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2015:Twitter创始人们的宫斗史

Twitter是个是非地,从这只蓝色小鸟诞生的那一天起,朋友间的背叛、资本家的残酷这样的戏码就不断上演,每次CEO人员的变动,都将创始人、投资人牵扯进来的公司权力斗争推向高潮。

而这样的高潮,到今天为止,随着“单口相声演员”迪克·科斯特洛的下台,在Twitter创建的9年时间里,已经发生了4次。

诺阿·格拉斯OUT!

1

没人会记得诺阿·格拉斯。

当Odeo基本被投资人放弃时,他在一个雨夜,与杰克·多西头脑风暴出了用短信向他人广播自己“状态”的想法。后来所有的演进,都是在围绕着这个想法,演变成了现在的Twitter。当时杰克是Odeo的主力工程师,诺阿是杰克的上司,Medium CEO埃文·威廉姆斯是Odeo的CEO。

在埃文创办的Blogger还没被Google收购的时候,他与诺阿便结识成为了好友。而当诺阿自己创业建立一个播客平台找不到投资的时候,诺阿想起了自己的富翁朋友。被Google收购后,作为Blogger的创始人,埃文套现了近千万美元。于是投资20万美元后,埃文取代诺阿成为了公司的CEO。而埃文的进入,为Odeo带来的不光是自己的投资。在自己创办的公司被Google收购后,埃文已经成为了硅谷的风云人物、媒体的宠儿,他能够为Odeo招徕资本家、吸引优秀的人次加入。

事后证明,埃文最开始的担忧是准确的。在诺拉劝说埃文入伙的时候,埃文想到了自己之前的创业经历,“我非常珍惜我们的友谊,我不希望我的投资,或者说因为我们一起工作而影响到我们的友谊”。埃文担任Odeo CEO后,诺阿并没有适应这种角色的转变,或者在他看来,没有必要有所改变,于是公司的决策经常陷入到他俩的争执中。

而成为诺阿出局的直接导火索是“好朋友”杰克向埃文发出的通牒,“如果诺阿留下,我就离开”。杰克认为,诺阿一直在干涉Twitter,他俩已经不能在一起工作了。当时Twitter已经有了初始版本,还有了一句自己的口号——“你关注我吗?”。在选择创业后,诺阿已经把他的生活搞得支离破碎,本来与他相伴同行的妻子艾琳跟他结束了婚姻长跑,Twitter在那个时候似乎成了它的救命稻草,这是一个很酷的想法,这个想法能让他成功。这让他对所有关于Twitter的事情都神经兮兮,有一次看到丹尼斯·克罗利出现Twitter,Twitter出现3个月时,诺阿暴怒,喋喋不休地怒斥了给克罗利邀请码的Twitter运营人员克里斯托弗,他认为克罗利是Twitter的敌人,得赶紧画一张战争地图去摧毁他。

克罗利2000年创立的Dodgeball 2005年被Google收购了,之后创立了Foursquare。而不知情给了他邀请码的克里斯托弗,是杰克·多西长久以来苦苦追求的对象。

在诺阿出局后,杰克一直在领导Odeo的内部项目Twitter。这场斗争,没有反抗的一方。

他没有斗争,因为他不知道如何斗争。当马被踢了一脚时,他会选择走开。

Twitter从Odeo独立出来后,杰克成立Twitter的第一任CEO。

杰克·多西OUT!

12

Twitter用户数在迅猛增长,不断涌入的巨量用户,压垮了稚嫩的CEO杰克·多西。

由于网站构建的方式(在超过两周的时间内东拼西凑),不断流入的人群使Twitter彻底崩溃。不止服务这一方面,所有方面都崩溃了。推文无法显示;账户消失;网站持续几个小时无法连接,有时甚至持续不止一天;服务器瘫痪。

Twitter本来是条小船,载着几个人穿过池塘是没问题;但现在,它被当做了一条游轮,要驶过大洋。所以,它的沉没,是必然的。

对于Twitter用户来说,他们是无法忍受的,甚至有一群忠实用户决定举行一次网络抵制来施压。反过来,Twitter工程师团队也是煎熬,他们的电话在半夜吵醒他们,有时是每隔几个小时,有时是每隔几秒钟,Twitter又出问题了,而且问题很严重。

投资人Union Square的弗雷德·威尔森和毕吉恩·萨贝特来公司与工程师见面时,他们听到的多半是对杰克的担心,“工程和运营都处理得非常糟糕”,“我不知道谁在负责公司,埃文拿出产品,并展示其对进展的愿景,而杰克就坐在角落里做着笔记”。

埃文也对现状不满,他认为杰克下班太早了,“一下班你就去上服装制作课和瑜伽课,去社交,而我们的网站上有一堆的问题亟待解决,公司正在放慢发展的脚步”。埃文是Twitter的大股东、董事会主席,他能这么对杰克说,在Twitter里面也只有他能这么去说。虽然杰克很努力,别人来到办公室之前他就早早在那,但通常情况,他会在下午6点下班。

埃文一票、弗雷德一票、毕吉恩一票,董事会五个人中有三个人对杰克接续担任CEO有异议了。所以,杰克出局,担任董事会无实权的主席,埃文接任CEO,并且杰克在董事会中的投票权给予了埃文。

而之所以没有将杰克彻底赶出Twitter,一方面是怕杰克转投Facebook,马克·扎克伯格已经与他有过好几次勾兑;另一方面,创始人被赶出公司的消息传出去,会对Twitter负面的公众影响。

埃文·威廉姆斯OUT!

14

埃文·威廉姆斯的出局,算是完全由杰克·多西主导策动的一场人事地震。

曾经,他俩是有过蜜月期的。在诺阿被赶出去的那段时间,Twitter一片形势大好,合谋者杰克和埃文一起捧起过西南偏南的奖杯,一起喝过让他们都能放松的酒水,一起相约去跳伞,带上埃文的妻子莎拉,还曾经一起露营。

而当杰克被埃文伙同投资人从CEO的职位踢下来后,他的心中只有怒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借用了一句他偶像史蒂夫·乔布斯的话说,“就像被人狠狠在肚子上揍了一拳”。

乔布斯的经历是能给他共鸣的,他追随偶像的脚步,疯狂地听着乔布斯最爱的团体组合披头士,知道乔布斯与印度的关联,他把圣雄甘地的图片作为了屏保,他也开始自称是编辑,他不光是Square的CEO,还是这家初创公司的编辑。

当然,杰克也在做各种尝试让自己回到Twitter,回到自己付出巨大努力、亲自孵化出来的蓝色小鸟。2009年D轮进入的Benchmark资本,其在董事会的代理人皮特·芬顿从一开始就与杰克·多西保持着良好的关系,芬顿对杰克过去的遭遇感到不公平。而杰克在芬顿的支持下,在等待其他投资人、公司管理人员与埃文之间的矛盾扩大,从而伺机反扑。

2010年夏天,杰克花费大量时间向周围的人游说。当然,这是个合适的时机。部分高级职员开始抱怨埃文的懒散决策;埃文坚持雇佣朋友的行为让大家感到不满;6月份接待梅德韦杰夫差点弄出个大新闻,按照计划这位俄罗斯总统在Twitter自助餐厅发布他的第一条推文,但在计划好的时间前几分钟,Twitter还是宕机状态的,好在问题及时解决了。

2009年业务急速增长后,2010年Twitter营业额增长放缓。投资人开始质疑埃文是否是公司新一阶段的合适CEO人选,就像当初质疑杰克一样。Twitter接下来要做的是保持盈利,顺利上市,投资人能够按照计划退出。

在这时,杰克成为反埃文势力的结点,所有的抱怨在杰克这里输入,所有的抱怨都从他那里输出。终于,在杰克家,参会人员达成一致:1)埃文下台;2)找到合适CEO之前,埃文请进Twitter担任COO的朋友迪克·科斯特洛担任临时CEO。事后才知道的迪克,在一番纠结以及投资人的游说下,决定接受临时CEO的职位。于是,埃文的命运就此锁定。给迪克·科斯特洛规划的职位在最后也发生了变动,Twitter联合创始人、董事会成员,以及埃文坚定的支持者比兹·斯通在埃文出局已经确定的情况下,他提议让迪克担任全职CEO。他认为,如果撤掉CEO、换上临时CEO、再找个新的CEO,这么折腾,会把Twitter给毁了。

于是,2010年10月4日,Twitter对外发出新闻稿,宣布迪克·科斯特洛成为新任CEO,埃文自动让位,后者将专注于产品研发。

因为埃文在这次调整中的抗争,杰克未能他所愿地在这次调整中回到Twitter,所以新闻稿中也没有他的名字。但他的回归只是时间问题,2011年3月,公司宣布了杰克的回归,担任产品管理执行主席。

迪克·科斯特洛OUT!

13

今天,Twitter宣布了迪克·科斯特洛的下台,杰克·多西担任临时CEO。杰克目前还是Square的CEO,他在电话会议上表示,会很好地控制自己在两家公司的精力分配。

Twitter早期重要投资人Chris Sacca近期发表了他对现在Twitter的看法。在他看来:

新用户获取缓慢;

有10亿的用户尝试过Twitter,但这批人现在都流失了;

付费广告收入看不到增长的势头;

华尔街失去了对现在Twitter管理团队的信心;

Twitter没法说服投资者它潜在的增长势头;

Twitter 上个季度的财报没能达到分析师的预期,股价也一度下跌了18%。

曾经,作为首席运营官的迪克帮助Twitter获得了第一份收入,之前几年这家公司的收入为0。2009年,迪克代表Twitter与Google以及Bing达成协议,推文能够在这两个搜索引擎上被检索到,作为回报,Google和Bing分别向Twitter支付1500万美元和1000万美元。因为在业务变现上表现出来的能力,让董事会把迪克成为了接替埃文的人选。而现在,因为财报的难看,迪克告别了将近5年的CEO生涯。

而杰克·多西,又离他在Twitter时的起点更近了一步。

 

注:《孵化Twitter》是一本精彩至极的商业图书,作者尼克·比尔顿把故事讲得极为生动,人物之一诺阿·格拉斯的落魄令人感慨。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