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了Google的钱,还挖Google的墙脚,下了狠心的Uber可能是要认真做物流了

今天的两则新闻连起来看非常有意思:

首先是金融时报的消息,Uber很有可能将继续自己的“疯狂”融资计划。在六月刚融完12亿美元之后,不到半年的时间,它又开始接触投资人,希望能再融至少10亿美元,来加速自己的扩张计划。

另外一则来自Re/Code的消息则是,Google的商品当日到达服务Google Express的负责人Tom Fallows,在今天确认离职,加入了Uber。

成立五年的Uber现在正在朝两个方向迈进:一方面,继续深挖自己的“出租车”服务,加速国际化,但多线作战的结果就是需要对抗各个国家资金充裕的本土对手,资金消耗速度加快;另一方面,则是开始横向拓展,把自己的服务从“人的传输”扩张到“物的传输”上来,利用手上庞大的司机队伍,来彻底打造自己的物流体系。

如果Uber这次真的融资成功,也许不久就可以看到它进一步拓展到亚洲、拉美、中东和非洲的消息;但是随着Tom Fallows的加入,更让人兴奋地是,Uber这次融资,似乎更多的是为了重新定义它自己。

其实Uber一直在做各种物流运输的实验。你可能还依稀记得Uber以前的情人节送玫瑰送冰淇淋送烧烤、圣诞节送圣诞树、甚至在国际猫咪节送过猫咪的种种举动……这些乍看一下可能都是吸引目光的营销手法,但对于Uber来说,这也是一些有趣的实验,只不过针对的是有限的人群和特定的“运送物”。

不过,到了今年,你会发现,这些运送“物”而非“人”的实验,终于突破了“创意”的门槛,而开始变得认真起来:

在纽约,它推出了UberRUSH,用户可以借助手机应用,预约骑自行车的快递员来获取快递的投递和收件服务,费用则根据路程从15美元到30美元不等。不过,目前这项服务仅限于美国纽约曼哈顿地区;

在洛杉矶,它推出了叫做Uber Fresh的午餐食物外送服务,用户可以在应用上下单选择外卖,司机会将食物送达。刚开始外卖区域仅限于在洛杉矶的Santa Monica地区,时间也仅为期两周,但是在两周之后,Uber不仅将这项服务保留了下来,还把它扩展到了整个西洛杉矶地区;

而在华盛顿DC,Uber推出了Uber Coner Store的服务,让用户可以通过Uber应用订购超过100种常用的物品,比如牙刷、感冒药等,原理同样一致:在手机上下单,如果某位Uber司机有空,就会将这些商品送至买家门前。

……

从这些可以看出,Uber在物流方面的尝试,已经从偶尔为之的送花、送冰淇淋等,变成了更常规化的日常用品甚至食物的运送服务,并且打破了服务期限的限制,这和之前的创意营销有了根本上的变化。但是,另一方面,Uber对于推出商品运送服务,仍然非常克制,上述业务都仅仅在一些特定的地区推出。Uber的CEO Travis Kalanick此前也曾明确表示出自己的谨慎,他认为,“物流,或者说运送货物而非人,是锦上添花的事情。”,“Uber正式进入这个领域还太早。”

不过,Kalanick说这些话还是六月份的事,5个月的时间,对于Uber这种疯狂成长的公司的来说,情况已经有了改变。Tom Fallows加入就很能说明这些问题——尽管Uber还是欲盖弥彰地拒绝透露Fallows将担任的职位,但是,对于这个一手
打造了Google Express服务、把“连接零售商和用户”这样一个概念变成全国性服务的人来说,还有什么是比把Uber这个拥有庞大车队和用户的“出租车平台”拓展成强大的物流平台更合适的呢?(有趣的是,Google现在还没找到Fallows的继任者,也就是说,Uber挖自己主要投资人的墙脚是出乎意料地快。)

所以,Tom Fallows的加入,对于在物流配送领域小动作频频的Uber意味着什么,已经不言而喻。Google Express相较于亚马逊的轻资产模式也更利于Uber学习和吸收:它不像亚马逊一样自建仓储,而是和包括Target、Costco等几十个美国主流商户合作,用灵活的车队,完成商品的当日送达服务。

这样的轻资产模式和灵活运作方式,还可以帮助Uber更好的利用司机的闲散时间。

尽管Kalanick此前曾认为Uber现在进入这个领域还太早,但是情况显然已经发生了变化:Uber的司机队伍正在滚雪球般极速扩大——这对Uber而言既是动力也是负担,需要不停地扩大市场以满足司机们的收入需求。与此同时,司机们对于Uber的抱怨越来越多——Uber发动的价格战导致司机付担的部分加大、而司机之间的竞争也让越多越多的人不得不延长自己的驾驶时间、就连收入相应地也从高峰期下降,不少司机都声称,收入开始低于Uber之前的承诺。

另外一个方面来说,美国年销售额高达6千亿美元的食品、饮料杂货零售业还亟需Uber这样的新型公司来颠覆。有报道称,杂货零售业是美国零售行业中销售规模最大的部分,但现实是,即使成熟如亚马逊,也还没能触动:这一块目前基本并未受到电子商务的太大冲击。据统计,整个美国只有不到1%的食品和饮料是通过网上销售的。

但是,Google Express和其他一些创业公司,诸如Instacart的飞速发展,也在证明,网上杂货销售正在兴起之中。而Uber在这一块的天然优势——快速而相对低价的递送服务,将会在竞争中很有吸引力。

另外,Uber的投资者们,也显然不希望Uber仅仅将自己的目标放在出租车市场。他们的胃口甚至开得比Kalanick还大。Uber董事会成员、Benchmark合伙人Bill Gurley就曾称,Uber不仅要取代出租车服务,还要让汽车所有权这个概念成为历史。

再说回到融资上来。如果消息属实,Uber不仅会再次启动高额融资,还会希望能够进一步提到自己的估值。此前,Uber已经进入了45个国家,即使是在重重监管限制的中国,它也做的不错,更不用说摧枯拉朽地扫荡了欧洲多个国家的出租车业务。这些国际化的故事,帮助Uber把估值拉升到了170亿美元,让它成为硅谷目前估值最高的未上市公司。但如果这一次融资,Uber还要再讲故事的话,你说,会是什么故事呢?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