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Glass一周体验:痛点与优点并存,想象力比体验重要

glass-pickup

一星期前,Google Glass开发者版发布,交互设计大师Luke Wroblewski(简称LukeW)在拿到Google Glass后在机场、街道、餐厅、赌场等多个场景下佩戴了这款代表着未来的产品。他说在这段时间内,他的脑海里反复想起frog design创意总监Scott Jenson的一句话;“value must be greater than pain”。即如果要想让人们使用一款产品,那么它带来的价值一定要大于其使用成本,而在这七天中,LukeW感到目前Google Glass带来的麻烦仍要大于价值,他写下了自己眼中Google Glass对用户的价值和痛点

让我们先看看LukeW提出的价值(略作修改和补充):

更快捷的拍照方式。在基本设置下,用户可以触控眼镜右侧的触摸板或直接通过语音控制眼镜来完成拍摄,这种方式要比先拿起手机再开启应用方便得多,更容易捕捉突发的画面。另外,甚至有开发者已经开发了一款名为Winky的应用,用户只需要慢速眨动右眼就能完成拍摄。

第一人称的镜头视角。Google Glass带来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人称镜头视角,利用Google Glass,可以拍摄许多更具真实感镜头。不仅如此,利用这一特性,你也可以把自己看到的东西利用实时视频的方式告诉他人。

更好地连接人与互联网。使用Google Glass意味着你可以随时将自己带往数字世界,也可以随时的切换出来。移动互联网已经让很多人意识到“随时在线/随时不在线”这种碎片化模式的魅力和在这些使用场景下衍生出的产品,那么Google Glass则能让这个概念被发挥的淋漓尽致。

优秀的声音传输系统和语音识别系统。Google Glass上利用骨骼传感器传输声音,这可以让音量只让用户能听见又能保证足够清晰。而Google的语音识别系统识别率非常高,LukeW说在他使用中系统没有出现过任何理解上的障碍,当然,对于中文语音识别的效果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可视性良好的导航系统。LukeW说他在芝加哥时曾经双手都提着包走在马路上,但是Google Glass的导航系统能够很简单直接地将导航信息呈现到视线上方。其实这一点也是与智能手表相比Google Glass的一大优势——完全解放双手。

让人印象深刻的痛点:

有限的界面空间。当前界面仅限于一个可滑动的矩形视窗,缺少全局浏览的模式。为了获得最好的视角,需要不断地调整眼镜架的位置,否则屏幕内容则容易变得模糊或让人失去焦点。

玻璃的反射。因为四处都是光源,所以它们很容易被反射到眼睛正前方的Google Glass镜片上,不仅会照成视觉干扰,还可能对视力产生影响。

在你脑袋上有一台会发热的电脑。在你戴上Google Glass后,电脑的处理器正好在你的耳朵上。虽然它并不沉重也不引人注目,但一旦你长时间使用Google Glass,它产生的热量还是很令人不适的。

语音控制的局限性。语音控制是Google Glass的主要操作方式之一,虽然Google Glass有优秀的语音识别系统,但实际上它的使用场景却不是那么的广泛。例如在公共场所用语音命令在很多人看来是一件很傻的事情,它也不适合在办公场所使用。

社会压力。LukeW 说他戴上Google Glass后经常会感到不安,尤其是在机场和赌场时,人们会用防范或怪异的的眼光打量他,即使是在星巴克买咖啡,他也感觉自己做错了什么。不过我认为这是一件十分正常的事情,也会在设备普及后慢慢消停。

缺乏拍摄控件。虽然相机能够快速的进行拍摄,但是在拍摄过程中缺少有效的控制系统,使得拍摄出来的图片质量较差。

骨骼传感器并不完美。LukeW发现,骨骼传感器并不如Google宣称的那么有效,实际上声音还会被发散出去,另外,他说骨骼传感器的感觉就像把一个蠕虫塞进了耳朵里,甚至在取下眼镜后仍然会延续这一感觉。

虽然LukeW指出了Google Glass的许多不足,也认为这些“痛点”足以掩盖Google Glass目前的优势,但我对此持反对意见。诚然,Google Glass一代必定是一个有大量瑕疵的产品,但其带来的是解放双手、贴近视觉的想象空间,随着Google Glass开放源码,这些想象力将会快速被开发者开发出来,类似于开源带给Android的成长能力一样,要知道,Android刚刚推出时的体验也是极差的,但快速地成长、版本迭代让Android已经成为了一个完全成熟的操作系统。所以,对于第一代Google Glass而言,“想象力”比“体验”要重要得多。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