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个冷笑话》爆红3年背后:“有妖气”为什么那么有妖气?

 

2015年1月1日,电影《十万个冷笑话》在各大院线上映。当天晚上,电影主角的配音师阿杰失眠了,他躺在床上给配音导演发了一条微信:“太震撼了。”

更震撼的在后面,他自己都想不到。10天后,《十万个冷笑话》票房突破1亿,成为2015年首部票房过亿的电影。

这样的票房收入还不够高?对比一下它总共只有1500万元的制作和推广成本,你就知道它意味着什么了。

作为《十万个冷笑话》电影的出品公司之一,“有妖气”声名大噪。更重要的是,它给一度萎靡的中国动漫产业带来了一股真正的“妖气”:动漫这件事,在《十万个冷笑话》的带动下,成为新新人类的文化符号,而且变得名利双收。

那么,“有妖气”身上的那股妖气,是从哪儿来的?

 

漫画不是生意,但变成“动漫”就成了生意

“天朝的牛奶哪有那么狂暴呀?” “要叫我女王大人;好的 大王!” “我们,是吐槽星人;我是不吐槽会死星人”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心不死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呢”……

2012年,造型奇特、风格迥异还各自带有恶搞口音的葫芦娃、哪吒、王二成了动漫界的轰动,连明星周杰伦都亲自参与了它们的配音。截至2012年底,10亿人在互联网上点击了这部叫做《十万个冷笑话》的动画片。上面那些角色台词变成了人们互相调侃的口头禅,甚至有人说话时会故意模仿动王二和哪吒们的语气。

一部动画片真有这么大魅力吗?有人开始注意到《十万个冷笑话》背后的有妖气公司。

2006年,周靖淇和董志凌创办有妖气的时候,两个人想做的其实是一个“国产原创漫画平台”。起初的有妖气发展缓慢,漫画漫画,本来就需要慢慢来,一点一点地积累和培养。而且,他们野心勃勃想在中国漫画行业制造点动静的时候,一脚踏进,却已发现是废墟一片。

在周靖淇和董志凌的设想中,中国漫画产业已经具备完整的产业链,他们要做的只是选择一个合适的起点,等公司初规模后,沿着这条产业链往下走。然而走到半道他们才发现产业链根本是泡影:一群散兵游勇,没广告代理商,没像样的制作的团队,没发行渠道,更没有接盘侠。

一切都得自己来。“造路和造桥是需要时间的,我们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所以导致发展慢下来。”董志凌对PingWest品玩说。

造路6年,许多变化发生,董志凌也有了新想法:漫画本身不是生意,但要让漫画“动”起来,变成动漫,就是生意好了。

灵感和转折来自一部名为《十万个冷笑话》的漫画作品。

2012年初,董志凌反复思考自己手头的工作:即使当时“有妖气”已经在漫画界小有名气,集结了近1万名漫画作者,并凭借近5万部作品吸引了众多“二次元”粉丝。但主要营收依靠站内广告、游戏联运和VIP增值服务的做法显然不能长久。董志凌知道必须一个有趣的、有丰富内容的东西改变这一切,他甚至想到了这一定是动漫,但他并不知道这个动漫具体什么样。

当他在有妖气网站漫画人气排行榜上下拉,目光锁定在《十万个冷笑话》时,他脑中的想法有了雏形。

“《十万个冷笑话》很特别,它的画风简陋,但却能跻身排行榜前列。这说明它的故事足够吸引人。” 正是董志凌想要的。

简陋的画风对于动画制作来说,意味着成本可控。10万元人民币拍一集动画的可能,在《十冷》身上可以实现。

董志凌锁定了《十万个冷笑话》,准备把它升级为动漫作品,他接着联想到当时在中国红极一时的日本动漫《搞笑日和》,与《十冷》同样吐槽风格的《日和》给董志凌带来不少底气——成本可控、内容认可度高,有了这个的参考,董志凌隐约觉得这事儿能成。

当时《搞笑日和》的中文配音版本在国内极其火爆。 这部来自日本的动画让董志凌真正相信:当一个动画片配音好、内容好的时候,即使制作粗糙,也能引爆互联网。而《十万个冷笑话》也要成为像《搞笑漫画日和》一样引爆全民的动画。

是幸运也是巧合,《十万个冷笑话》的吐槽风、恶搞、无厘头正迎合了新新互联网公民的胃口。

移动浪潮也恰巧来袭,人们对短视频的需求诞生,瞄准了供不应需的短视频市场,有妖气将《十万个冷笑话》的动画时间控制在每集10分钟之内,每月播出一集,因为“理性的商人要学会控制成本和风险”。

在盈利模式上,借助《十万个冷笑话》的恶搞、无厘头和有趣,有妖气创造了在动画中植入广告的新形式。“广告也是靠创意拓展出来的。你见过有动画片中植入广告的吗?有妖气做到了,还赚了钱。”

“我打心里觉得这个动画能火,”董志凌对PingWest品玩说。上线7天后,《冷笑话》第一集的热度甚至超过了当时中国人气最高的综艺节目《我是歌手》。而后者的制作方是拥有充足资金和技术实力的湖南卫视。

2013年底,《十万个冷笑话》前两季动画播出结束,数以亿计的互联网公民成了它的粉丝。2012年7月开播的第一集,单集播放量达到了1亿,两季29集的总播放量超过18亿。而这部制作成本极低的动画片,在第一季之后就创造了200%纯利率。

 

一部散发着妖气的动漫大电影

再冒险一次。

2015年新年伊始,《十万个冷笑话》试映。坐在影院里的导演卢恒宇在角落里小心地观察着观众的反应。他有点紧张。毕竟还没有一部诞生于互联网的动画片走进过电影院。

这一次,董志凌自己先钻研了半年电影,再花半年筹备这部《十万个冷笑话》动漫大电影。上海炫动和万达院线作为宣传方和发行方已经找上门来了,但他没太着急。

三家联合出品的《十万个冷笑话》大电影2013年筹拍,2014年底杀青。

电影在筹备前期启用了互联网“众筹”模式。“有妖气”希望利用互联网这个平台突破一些原有的瓶颈,让观众和动漫迷们一起参与进来。同时用众筹募资的方式做预售,电影票作为最主要的回馈方式,让一部还没有投入制作的电影已经有了137万众筹票房的保证。这个众筹成果并不足够好,但“众筹”意味着只能成功,不能玩砸。

怎么才不算玩砸?“不能亏钱”是三方的底线,但谁都没有明说,大家都将这次尝试作为一次冒险,说到底还是没底气。甚至连众筹时拿出十万元的参与者也说,“把电影做出来就算是了结了我们的众筹心愿。”

这些话让董志凌觉得沮丧。在过去几年中,中国出现了大量作品,在动漫行业中激起一个“水花”,但再也没了动静。国产动漫《魁拔2》2510万元的票房成绩足以浇熄整个市场对于原创动画电影的热情。

这些让观众丧失信心。对于那些对国产动画依然抱有期待的观众来说,这些动漫的出现,就像看到了救世主路过。然而,他们没有停下来就走掉了。

有妖气也是朵“水花”,但它激起了千层浪。他们做出了第一部互联网动画大电影;他们让电影走进了全国各大院线;他们让观众走进了电影院,并场场笑声不断;他们用1500万元的成本赚到1亿元的票房。

票房还只是收入模型中的一角,小米、招行和苏宁的品牌植入,主题手游的同步发行,针对新媒体的版权销售等都构成了回收成本的渠道,以至于到最后算了一笔账:“只要上映就是盈利”。

有媒体给《十万个冷笑话》大电影的评价是:《十万个冷笑话》在商业上的投入产出比足以列入中国动画电影的史册。如果暂且不谈影片本身的品质,互联网动画片进军电影院对整个行业的借鉴意义,远大于其票房收入。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做那么多事就是想说明这样一个道理,闷声做事不代表我做的事情不伟大。我们的成功更让大家看到,要改变国产动漫的目标不是一个错误的目标,这是一个可以实现的目标,” 董志凌对PingWest品玩说。

他紧接着又补了一句:“有妖气只是证明了这条路不是死路,这条路到底能走多远还是取决于我们自己的表现。

 

《十万个冷笑话》能成为中国版“愤怒小鸟”么?

有人鼓动董志凌:“趁着火抓紧再捞一笔。”旁边的人帮腔,“《十万个冷笑话》就是个快餐文化,不能长久。”

“快餐就得死吗?大家吃中餐、西点,也总有时候需要快餐调味。全世界很有名的两家餐饮公司,叫肯德基和麦当劳,卖的就是快餐。如果我把快餐做到这个领域的极致,这个品牌活20年、30年是有可能的,” 董志凌挺不服气的。

《十万个冷笑话》从动画诞生到电影票房过亿,用了5年多时间。对于它来讲,大电影像是一个“成人礼”——票房证明了大众市场对它的认可。

成人之后,能存活多长?“真的要看整个市场环境和团队的经营能力。动漫行业里边长寿的品牌太多了,一部《火影忍者》能居排行榜前茅10年,别急功近利,就一定能把这个品牌做好,” 董志凌对PingWest品玩说。

《十万个冷笑话》作为一个产品,通过它的漫画、动画、电影、游戏、周边和舞台剧等各方面的全方位的延伸,综合得到了一个反馈和评价。它给了有妖气团队上上下下一个正向的信号——这条路行得通。

《十万个冷笑话》正在被品牌化,展现形式从漫画延展到真人电影、合拍电视剧、授权游戏、图书出版等等。

这是《十万个冷笑话》应该走的路线,“有妖气”正在做《十万个冷笑话》同名手机游戏的开发,而且大电影的周边产品也在陆续面世。如果一切顺利,今年还会安排几场图书的签售。

这就跟Rovio旗下手机游戏《愤怒的小鸟》走红全球是一样一样的。

如今,有妖气正在准备下一部动漫的制作。董志凌说到这次决定的时候,不再像当初尝试《十冷》的动画一样紧张了,毕竟,1亿的票房对缓解压力还是有用的。

对董志凌来说,更棘手的是有妖气自身的转型。在过去的8年中,有妖气走出一条“慢节奏”的转型之路。

2012年7月,《十万个冷笑话》开始以动画剧集的形式在视频网站上连载播放。

2014年9月,《十万个冷笑话》舞台剧在上海上戏剧院展开首轮演出,开创了网络舞台剧虚拟现实互动第一例。

2015年1月1日,《十万个冷笑话》大电影正式在全国上映。同时,有妖气与游戏发行商蓝港在线联合制作发布的《十万个冷笑话》同名手游也正式开启首测。

先打造网络漫画平台,然后将原创漫画动画化,紧接着进军大银幕,最后将《十万个冷笑话》打造成一个品牌,有妖气独奏四部曲。

取得阶段性成功后的董志凌说自己压力山大——其中一大部分来自于有妖气上的漫画作者。“冷笑话的成功让大家更信任这个平台,我们肩负着很多人的梦想。”

他说有妖气是一家既以商业的思维去经营的公司,还得兼顾梦想和情怀——毕竟,漫画也算一门艺术。

交织在梦想、情怀和赚钱之间的矛盾在大电影上映之后突然淡化了,漫画作者寒舞的情怀得到了满足,制片人也终于可以对外宣扬自己实现拍电影的儿时梦想了。而在这时,再回过头看看,他们只不过是用一部《十万个冷笑话》的成功,将原本死气沉沉的国产动漫行业搅拌了那么一下。

这次“搅拌”给行业带入不少新鲜的东西。如果将他们的这次冒险视为成功,董志凌就想对正在国产动漫行业挣扎的的人说一句,“嘿,看看我们做的东西还不错,跟我学,我们一起做吧。”

搅拌的过程中死掉怎么办?“那我们也能留下一些东西给这个行业的人看,让大家看到曾经有一群傻子做了这样的事情,也能成为示范。”

就在不久前,有妖气在天津建了一座漫画村——一个漫画和动漫创造者的世外桃源。漫画村提供给漫画和动漫作者食宿、社区服务和一个创作的交流环境,而他们要做的,只是踏踏实实创作。

这座社会主义式的漫画村,是董志凌实现理想主义的开始吗?

“我们不能保证给每个人一个很好的结果,但是希望能给不少人创造一个不错的未来,”这是董志凌的情怀。

但前提是:他们真的赚到大钱了。

题图来自:豆瓣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