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C2014# 对谈《万万没想到》子墨:戳中互联网的笑点

在SYNC北京大会上,《万万没想到》主创、《报告老板!》导演刘循子墨分享了网络神剧《万万没想到》幕后的种种,讨论剧本灵感枯竭时的大眼瞪小眼、策划剧本过着美国时间;《报告老板!》在前三集推出后反响不佳,之后即时调整创作方向,降低观众收看、理解剧中笑点的门槛;关注观众想法的同时,要有自主的东西,不能全都是按观众的思维来走,观众喜欢看什么,就给他们做什么,但中间的内容,由制作方来说了算。

以下是对话实录:

M:马李灵珊,壹酷文化创始人;

Liu:刘循子墨,《万万没想到》主创、《报告老板!》导演;

Luo:骆轶航,PingWest联合创始人、CEO;

M:因为之前采访过《万万没想到》剧组的很多人,他们鼓励了我,叫兽也鼓励了我。说我应该出来,做网剧,现在微视频的时代到了。但是,今天早上,叫兽易小星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一条状态,他说:“小网剧时代结束”。我这是刚从媒体出来创业做网剧,他就这么对我。在这想问问子墨,怎么看叫兽这句话?

Liu:顾名思义,小网剧时代意思就是小成本,也就是说小成本网剧时代结束了。现在视频网站做网剧,动辄几千、几百万,全都是大明星大投资。大家都看重这点了,所以在投资、明星阵容就相应上来了。现在,应该就是大网剧时代。所以说,小成本网剧时代结束了。比如,《万万没想到》第二季的投资明显比第一季高了。

M:万万没想到的成功,不是因为它的成本,或者酷炫的特效。如果看过万万没想到,第一季第一集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被震惊了。里边出现的冰霜特效,火焰特效,都是打了四个字——“冰霜特效”、“火焰特效”,称为五分钱特效。

Liu:我们不是低成本,而是极低成本。

M:但这种极低成本仍然受到大家的欢迎,可能跟它特别具有互联网的笑点有关。

Luo:现在的成本也谈不上高。

Liu:现在也一般,但是人员成本越来越高。

Luo:现在大网剧时代,是高成本、高制作,这里面有一个问题——内容创作这块的成本有没有变化。过去可能是从借用网络上时兴的段子,凑在一起,再在网剧上折腾一遍,片子还好看。这是怎么做到的?而且,接下来,这招越用越多,同时别人也在用,那么这种喜剧生产方式还灵不灵?

Liu:网上有很多段子,但无论是万万没想到还是报告老板,都不会去抄,我们坚持原创。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内容,编剧团队越来越多,成本花在内容上面了。引进了新人,招了微博上的大V、出过网络作品的编剧。这种的适合互联网的人,为内容的创新提供了新的源泉。

Luo:每个人都自带笑点过来。

Liu:是的,每个人笑点都不太一样,白客(王大锤)平时就比较冷。而且,这些笑点在平时开会的时候会爆发出来,真要用纪录片拍下来,绝对会火。

Luo:会比剧本身火吗?

Liu:比剧本好玩多了,但好多应该都不让播。

M:无论是报告老板,还是万万没想到,每一集都有着非常丰沛的剧本。请问一下,每一集的剧本需要多少人、多少时间去讨论?

Liu:观众笑点越来越高,给我们制造的难度越来越大。所以,万万没想到的每个剧本,都是一直在那憋,憋到便秘难产。当时做报告老板的时候,时间特别短,两、三天就得出一个剧本,而且要桥段多。于是,每天都熬夜不睡觉,走美国时间。都在想怎么让思维跳跃起来,真想不出来,也没办法,时间在那等着,只能干耗着,大家都大眼瞪小眼。有时候,灵感就是这样,这层窗户纸捅破了之后,就是一马平川、特别顺。

M:其实我特别关心,前段时间互联网圈流行一个概念——90后,投资人、创业者大家都觉得90后时代到了,都去投资90后、迷信90后。听叫兽讲,万合天宜的每个样片出来,都要找一堆90后去看。然后,看他们喜不喜欢,根据他们的反馈再去剪辑。

Liu:现在团队好多人是90后,市场部、编剧里都有。一般试映会,大家会一起来看。大家笑点都不一样,如果大家都没笑,要找到为什么不好笑。

M: 你觉得90后的审美与70后、80后有哪些差别?

Liu:80后受70后影响多一点,90后受80后的影响多一些,这其中肯定是出现割裂。如果是做内容的,片子里要是没有李易峰、TFboys或者陈伟霆,还是好好做好内容吧。

Luo:试映会,这个方式听起来有点不太互联网思维。以报告老板为例,当时是慢慢进入状态的,当时会注意优酷给的数据吗?通过数据查看,有多少人看到了最后,有谁看了一小段。这些数据是当做科学,认真的对待,还是看了就完了?

Liu:说起来全是眼泪。在万万没想到火了之后,公司认为,急需第二个自主品牌。那么接下来,拍什么呢?因为年轻人爱看电影,就拍报告老板吧。我们这就是讲翻拍电影。大家看电影的时候都会有疑虑,要是我来拍泰坦尼克号,会拍个什么样的结局,如果不是这种结局,那么又会是怎么样呢?于是,我们开始讨论,讨论剧的形式、人物构成等等。第一集翻拍的是精武门,开始自认为,大家都熟悉这个剧情。但出来之后,大家认为看不懂。而且,好多人,都不一定看过精武门。现在回忆起来,当时翻拍的点太契合这个精武门,对观众要求太高。报告老板其实前三集,都没有太进入状态。然后,团队开始往回掰,到底是我们自己的问题,还是什么问题?优酷也来了人,给我们讲数据,告诉我们哪块的拖拽率特别高。而这些观众不喜欢看的。恰恰是我们都以为挺搞笑的,这个时候特别死循环。到后来,转变思维,把笑点脱离开要翻拍的剧。没看过这个剧或者这个电影,也能懂这个笑点,先把笑点降低。然后,开始调整影片,找不是冷门的,要特别火的。比如小时代,就算没看过,也知道形式怎么样的;比如富春山居图,公认的烂剧;比如泰坦尼克号,大家至少都有一个概念,对人物构成都有基本的概念。至于中间怎么玩,就是我们说了算。每一集还有吐槽环节,就是尽可能把这个事讲明白。不致于两眼一抹黑,观众看得很无聊。当然,吐槽的方式,糅插了很多形式——广告的形式、模仿广告的形式,一些基梗、宅基腐的东西,尽量糅合一点。在之后,观众反响越来越好,我们也就知道怎么玩了。

Luo:宅基腐是生命线。

Liu:这东西不好说,大家喜欢看。女生受众的话,喜欢看腐一些的。
M:作为万万没想到的忠实观众,我特别喜欢看你们的广告,广告是巨大的亮点。在第二季,每集最吸引我的是看你们怎么给银鹭核桃奶优做广告,它们买断了整个一季。在这之间,你们变着法想出好几十种方案,而且还特别搞笑。在这点上,你们是怎么想的?

Liu:首先,做广告做聪明。原来大家习惯那种软植入,一个女生在片子喝点什么、用点什么,大家都知道是广告。但现在,大家不喜欢被骗。你给我这个东西,要么就直接地告诉我这就是广告。而至于为什么做广告,观众会理解。毫无疑问,为了养活团队、养活公司,肯定接广告。如果要是给我来点边角料,软植入一些广告,还掩饰这不是广告,是剧情植入。谁叼你,对不对?!所以我们就是转变思路,就是硬植入,告诉你这就是做广告。这些广告要么生硬地出现,要不然就把讨论广告的全过程告诉你。

Luo;广告主的智商现在达到你们的期望吗?

Liu:广告主现在越来越接受了。既然观众们都喜欢,广告主何乐而不为呢,他们也是看观众的反响。

M:我听说,最开始,万万没想到拉广告是很艰难的。那么,最开始,你们是怎么去教育广告主的,给他们范例吗?

Liu:第一季确实非常困难,大家都在观望,看你这东西到底火不火,火了自然有广告主源源不断来找你。现在,万万没想到第二季、报告老板贺岁片,广告位已经算是供不应求。报告老板六集十多个广告主来撕比,已经瓜分地很干净了。在万万没想到没火之前,广告主会觉得这是新鲜事物,觉得这好玩,挺有意思,但广告能卖出去吗?万万没想到卖出了第一部,大家觉得这个思路好,所以之后有了源源不断的广告主找来。做广告也要做出创新的东西,这样大家才会买单。

M:据我所知,万万没想到计划在明年开始启动电影的计划。

Liu:叫兽是这么计划的。

Luo:低成本小电影?

Liu:上院线的大电影。

Luo:算是要告别网剧?

Liu:万万没想到都这么火爆,该走出这一步了。

Luo:那么,叫兽说“小网剧时代结束”,就是在给自己下一步造势,就跟经纬张颖说泡沫来了是一个道理。

M:投资人讲,网剧这个行业特别烧脑。万合天宜在明年有十几部网剧的计划,那么,你们怎么解决生产力的问题?

Liu:确实特别烧脑。观众现在特别聪明,他们越聪明,我们就越烧脑。对于我而言,编剧、桥段关注一个原则——只要观众能够想得到的桥段,或是网上大家看过的段子,就绝对不用。在一步步地缕剧情的时候,只要观众能想出来,就不会用。我们站在观众的角度去看。现在的观众看了好多东西——日剧、美剧、英剧等等,也给我们造成很大的难度,也算是一种挑战。这也好,要不然用一些老梗,挠观众痒痒、逗观众开心也挺没意思的。

M:你认为,是不是互联网倒逼了中国的喜剧力量,倒逼中国喜剧关注观众在想什么,比观众走得前一步,而不是重复以往春晚式咯吱人的笑话?

Liu:对,一定程度也是。两方面吧,一种,关注观众的想法,就是他们喜欢什么、热门什么;完了另一方面,肯定要有自主的东西,不能全都是按观众的思维来走,观众喜欢看什么,我们给他们做什么。但中间的内容,由我们来说了算。

 

本场视频如下。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