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层出不穷的“二选一”面前,用户至少应该有被免于麻烦的自由

1 (1)

 

“3Q大战”中备受诟病的“二选一”并没有偃旗息鼓,反而越来越变成中国互联网公司和产品“同质化”竞争的标准动作。最近一段时间是“二选一”的高发期,各种主角粉墨登场:京东VS天猫、盛大文学VS腾讯文学、印象笔记VS网易云笔记、豆瓣阅读VS Kindle、陌陌VS阡阡……一些在中国市场正在有所作为的美国科技公司,也参与甚至发起了这类“二选一”的竞争。尽管原因各有不同,但对用户和从业者来说,最简单的一条是:它们带来了麻烦,甚至恐惧和不安。

 

看看具体的例子吧,这些“二选一”的玩家们都做了些什么:

 

手段最原始和赤裸裸的,应该算是京东VS天猫。几天前,有人爆料天猫已经“拜访”了许多重点供应商,要求它们不得参加京东6月任何活动,否则将无法在天猫上享受任何促销优惠。随后京东副总裁蒉莺春对通过文章公开回应:“我们十分遗憾地看到,在这一过程中,个别友商不合时宜地向我们的合作伙伴、品牌厂商,多次发出要求他们’二选一’的指令,甚至威胁一些卖家:如果选择参加京东店庆月的促销,就不得参加该公司今年下半年举行的促销活动。如果我们坐视滥用垄断地位的这类行为蔓延,不仅合作厂商苦不堪言,更会危及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

6.18之于京东的意义几乎同等于双十一之于天猫——它不仅是一场短时间内的大售卖活动,同时还对其品牌、流量和后端架构都有着深远的影响。天猫倘若能阻击本次活动,无疑能为其与京东的竞争中挣得不少优势。只可惜它们居然放弃通过产品品类数目、价格等层面的比拼来参与竞争,而直接用这种“二选一”的方式试图“主导”竞争,而且手法还一点都没更新。

 

更“血腥”的是 盛大文学VS腾讯文学。直接开始“搞人”,甚至引发了起点中文网创始人罗立等人的牢狱之灾。倘若这件事情发生在几个月前,我估计大家都该为盛大大义灭亲唱赞歌了,可在这个节骨眼上,显然盛大是在给“叛逃”员工一个“二选一”信号——要么留下,要么官司缠身。

倘若这些员工真的有案在身,你还真不能说盛大太多,不过与之相比,创世中文网在作者资源上的竞争手段要聪明的多——这家背靠腾讯的新文学网站并没有选择什么胁迫方式去获得作者,而是利用突破性的政策去吸引他们。网络文学行业中有两个潜规则:一是网络作家一旦签约就将永久性将版权转让;二是渠道收入稿费不再合同之内,网站可以随意扣除。而创世中文网对络作家版权签约设置期限并将所有应得稿费写在合约里。这种竞争比血光牢狱之灾不但显得聪明,更显得健康。

 

还有两个看上去“师出有名”,但其实也并不让人感到舒服的“二选一”事件,发起者都是美国的科技公司——Evernote和亚马逊。

“印象笔记VS有道云笔记” 二选一的要点是印象笔记关闭了直接导出到有道云笔记的开放接口。事情发生后,PingWest分别联系了印象笔记的市场总监Eric Chen和有道云笔记的负责人蒋炜航。印象笔记认为有道云笔记违反了Evernote的API 使用协议——License Agreement 1.4,在这条协议中提到了两条规定:1. API不能用来创建损害Evernote及其合作伙伴的应用或功能;2.如果使用该API的软件不能为Evernote和其用户带来利益,那么它将无权转移、展示和使用Evernote中的内容。这么看,有道云笔记确实很有可能是应该被排除在这个API的使用权限之外。

而有道云笔记表表示,他们向印象笔记申请了这个导出内容的API,可是印象笔记团队没有通过他们的多次申请,也没有给过解释。不过印象笔记认为他们已经有公开的API使用条款,并且有道云笔记确实侵犯这一条款,他们无需再做过多的回应。当然这背后的商业考量是什么,那就见仁见智了。

 

而随着Kindle入华的时间点越来越近,亚马逊也做出了一些竞争层面的动作,其中就包括“豆瓣阅读 vs Kindle”的二选一 的递送服务——亚马逊在Kindle 的条款中规定推送服务相关的业务不能直接或间接收取费用,如今的豆瓣阅读显然违背了这一条款。

在这件事中,豆瓣做出了十分体面的答复:它们迅速向用户发送了邮件通知了这一消息,并在豆瓣阅读官网上贴出了公告,提供退款服务;这种做法无疑会损失一些收益和豆瓣阅读的用户,但却给他们留下了好印象,让用户以后也能够放心使用豆瓣的相关服务而不用担心被绑架。但对亚马逊来说,显然有更好的方式处理这件事,至于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可能也就不用说了。

 

也许现在真正应该思考的问题是:有没有比“二选一”更好的应对竞争的方案?答案当然是有,但当参与游戏的玩家宁可用更粗暴的方式去操作“二选一”的时候,你就知道这种“惯性”的力量何其强大。但在“二选一”面前,用户至少应该有免于被麻烦的自由。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