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W晚报】从明天起,上网、踢球、赴美上市;从明天起,关心奶牛和牛奶

COW2-small

1.乐逗游戏在美提交上市申请,拟融资1.15亿美元

7月4日,乐逗游戏(创梦天地旗下游戏中心)周四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IPO(首次公开招股)申请文件。文件显示,创梦天地计划在纳斯达克全球精选市场挂牌,股票交易代码为“DSKY”,拟通过这项交易筹集最多1.15亿美元资金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4年3月31日,乐逗游戏拥有注册用户4.727亿,平均月度活跃用户人数为9830万人。在截至2014年3月31日的第一季度中,公司总营收为人民币1.741亿元(约合2800万美元),调整后净利润为人民币3330万元(约合540万美元)。

乐逗游戏是《神庙逃亡》、《水果忍者》、《地铁跑酷》的国内发行。在国内独立发行商中,乐逗用户基数、活跃用户量均居首位。今年6月,当当网前CFO邹钧加盟乐逗游戏,为上市做准备。

之前触控科技上市受阻,不知道乐逗的故事能不能逗乐投资者。

2.马云等20亿元投资伊利牧场养奶牛

马云下一个要进入的领域是什么?今天的答案是养牛。日前,由马云联合发起的云锋基金,以及中信产业投资基金将参与投资伊利子公司畜牧公司,投资者将以合计不少于20亿元人民币等值的美元向畜牧公司以现金方式增资,以获得60%的股权,伊利则持有增资完成后畜牧公司的40%股权。

伊利方面称,此次合作将持续长远地提高公司原奶供应保障体系能力,加大牧场建设力度,扩展和优化奶源基地布局并化解牧场投资资金需求不断放大的压力,集中资源于主业,进一步提升公司盈利能力。

“从明天起,上网、踢球、赴美上市;从明天起,关心奶牛和牛奶,我有一个梦想,做120年老店,为我们这代人争光。”

3.“被遗忘权”遇困境,《卫报》抗议Google删除其文章链接

一位西班牙男子,在1998 年申请破产,并且拍卖了名下的房产。现在他恢复了信用和社会保障资格,但是通过Google搜索,依然可以从当时报道这则新闻的文章,他觉得这极大影响了他的信誉,一怒之下就把Google告上了法院。最后,法院做出裁决,支持这名男子在网络上的“被遗忘权”,要求Google删除对该男子不利的页面。很快,事件就发展为欧洲有数万人向Google申请“被遗忘权”。

现在,“被遗忘权”遭遇了尴尬。英国《卫报》报道,它收到邮件通知,有六篇《卫报》文章被从搜索结果中隐藏了:其中三篇与已退休的苏格兰超级联盟裁判Dougie McDonald有关,他被发现在一场凯尔特人队的比赛中对一个角球的理由说谎,此事最终迫使他辞职。《卫报》发言人说:“我们建议谷歌增强其决策标准的透明度,并公布内容发布商应该如何对此提出抗议。”

不过,在《卫报》报道它有六篇文章被移除后,Google最后改变了它的决定:恢复了对这些文章的展示。

隐私维权人士认为,Google一开始就对“被遗忘权”提出批评,所以由此引发的争论反而可能令Google获益。

4.HTC公布第二季度财报:扭亏为盈

台湾宏达电(HTC)昨日晚间公布了截止至6月30日的第二季度财报。二季度HTC营收为650.6亿元(新台币,下同),合并税前净利润27.6亿元,营业利润24.3亿元,税后净利22.6亿元,每股净利2.74元。

宏达电第二季度扭亏为盈,在M8与Desire 816等强力机型销售放量的情况下,上半年已小赚,宏达电高层此前也预告,下半年产品更精彩,全年可望获利。

9月份,HTC可能又要为营收“掉头发”了,iPhone 6要来了。

5.Google Play开设Android Wear应用专区,迎接智能手表

在不久前的Google I/O中,虽然每个参会者都收到了Google的礼物——在三星Gear手表和LG G Watch中任挑一个,但是不少人当场就在抱怨手表戴上也用不了,因为在Google Play中虽然可以下载到Android Wear配套软件,但是它并不能用。

现在Google正式发布了配套的Android Wear软件。同时,现在你打开Google Play会看到应用商店已经为Android Wear划分了一个类别,目前已经有Evernote、Pinterest、Eat24 Food Delivery、Duolingo、Google Maps等软件可以下载。除了Google自己的软件,包括Pinterest、Eat24 Food Delivery在内的软件都是Android Wear的首批支持软件,Google在Google I/O Keynote中曾经演示过这些产品在Android Wear上的用法。

那一年,手表还只是手表。

6.《魔兽世界》时代翻篇,暴雪首席创意官Rob Pardo离职

“在暴雪工作了17年,经过了漫长而又慎重的考虑,我做出了一个苦乐参半、但又非常激动的决定——我要去追求我的人生和职业的下一个篇章。”暴雪首席游戏创意官,《魔兽世界》的首席设计师之一Rob Pardo,在暴雪官网撰文宣布,要离开自己为之工作17年之久的公司

现年44岁的Pardo于1997年加入暴雪,他暴雪多款热门游戏的首席设计师,包括第一代《魔兽世界》及随后的资料片《燃烧的远征》、《星际争霸:母巢之战》资料片,以及《魔兽争霸3》及随后的资料片。

这已经不是暴雪第一次折损元老大员。在2013年年底的时候,暴雪《魔兽世界》前首席系统设计师Greg Street(昵称鬼蟹)宣布从暴雪离职,加入《英雄联盟》开发公司Riot Games。

暴雪的经历人才的流失,也从侧面表明《魔兽世界》时代的正在翻篇。据暴雪2014年一季度的财报显示:一季度《魔兽世界》的在线游戏用户数为760万,不到峰值时1200万用户的三分之二,已经持续三年下滑。不提其他游戏厂商的冲击,暴雪旗下新式卡牌对战游戏《炉石传说》在一年多的运营时间中,注册用户数就已经突破1000万。

英雄迟暮总是让人唏嘘,不过从内部颠覆,也是个不错的结果。有一种人生态度叫:“研究冷门的学问,追求迟暮的美人,结识落魄的英雄。”我很欣赏。

订阅更多文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