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根本不懂情怀。”

小罗是一名锤粉,他的网名叫做大锤,所以申请各路论坛ID的时候,他都写上罗大锤,个人简介都是:天生骄傲。

“大锤这个名字太好了,代表了罗老师的锤子科技,也代表了当年那把砸向恶势力西门子的大锤。”——罗老师的事儿,小罗说自己是终生难忘的。

小罗梦想是成为罗老师那样的人物——即使世界再糟糕,比那些油嘴滑舌的人混得再差,但世界总是因为自己变得好了一点。

锤子T1发布的时候,小罗恨不得认为这个手机秒了全世界。

真正的全对称设计,索尼设计都比不过;锤子系统的那些小细节,苹果这家体验为生的企业都想不到;别提三星那个不尊重设计的开孔了,简直惨不忍睹啊。小罗认为锤子最终是要把三星踩在脚下,收购苹果的。而这么完美的手机,小罗早就迫不及待要用上了。

作为看完发布会就马上付款的真锤粉,小罗一点都不怀疑为什么等待了两个月才收到货。

“比预想的时间晚没问题、手机供应链什么的小问题也不是问题。”对于小罗来说,这根本不叫事,重点是这是老罗的手机。

锤子后来降价的时候,市面上有过一些讨论。“你说我们这些老用户被坑了?你管我呢?我们愿意被坑。”——那时候每天都有人给他们转发锤子供应链新闻的微信,不过,小罗早就不耐烦了。

对于小罗来说,锤子科技的创业是最不容易。

当别人的发布会喊出,我们的产能正在爬坡的时候,小罗——“切~耍猴玩的把戏。”

当老罗说供应链正在爬坡,还要在等等。即使等了比别人多几倍的时间,小罗——“理解理解,加油老罗,我们等你。”

在小罗这里,说老罗坏话那是绝对不行的,说产品坏话那也是不行的。但产品创业那些缺点,小罗总是统一回复——你们啊,根本不懂老罗。

小罗终于拿到锤子手机后,他就特别不明白为什么一个这么优秀的人创业不能被理解。

有人说他,“你这就是宗教崇拜啊”,小罗不同意——“我从大学时候就听着罗老师的语录长大,还上过罗老师的英文课程,罗老师这个人你还应该再加深了解,你要是不懂的话,就不要瞎评论。”

那时候,锤子手机一度成为标签,“你真有情怀啊,还用这手机”——小罗被问得太多了,他后来不想反驳了,直接撂下一句——“你根本不懂情怀。”

情怀在他们这里真的是褒义的,跟你们调侃的可不一样。他们坚信这才是真情怀,可不是什么市面上的虚情假意;他们骨子里向往的情怀,比课本上的社会主义价值观要高尚的不知道哪里去了。

不过,舆论还是恶化了,手机销量也不太好,产品开始在渠道上各种变相降价,很多朋友早就不客气了,微信它——“你看看?还特么买这破手机,傻X”。

他一夜没回,稳了稳情绪,第二天发出一个 /呵呵 的表情。

对于产品,小罗也认为自己是老罗那样的人物。对产品细节极其苛刻,对生活要有讲究。

Smartisan11

小罗最爱说的就是对于细节的那些小事儿,“罗老师的团队设计UI的时候,恨不得用显微镜去观察像素级的细节。”

说起那些细节的时候,小罗总是扬起嘴角。“恩,百度的logo被设计成了一个熊掌,连熊掌毛都清晰可见。”

然而UI再好看,小罗是不用的。以至于他就下载下来看,熟练到他甚至能随口说出每个设计师的名字,这个是nod的,那个是方的。对于app,光看看,小罗觉得贼漂亮。

设计总是能让小罗打开话匣子——对了,这个世界就不应该是扁平的,Google那个什么Material Design,我们是不care的,苹果安卓又点歪科技树了,把整个世界带跑偏了,这罪过可大了;系统能上Android 5.1就够让人兴奋的,上什么6.0、7.0,我们根本不需要啊。

T1、坚果……每代产品,小罗都买了。刚开始,小罗对时下最流行的指纹解锁,那是绝对的排斥——指纹解锁什么的,我们是不需要的。小罗还特别喜欢批评苹果——iPhone滑动解锁这么多年了,说扔就扔了,这家公司没救了,等着被我锤收购吧。

小罗特别喜欢批评苹果,但是对于苹果的感情也是有的。

因为老罗说过,用锤子的和用iPhone的其实是一类人。每次说起这个话题,小罗就说,锤子用户有多少多少是从iPhone转过来的。

小罗是用过锤子的,但是真没用过iPhone。小罗上一台手机是小米,身边也好多人也都是只用Android的——那些真用过iPhone还买了锤子的人都躺在【罗永浩的学生QQ群】里,然后有了iPhone,还支持锤子并继续用下去的人,他身边好像一个没有。

生活上,小罗追求MUJI那种极简、性冷淡风。小罗这种人,认为一个物件,注定是外形设计性、观赏性大于它本身的使用目的的——如果能漂亮、实用兼得,那是最好了;但如果不行,那一定首先要有设计感,要好看。小罗不愿意用逼格这个词,他觉得这个词实在是太low了,比现在情怀这个词还low。

小罗喜欢在网上搜索那些有设计感的品牌,“一盏孤独的灯”、“几个安静的锤子”,动辄几千到几万,小罗妈妈第一个站出来反对,觉得不值,小罗随口就说出了那个设计师的名字,并科普了世界上的几大设计师——“你不懂,就不要瞎说啊。”

小罗还是会回归理性的。MUJI,原研哉,小罗咬咬牙买过一个的。博朗,Dieter Rams,是自己海淘的。对于小罗来说,设计最好是日本的,日本是有情节的。总之,那些获得过设计大奖的产品,小罗都想买一个。不用,就是看着,爽。

设计大师原研哉来中国的时候,小罗特别想去看看,他说——“去看看老罗的’哥哥’,在我眼里,他和老罗对设计才是真懂的。”

历史上,锤子科技出现过几次“信任危机”,罗老师都在微博上辟谣。

对于老罗的发言,小罗深信不疑。小罗觉得,人就应该做成老罗那样,“谁不对,见人杀人,见佛杀佛,最重要的就是三观。”

老罗创业之后,小罗骂老罗——都是企业家这么久了,老罗这个人还是管不住嘴,天天出来喷,把人都得罪光了,要学着做企业家啊。真让我们这些粉丝捏一把汗。

不过,老罗最后还是关上话匣子了,小罗这个粉丝也沉默了不少。

小罗不是还没用过iPhone嘛?最近闲着有空,要深入研究锤子和iPhone、锤子粉丝和iPhone粉丝的的那些区别,小罗这段时间攒钱买了一台二手iPhone。

现在iPhone已经是小罗的主力机啦。

2221

我不同意!

我是移动数码设备评论员 瑞记!

用过每一台锤科手机,对罗老师又爱又恨。懂的不多,但意见很多!

人生格言:不想当产品经理的手机贩子不是合格的KOL!

10月22日
品玩HAY17·守护信仰环节,

代表锤粉出战
告诉你什么是真正有情怀的粉丝

4

守护信仰由PingWest品玩主办,由悟空问答冠名协办的首届数码粉丝辩论赛。如果你是一枚属于特定品牌的数码粉丝,无论是谷粉、米粉、锤粉、索粉或软粉,都将登上 HAY! 17 的舞台,用“唇枪舌剑”来“守护信仰”,为爱豆疯狂打Call!

HAY! 17 是PingWest品玩的年度品牌活动,不同于其他家的“行业峰会”与“高峰论坛”,HAY! 17 是黑客(Hackers)、工匠(Artisans)和雅皮士(Yuppies)接头的地方,是科技、数字和现实融合在一起的嘉年华,是一场有人气、有人味、有温度、有智慧的聚会。

活动时间:2017年10月22日
活动地点:北京酒仙桥东区故事 D· Live

HAY! 17无限奇境免费游园票现已上线

快速扫描小程序报二维码报名吧!

*游园票仅限参加无限游园内容

*需要审核

 

6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