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上传不是科幻

PingWest品玩特约作者 啸语,“原创技术观察,写给万分之一的创新者”

 

开源蠕虫(OpenWorm)计划的研究者最近成功把模拟蠕虫大脑接入轮式机器人。研究人员利用声呐等外部传感器给模拟蠕虫输入刺激,左右马达连接到模拟蠕虫的运动神经元以执行大脑指令。在没有接受明确编程的前提下,该机器人实现避障,显示模拟大脑可以像生物大脑一样工作。

美国和欧盟的脑计划以绘制人脑图谱并且最终模拟大脑,实现全脑仿真作为目标。这种模拟可能有助于帮助攻克疾病或者在计算机方面取得突破。

39.pic

开源蠕虫项目的模拟大脑是基于秀丽隐杆线虫。科学家们在1986年发表了秀丽隐杆线虫大脑突触连接组的第一张图谱。该蠕虫的大脑含有302个神经元和7000个突触,对比人类大脑有860亿神经元和一百万亿个突触。

以上整理自 Worm ‘Brain’ Uploaded Into Lego Robot

技术正在逐步把生命变成数字,在电脑上重建。前不久的《黑镜圣诞特别篇》就表达了对于这类技术的恐惧。

chuan2

对于模拟大脑可以调整时间进度这一点,《黑镜》只展现了负面用途,完全没有体现其对生产力的贡献,模拟大脑的时间比例提高一倍,同样时间的工作成果也增加一倍,这可以说是脑力劳动的工业革命。

《黑镜》在展现全脑仿真的负面用途时,并没有考虑法律的制约。人的基本人权,比如生命权、自由权、财产权以及政治权利(比如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界定,当然应该以人脑为准;人脑数字化之后,身份和人权自然也应该由虚拟人脑来继承。《黑镜圣诞特别篇》在意识副本提取应用引发的恐惧,本质上应当归因于立法不健全。比这温和很多的克隆技术如今都受到了严格的监管,在这一点可以认为黑镜的编剧多虑了。

刘慈欣在《中国2185》中提到了意识上传技术,通过分子级的扫描和仿真,上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创始人之一”。

 “不过,那些复活者确实是非凡的,他们有无穷的精力,广博的知识,还有许多原生质人所不具备的能力,比如今天的人民大会,如果最高执政官是一个’脉冲人’的话,大会根本不需要归纳软件,她可一字不漏地聆听每一位公民的发言。但这只是一个假设,最高执政官千万不要以为我们要求您变成’脉冲人’,比起他们来,我们更喜欢您!将来无疑会有一个集成电路块中的社会与原生质社会并存,所以’脉冲人’领导者的出现是必然的。也可能共和国的宪法有一天会规定最高执政官必须由’脉冲人’来担任,但那是将来的事,让将来的人去操心吧

在我们承认上传的意识拥有人权之后,本质同样是数字,只不过并非由人脑转化的程序,是否应当享有一些基本的权利呢?这个问题也不难解决,毕竟德国已经将动物保护的条款写入宪法。在此预言,首个人工智能及机器人保护法案会参考动物保护法,比起机器人向人类开战,可能更早发生的是高速公路拦车救狗的进化版。当然,承认机器人有一定权力并不一定意味着你现在就要给手机上的Cortana或者Siri发工资,毕竟没人关心小麦有没有人权,目前的人工智能水平跟动物相比还有很大差距,细胞或者植物的权力很少有人关注也是合情合理的。相信未来高级人工智能取得与人同等的权力,比黑人争取平等权利要容易很多,毕竟QQ装扮可以任选。

结尾推荐最近看的一部电影《乐园追放 -Expelled from Paradise-》,背景设定是大部分人类抛弃了肉体,在虚拟现实中生活,这或许是终极的理想乡吧。不过我并不认为人类会彻底失去深空探测的勇气。

乐园追放》提出了每个人分配到的计算能力不平等带来的社会问题,这是必然存在的。有什么样的国民就有什么样的制度,伊甸园上传到网上仍然是伊甸园,地狱上传到网上依然是地狱,改变社会的不是技术,是人。无论是碳基生命还是基于数字,人的本性不会变。社会是伊甸园还是地狱,这是由每个人的选择决定的。

44.pic_hd

yishi2

yishi3

yishi4

 

明日预告:实现意识上传的两种技术路线,敬请期待。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