以给你现加工。但是最后决定一步到位,干脆做消费性的实体店,就是“站着撸”。

PingWest:听着有点像苹果的体验店。

光子:对,我们未来打算有两个独立的品牌,“站着撸”是做串类快餐,然后“草原领头羊”是做肉店。肉店明年过年前打算开100家,目前已经有了23家,“站着撸”有3家。我们在烤串单子后面附着这种羊肉单子,你要是吃了肉觉得好,可以在网上订购,或者到店直接购买,但我们不放在外面展示。

IMG_6127

PingWest:可是这烤串店这么多,你凭什么能够脱颖而出呢?就凭是O2O么?

光子:这个问题我想分几个方面来回答,首先是成本。我们的一个羊肉串是标准化的,都是半两肉。然后一个套餐是十串肉,还搭一杯饮料一个馒头。10个羊肉串是半斤肉,你要到市场上去买这样质量的内蒙羊肉,未必能够买到半斤。我们价格可以做的非常低。

能做到这一点,是因为我们还有自己的肉店,我们就在锡林郭勒盟和巴彦淖尔两个合作牧场提供肉,然后所有店都用的统一的两台德国进口的电烤箱。你可以知道你吃的每一串肉从哪里来的,而且这是做熟了,要是生的,你都能知道它是哪天出生,哪天杀的。然后配送的话,我们有自己的冷库。肉直接从内蒙拉到冷库以后,一个电话由物流直接运到店里,物流是第三方的,也是一个创业公司。他们天天都要在北京各地转,顺便把我们的货也一起送过来。这样比我们自己送又要有效率得多,我们的运营成本就降低了很多。也能把更多精力集中在品控上。

我们对我们的质量非常有信心。这是我们最基本的优势。举个简单的例子,别家的店吃烤肉往往会上火。我自己也容易上火,我看店自己天天在这吃,一点都没问题。

PingWest:是这样,那么原来为什么大多数我们印象深的羊肉品牌都是涮羊肉,很少有人去直接做烤串成品呢?

光子:我个人的感觉是这样:烤串的话,人工成本太高了。像火锅这种东西做的比较标准化。底料一包包做好,只要有洗菜切菜,切好肉卷就好,对大厨的要求并不是那么高。因为传统餐饮里面最痛苦的就是找大厨。大厨走了,你这个店就要开不下去了。烤串也一样,受到烤串师傅的水准影响非常大。

我们既然开这样的店,就非常强调标准化,统一的酱料,统一的设备,统一烤制时间。包括我们卖羊肉也是这样,一般的一整只羊,不会说大厨随便选一块来切,也不是放一只羊在外面,顾客说要这一块我就给你剔下来,不是这样。我们提前跟后端,跟加工厂说好,根据客户的需求,以半斤或者一斤为单位制作标准化的羊肉产品。到店直接买就好。我们有图片展示,你来买了直接打包装走。所以这个也没有问题。每一包羊肉都会附有二维码,你可以寄给他,也可以把码发给他,让他自己过来取。这很方便。

PingWest:你以前开过串店吗?做过食品行业吗?

光子:没有,我说过,我是学电影的。我们很多问题的解决方法都是大家一起想出来的,事实上管理主要依靠制度。我们现在的管理材料已经有这么厚了(示意大概一个无名指厚度),40多页。

食品行业很繁琐,也很直接。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把共性问题解决好,留下特性问题特别解决就好了。我跟我店里的人很明确的说,我没有做过餐饮,我也不懂餐饮,但是我订的制度首先必须执行。执行了以后有任何问题,向你的上一级反映,只要他上一级觉得也有问题,觉得要改。48小时之内必须改完,并且给我书面报告。我的方法就是“精益创业”

PingWest:精益创业?

光子:精益创业的意思是说,一个天才,这个天才什么都知道,安排所有的工作。但现在的创业之所以叫做精益创业,就是说靠一个老大,他只知道方向,知道有水果吃。他就带着一批人,随便走,但是好几批队伍同时出发,走错了不要紧,赶快回来,赶快找到正确的方向。最小成本最快速度去试错。把错的试完了,剩下的就是对的了。

我们现在也是这样,我跟他们说我不懂餐饮,我制定的制度我知道肯定有很多不合理。但是你不用跟我说应该怎么怎么做,但凡制度下去第一件事情执行,第二向你的上级反映问题,确实有问题,我们以最快速度修正。我们两周内制定了四十多个制度,对所有的品控,卫生,死角所有的东西都进行控制。我想以这种速度两个月能够制定大致合理的制度。当然不能说成熟,因为大的餐饮企业都有很多年的积累。但我们能以尽快的方式走过这个路程。

总之我们强调的就是速度,标准化,因为速度和标准化的优势可以转化为人力的优势,进而转化成人员成本的减少。

PingWest:那现在公司有多少人呢?

光子:公司现在二十多不到三十人。包括店员。

PingWest:那管理加采购加人事、行政这些有多少人?只有八个人吗?

光子:八个人都没有(笑)平台的人是七个。一个会计,两个设计,一个平台运营,三个创始人。除了平台和店员,还有几位师傅担任巡店兼产品研发。剩下外包。

PingWest:这怎么做到的?有些创业公司可能第一家店没开,产品还在测试,已经有二三十个人了。

光子:我对人控是特别紧的。你这个人只要进来,我只要帮得上忙,我肯定帮。但是不会轻易加人。我们现在一家店四个人两班倒。这也是我们可以赢利的一个原因,因为我对人员控制极其苛刻。餐饮企业很少八小时工作制,我们是八小时工作制,但是八小时就得要完全投入工作,你要对得起我们给的高工资。每个班只有一个收银和一个烤串师傅。除了这个以外,能够外包的我们尽量把它外包出去。

PingWest:外卖怎么办?

光子:我们是上的外卖平台,除了传媒大学,传媒大学现在还没开学,不是很多。如果以后多的话,我们会考虑找同学兼职或者创业公司。

IMG_6120

PingWest:那以后你要扩张了怎么办?

光子:我们持有的“站着撸”的店不会太多,未来我们会走“加盟+众筹”模式,尽可能把人员控制在两百人以内。

PingWest:那样的话管理成本会很高的。

光子:所以要靠系统,我们正在开发一个整体的系统。整个收银系统、管理系统,还有收货调货和视频系统。这也是我们下一轮融资主要突破的点。

PingWest:你现在不烧钱,不补贴,不大招人,这好像跟我们见到的许多创业公司不太一样。比如最近的农业电商“XXX”,它最近就是因为虚报数量,然后引起了一些争议。

光子:我觉得很多人简单的把互联网理解为补贴。其实“饿了么”的张旭豪说的一句话特别对,“所谓的补贴不过是加速某件事情的产生。”比如说十年以后你肯定会用一个软件来打车,滴滴只是把这件事提前了八年,靠什么提前八年呢?靠补贴,补贴让你养成习惯,不然你得慢慢养。但前提是,十年后,不靠补贴这样的事也能发生。如果说十年后这事根本就不会有,那你完全是做一个伪命题,你完全是靠投资人的钱做让自己快乐的事情,并没有真正的市场。

现在很多人都说创业寒冬来了。我觉得这里有个问题关键在于,你有没有真正创造价值,像XXX,本来北京的新发地运行的挺好,并不是弄了网效率就提高了。你在这个产业链里到底是提高了效率,还是节省了成本呢?并没有,所以好多创业是一个伪命题。

PingWest:那你能盈利吗?

光子:我现在单店并不可以盈利,但是座位数上去了而且在快餐区域,是一定可以盈利的。这是有数据证明的,因为我们在高峰期的时候主要是坐不下,座位太少。

PingWest:那除了这方面,你认为这种生产者用电商或者O2O服务的价值还在于哪里?或者说,比起原来的经营模式有什么优势?

光子:直接面对消费者,而不是经销商其实对于生产方面是有利的。经销商根据什么来去定生产者产品的价格呢?是根据市场的价格,但是我们这样的根据什么来定价格呢?根据我们的生产成本,再给生产者留一定的利润。我们是定价购买。所以我们解决了最大的一个痛点,是“旱涝保收”

跟经销商打交道是很痛苦的,今年市场好了,他屯一堆货。今年市场不好,他就不买,或者按最低价买,你就亏死了。所以挣钱的时候,挣钱的是经销商,亏钱的时候,亏钱的是养殖户。这让后端的人是很痛苦,牧场都在亏钱,都在想如何生存下来。相比之下我们这样的方式,就是你可能不会暴利,但是你会有利润。

再说细一点,当你面向消费者的时候,你的销量是可预测的,稳定的。比如覆盖多少人,多少钱,基本是稳定的。你就可以下订单。经销商不行,而且经销商不是先付钱给你,他是后付钱给你。先把你的货放我库里,卖完了我再给你钱,这是一种方式。还有一种方式是预估。对于单个生产者来说,他在经销商面前太小了,他有大量的进出货的渠道和信息优势,他预估市场要涨了,他把你的货源都拿完以后,他抓在手上。市场不好,18块钱一斤,然后你市价19块钱一斤,你想着你能挣一块钱。但是经销商说我不买,不买算了,放库里。随着库里越堆越满,你也原来越,最后急得不行,你就说“你先拿走,咱们钱再说。”他就开始运,运完放在库里,也不跟你结账,也不给你卖。养殖户有什么办法?

PingWest:所以其实帮助个体生产者在经销商面前获得了渠道和信息优势。

光子:对,其实经销商不一定能挣上钱,但是能挣上钱的一定不是因为他有多辛苦劳动,而是因为他有资本,渠道和信息,他知道全国全面的情况。

再一个,其实地方政府也很痛苦,羊肉价格下跌,地方政府要动用国库的钱建冷库,把肉冻在那里,帮你冻。因为内蒙这样的地方,全靠养羊。牧民破产了,你这个政府还能有安生吗?天天上你门口闹去。所以政府就只能调拨钱收购他们的羊放在库里。有些地方政府会在北上广找渠道开一些直销店,但是没有互联网,可能你花了上百万在国贸开了一家店,货也很正宗,但是没有人知道,销量很小。这才是应该解决的问题。

PingWest:那你以后打算“站着撸”怎么发展?大概怎么想法和定位?

光子:大概的想法是把站着撸这个品牌变成一个大家共同的品牌,大家都能来参与。虽然说是“大众创业”,但是以我创业的感受来看,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创业,创业很辛苦。

我觉得年轻人可以从我们这样的一个串店起步,学习经营,学习创业。我们共同去创造更好的明天,你缺钱,我们可以想办法解决,甚至可以放在我们官网上众筹。现在一般做加盟都是中老年人来做,因为他们有资本。但是我想更多的鼓励年轻人去做。到时候我们主要做的就是原材料的产品供应、调配货,系统的管理维护升级,品牌的塑造和挖掘。下一步我们的专业特点就会出来,做漫画,做微电影,把“站着撸”做成一个烤串里面的“潮牌”。

PingWest:那么到底什么是站着撸的精神?

光子:在我们的单子上写的有

在有限的人生中,哪些东西真的誓死不可舍弃,哪些可以替代,是人生走向完美的关键

当“站撸不哭”被叫响的时候,年轻人们向世人宣誓了生理需要并不可耻,没有异性我们可以自己解决,在爱情中精神才是不可放弃的要素

“站着撸”串店要宣誓的是,在有限的价格下,是站着撸还是坐着撸不重要,食材的健康、产品的美味才是核心。

PingWest:明白了。非常感谢您能告诉我们这么多。能再来三串烤肉吗?

光子:好的。这个红柳烤肉你不像一般烤肉似的要竖着扯,要横着吃。它这个肉是有韧性的,而且都是有纹理的,竖着就不好弄了。

PingWest:(纠正了吃法)明白了,非常感谢。

IMG_6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