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反钓鱼执法”做到极致,Uber大规模监控执法机构

从性骚扰女性员工,到 CEO 跟司机车中对骂,最近几天 Uber 的负面新闻层出不穷,似乎将永无宁日。今天,四名 Uber 现员工和前员工对《纽约时报》爆料该公司使用了一种名为“灰球” (Greyball) 的技术工具,对执法部门进行大规模监控。

“灰球”的效果:当钓鱼执法者伪装成乘客叫车时,系统会让他们叫不到车,甚至在手机上显示虚假的汽车以欺骗他们。

具体操作方法也很好理解:

  1. 钓鱼执法需要注册大量的 Uber 账号,也就需要大量的手机,有限的预算使得执法者只能采购廉价的手机。因此,每当 Uber 进入一个新的城市时,该城市的运营团队都会去到电子商品店,查找并记录廉价智能手机的编号,上传到系统当中。
  2. 记录在册的手机仍然可以下载 Uber。能注册,安装好的应用能登陆,也能发起订单,功能一应俱全,足以以假乱真。
  3. 但实际上它根本叫不到车。当“灰球”监控到来自这些手机的订单时,会自动在地图上显示一些假的汽车跑来跑去,订单却无人响应。有时候,假 Uber 应用干脆显示附近无车。
  4. 进而,系统会对该用户进行标记,在他们的用户数据的一串字符中加上 Greyball 的字样。如果这些证据还不足够,Uber 员工会跑到社交网络上搜索当地政府官员的档案,手动添加到“灰球”系统里。

no-cars-available

“灰球”隶属于另一个更大的,名叫 VTOS 的监控项目。VTOS 全称 Violation of Terms Of Service(违反服务条款)。Uber 的用户条款明确规定,那些违反条款的用户将被剥夺使用 Uber 乘车的权利。违反条款的行为包括对司机进行人身攻击、竞争对手恶意发布订单等等。过去 Uber 在全球各地都遇到过暴力抵制的事件,比如巴黎出租车行会就曾用钓鱼的手段叫车,然后用铁棍袭击 Uber 车辆。VTOS 项目的本意是通过技术手段记录和识别当地的出租车公司,以及其他打车软件的员工,让他们叫不到车,也就无法袭击 Uber 车辆。

但考虑到 Uber 习惯性无视法律法规运营,交管和警察部门只得用钓鱼执法的方式对其打击。一来二去,执法者也就成了 VTOS 和“灰球” 监控对象。爆料者称,在中国、澳大利亚、意大利、法国、韩国和美国等多个国家的城市中,Uber 都使用过或正在使用“灰球”来躲避和打击执法者。

美国报纸《俄勒冈人》发布的一则视频,记录了执法人员被假 Uber 应用欺骗的经历。2014 年,Uber 进入俄勒冈州波特兰运营,很快就被当地政府宣布为非法运营。执法人员用 Uber 叫车,附近的两辆车都在接单之后快速取消。当天一辆车都没抓到。

Uber 旗下有多种不同规格的服务,其中较高端的 UberBlack 为合法运营,中低端的 UberX 由于司机缺乏运营资格,新进入绝大多数的城市都会被宣布为非法。当执法人员抓住 Uber 司机时,轻则开罚单,重则将车拖走。

为了拉拢司机,该公司通常会帮司机支付罚金和拖车费,但作为一家科技公司,为什么不用技术手段来避免这笔额外支出?在法务和运营部门的主导下,Uber 开发了“灰球”工具。爆料者称公司内部越有 50-60 人知道“灰球”的存在。从“灰球”的机制逻辑上看,它毫无疑问是一种大规模监控工具。

事实上,动用存在严重道德和法律风险的监控手段结果被人发现,Uber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之前,一名前 BuzzFeed 记者发现 Uber 内部有一个名叫“上帝视角”的工具,能够使用条件搜索精确地追踪每一辆车,获取车里的乘客信息。2014 年,因为科技媒体 Pando 的创始人萨拉·雷茜 (Sarah Lacy) 撰写了 Uber 的负面信息,该公司的前高级副总裁埃米尔·麦克 (Emil Michael) 曾扬言要找私家侦探曝光雷茜的“污点”。

Boston-launch-God-View1

去年,Uber 就曾经因为跟执法机构作对上过新闻。该公司没跟加州车管局打招呼,就强行在旧金山市拥挤的街道上投放了数十辆自动驾驶汽车,结果多次被人发现闯红灯。

uber-red-traffic

这次,Uber 的小聪明又引起了质疑。法律专家彼得·亨宁 (Peter Henning) 指出,Uber 此举违反了美国 1986 年通过的联邦《计算机欺诈和滥用法案》条款,而且还很容易被认定为干扰执法——都不是什么轻罪。

蔑视法律到如此程度,这是在跟灾难跳舞啊。

订阅更多文章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