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code组织为了先保护失传语言还是先加新Emoji要打起来了,你支持哪边?

在对整个计算机世界至关重要的 Unicode 组织内部,一场持续已久的争执可能很快就要爆发。而争执的内容或许在我们普通人看来很可笑:

到底应该让 Unicode 先支持那些快要失传的传统语言,还是先增加更多的 Emoji。

这场争执的焦点在于 Unicode 组织究竟应该为哪一项工作投入更多的资源。

前段时间顺应全球 LBGT 平权的浪潮,该组织曾经推出过一系列全新的 Emoji,备受各大科技公司和网民用户的支持。为此,一部分年轻的 Unicode 组织成员认为应该顺势推出更多的 Emoji。

可那些更传统、在历史上也曾对 Unicode 做出重要贡献的成员则认为,Emoji 固然重要,但 Unicode 组织不应该在它上面投入太多的经历,导致其他那些本来很重要的工作(比如对一些行将失传的重要文字进行适配)不再被组织重视,失去应得的研发资源。

在 Unicode 组织重要成员,被《纽约时报》评价为“当今计算机编译方面的顶尖专家”的迈克尔·艾佛森(Michael Everson)看来,这场争执关乎那些即将失传的人类非物质遗产的最终命运。

艾佛森正在研究的中世纪凯尔特语(Cornish)采用的是中世纪标点符号,而这些标点符号没有被 Unicode 接纳的现状,正在影响着他和其他研究者的工作。他向 Unicode 组织提交了很多标点符号,但最终只有 2 个符号被该组织通过。与此同时,该组织却通过了多达 79 个即将在下一批发布的新 Emoji

Unicode 组织即将通过的新 Emoji,和艾佛森提交的凯尔特语符号

Unicode 组织即将通过的新 Emoji,和艾佛森提交的凯尔特语符号

BuzzFeed 独家获得了 Unicode 组织内部的一些往来邮件。在邮件中艾佛森斥责这家自己曾为之贡献巨大的组织,无视自己的提出的合理请求。“当有人发布请求,有人评论,有人审核,就算被拒绝了也会给出一个理由。而我提交的 PUNCTUS ELEVATUS MARK 和 PUNCTUS FLEXUS MARK 呢?人们根本连看都没看。”

在他看来,Unicode 组织一门心思都放在了圣诞老人的肤色、到底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的黄脸、还有大便的身上。“我不是 Unicode 组织的敌人,里面有很多人都是我的朋友。但我真的希望你们能平衡一下。”他在邮件里写道。

艾佛森得到了一些组织成员的支持,一名年轻成员在后续的邮件中表示了自己的愤怒:“我很气愤于一家致力于让全世界的语言都能被计算机编译的组织,实际上却把自己当做‘ Emoji 工厂’。”


从使用者,或者说,用户的角度来看,Emoji 比那些行将失传或者早已失传,全世界只有三五个人在研究的中世纪语言,用户量要多得多。假如在一家商业机构中,比如 Google 或苹果,越多人使用的产品理应得到越多的关注,这是一个完全合理的选择。但 Unicode 机构并不是这样一家商业机构,它是一家非盈利性质的技术机构,为文字和语言能够显示在计算机上负责——无论这些文字是真的文字,还是 Emoji。

随着智能手机让 Emoji 变得愈发流行,Unicode 组织的确已经从名义上 Emoji 的负责机构,变成了 Emoji 的推广者、布道者。由于 Unicode 组织总裁马克·戴维斯用脱口秀主持人扣扣熊(Stephen Colbert)给一个新推出的 Emoji 命名,引起了扣扣熊的关注,并最终邀请该组织上了节目。如果不是因为跟新 Emoji 有关的新闻,恐怕也没有普通人会认识到在计算机行业至关重要 Unicode 组织,更不会有人会想要给这家根本进入不了大众视野里的机构捐钱。

colbert-emoji

然而,我们真的需要更多的小黄脸吗?看看你手机输入法里的 Emoji 列表,以 iOS 为例,多达 8 个 Emoji 种类,数百个 Emoji 横向排列在一个列表中,当中有多少是我们经常使用,多少又是无人问津的呢?

Emoji 已经变成了饭后茶余无聊的谈资:那个生产安全套的杜蕾斯在去年提交了一个安全套的 Emoji,而色情网站也在提交自己的 Emoji;人们已经开始质疑 Unicode 组织不增加自己国家的特色 Emoji 就是对自己的种族歧视;再去社交网站上搜索一下,不少人还在讨论把手机调整到中国区以外就能看到的台湾地区旗帜 Emoji。

emoji-ios

数百个 Emoji 里有多少是常用的?

对于全世界 70 亿人口中的百分之 99.999999 来说,让 Unicode 支持几千年前不列颠岛上一群野人曾经使用的文字和符号的确没有什么意义。但这些文字和符号代表的不只是沧海一粟,它代表了一个族群,一个曾经生机盎然的文化,它是一种描述政治制度和经济往来的工具。文字和符号是非物质遗产,它代表的是一种文明。

就像 Emoji 一样,Unicode 组织推出的同性配偶、同性家庭 Emoji,以及不同肤色不同人种的 Emoji,不正是对我们现在正在经历的文化进行记录吗?当我们的子孙后代回看我们这一代的历史,看到这些 Emoji 时,会记得 LGBT 平权的浪潮曾经在他们祖先的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这正是 Unicode 组织存在,除了让我们可以在计算机和手机上打字和查看文字之外的另一个重要意义:让我们的历史可以被先进的技术所保留下来。

而当我们到了这样一个可以使用先进的工具去保存我们的历史的时候,因为一些更热闹的噱头而最终放弃,听上去并不明智。别忘了:这世界上还有 30 亿人无法在计算机上使用自己的母语

所以,应该先让那些我们的祖先曾经使用过的文字被保存下来,还是应该继续推出更多流着口水的 Emoji,让人们可以用更简单的表情来取代文字,提高沟通的效率——你怎么看?

反正,我不想有一天全人类都失语,只会用 Emoji 来沟通。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