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架”的不只是Uber和出租车司机,还有美团送餐员和咱国城管

托 O2O、B2VC 的福,我用 20 块钱预定了本周的美团早餐,这一周工作日的每个早上我都去写字楼附近的取餐点领餐。然而现实并没有想象中美好,早餐种类的单一以及对食物口味连续 4 天的不满意,让我不得不在本周四早上赶紧退订了下周的早餐预定。作为一个网络依赖症患者和单口相声演员,我“理所当然”地在自己粉丝不多的微博上略带毒舌地吐槽了这件事。

当天下午 5 点多的时候,我收到了来自美团早餐的短信:

【美团网】【美团早餐】亲爱的用户,由于物业原因,从明天起,暂停早餐的预订和配送,可以在“我的”—早餐订单—申请退订中退订。给大家带来的不便,还请大家多多理解。如有问题,请咨询官方热线400-035-1717

看样子,我不只是下周不用吃美团早餐,甚至连第二天的都不用吃了。上午在自己微博吐槽、下午就收到对方说自己生意黄了的短信,整个事件在时间上的凑巧让我感慨:一个 KOL 的人生是不是就像这种感觉

我跟美团早餐的交往时间只有 4 天,只收过这一条短信。资深美团早餐人士就不一样了,他们与美团早餐交往的短信页面是这样的:

duanxin.pic_hd

称呼一直都是“亲爱的用户”,结尾一直都是“给您造成的不便,敬请谅解:)”,其他变化的部分就像直播贴一样讲述着美团早餐的悲惨命运:

取餐地点更换的原因一开始是物业保安阻挠,然后进阶城管和保安结盟,不让分餐,到最后城管直接把早餐“抄走”导致没办法分餐;

取餐的地点也经常更换,从金杯车上换到南新仓大门口,再换到大门口喷泉旁,再被迫缩短取餐时间,最后直接早餐被抄

看到这一长串的短信通知,我想到了以前的一个段子:

-楼下的煎饼摊子o2o了!只接受微信在线交流,现场拒绝讲话,用一个纸箱子把摊子包起来了!就露一个小洞。买煎饼的在微信订好,提出各种要求,下来扫个二维码即可取走煎饼,目前生意炸裂。城管不敢管,以为是高科技产业试点

-城管来了也不怕,摊主微信随时分享逃跑位置,大家沿着摊主路线跑圈

——大咕咕咕鸡&小野猪君  

其实不只是美团,各个订餐平台的早餐配送员和城管、保安之间的冲突并不是少数现象,在微博上搜索一下就会发现:

tu1.pic_hdtu2.pic_hd

在这场“游击战”中,我所在地区的美团分队算是败了,其他区的“战场”还在继续,其他行业的“战场”也还在继续。从专车司机被打、专车被砸、各地交通管理部门对专车的监管,到最近央行支付新规对在线转账、在线支付的限制,现实世界好像在向互联网宣告:你们的步子迈得大了点儿

谁才代表的是进步,谁才是政治正确?价值判断层面的争论,通常只会让双方各自的观点更加牢固。互联网正在现有的秩序框架下一点点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我不知道它是对的还是错的,只能说对我而言,它带来的便利让我甘愿去为此承担一些潜在的风险。如果能在现有秩序下生存,那就生存;如果不能生存,那就改变它;如果不能改变它,那就用更顺滑的方式悄悄推动它改变。如果看懂了,那就看懂了;如果没看懂,你就当我跑了个火车。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