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光盯着硅谷了,乌克兰也已经成为优秀工程师重要“产地”

提到乌克兰,也许很多人想到的仍然是美女的高出产地。不过,对于我们来说,更重要的一个事实就是,他们已经成为以色列和印度之外,另一个用自己培养出的世界级优秀工程师影响全球的地方。

在周末,我们和来自乌克兰的加速器EastLabs的Hrish聊了聊。EastLabs主要孵化TMT领域的初创企业,并为创业者们提供办公场地、导师指导和创始资金。创始人Hrish在印度长大,之后又去了巴黎,后来长期在纽约的投行和投资机构里担任投资人,最后他的选择是,回到乌克兰。

尽管在这么多不同的城市待过,但是Hrish仍然认为,回到乌克兰是他做的最正确的事情之一。“这里有太多优秀的人才,而且机会非常大。”

和他一起来到中国的还有乌克兰投资机构CIG的Andrey和Volodymyr。这个由乌克兰首都基辅前任市长成立的投资集团,投资的不是能源和土地,而是——互联网和IT。

 他们告诉我,乌克兰在互联网和信息科技方面的人才优势已经非常的明显。即使是在Google或者微软这些人才济济的公司里,最顶尖的工程师也不少是来自乌克兰,还有不少美国公司都会选择把技术外包到这里。就连以研发闻名的以色列,Andrey称,很多前沿技术同样来自乌克兰。而据硅谷知名孵化器500Startup的中国负责人马睿透露,他们旗下已经有好几个公司选择把技术外包到那里,她熟悉的几个中国公司也是如此。

为什么乌克兰能诞生如此多优秀的人才?Andrey和Volodymyr一致认为,原因很简单——教育。

Andrey说,得益于前苏联的高质量教育水平和完善的体制,他们可以享受长期的义务教育,能够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数也很多,而且,他们非常重视研发。

中科院的报告同样证明了这一点。在原苏联时期,乌克兰高等院校中人才培养结构是,入学总人数52%的人被培养为工程和自然科学方面的专家,美国的这种比例为17%,法国为19%,而且在50年代,乌克兰大学生占居民比重水平曾占世界第三位。 这个人口只有5000万人的国家,共有高校1037所,约为国内的一半。而且,其中有多所大学具有100多年的历史。

“除了教育外,还有什么别的原因吗?”我问Andrey。他摇了摇头,“我想,教育就是最重要的原因。”

不过,和他们聊完之后,我觉得,相对于中国来说,至少还有一个因素促成了这一切,就是市场的开放。他们互联网行业的国际化程度非常高。在聊天的过程中,Hrish和Andrey一直强调的一个词,就是“International”。来自国际的互联网业务可以在当地自由开展,并同本土公司竞争,就连他们的创业者们,全部都“Think Globally”,当然,这也和他们很多初创企业都是研发相关或技术驱动有关。

“我们大部分创业公司都是一开始就面向全球的,都很快会走出去。还有不少会接受硅谷的投资,然后搬到美国去发展,即使是在乌克兰本地,他们很多也都从事的国际业务。”Andrey说。可以佐证的是,就在前不久,Google收购了自来乌克兰的人脸识别公司Viewdle。

在乌克兰,创业者们其实也同样面临着中国创业者普遍面临的问题:巨头垄断,而且,是来自美国与俄罗斯巨头的双重竞争,比如Facebook在乌克兰仅名列第二,最大的社交网站是来自俄罗斯的Vkontakte;Google也面临着Yandex的追赶。不过,Andrey认为,创业者们仍然可以在垂直细分市场找到好的切入点,巨头抄袭小公司的情况并不常见。

这次,中国不是Hrish和Andrey一行的唯一目的地,包括香港、越南、新加坡在内的几个市场,他们都会去了解。Hrish说,他的加速器会帮助乌克兰公司在中国本地化,并在中国寻找合作伙伴,而Andrey同样表示出对中国初创企业的强烈兴趣,包括电商、社交、游戏在内的公司,都是他们目前最感兴趣的类型。“中国的创业者实在是太多了,他们更Aggressive,而乌克兰的创业者们,会更礼貌(Polite)。”Andrey说。

那么中国互联网公司在乌克兰怎么样?Hrish耸耸肩,“很遗憾,不过,我们倒是全都知道比亚迪。”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