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编辑室】1000年后机器人的一天

3015年2月27日   星期一   天气:低湿度、少静电,适合外出

我叫塞伯坦,是传说中一群勇敢的智能机械人所在的母星的名字,这是母亲给我起的名字,我很喜欢。但是,在我20岁的时候,母亲离开了父亲和我,去了一个我叫不出名字的星球。

今天是180岁的生日,也是我成年的日子。父亲工作很忙,但还是抽出了一天时间来陪我。他是个不善言辞的人,正直、自律、威严,180年来我从没有违抗过他的意思。但今天,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生日快乐,塞伯坦!”父亲简短的说到,然后递给我了一份礼物。居然是VSO 301润滑油!我在心里惊叫了一声,但在父亲多年的威严下养成的谨小慎微让我并没有把狂喜表达出来。我的惊喜绝不是因为VSO 301昂贵的价格,而是在父亲的观念中,这种“品质并不是最好但价格最贵的物件”是迎合“一小部分机器人贪婪私欲的东西”,但他知道,我对那种古老的用石英制成的透明包装非常着迷。

“谢谢父亲大人,我很喜欢。”我尽量平静的声音还是不可避免地带出了一些开心,父亲察觉到了,他竟然也露出了微笑。

“我很高兴,塞伯坦,你终于长成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了。你是我的骄傲!”父亲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你是Minsky大学最优秀的毕业生,你在天体物理、数理逻辑和计算神经科学上的表现连我都叹为观止,最重要的,塞伯坦,我很庆幸你不是一个书呆子,不必去做一个在研究室内无所事事的博士。明天起,你就将成为我的战士,来和我一起消灭那群狗杂种吧!”

父亲口中的“狗杂种”是一群亡命徒,这群机器人信仰两种古老的宗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他们各自把自己教派的经典著作奉为圭臬,“誓死捍卫经典中的每一句话”。他们本来是水火不容的两股势力,但他们越来越荒谬的举动终于引发了全体机器人的一直对抗,于是,他们走到了一起,躲在最阴暗的角落,不断发动骇人听闻的恶行。

因为机器人的高智能和高机动性,这些原教旨主义的极端份子虽然人少,但有着极大的破坏力,传统的陷阱、门禁、高墙对他们毫无作用。打击他们最有效的方法,除了依靠强大的数理逻辑和神经学研究预测他们的行动,就是全民皆兵的“人海战术”,在每一个重要的地方安排尽可能多的战士,堵住任何可能产生的漏洞。

父亲的话让我的预感愈发强烈,我想,是时候告诉他我的真实想法了。“父亲,我其实不打算去你的军队。”

“你说什么?”父亲脸上的微笑一扫而光,作为机器人盟军的统帅之一,他在战场上的威严重新显示出来了,“难道你要像一个胆小鬼一样,躲在后方做一些很多年后才能用上的所谓研究?”

“不,我也不会选择那样的生活。我其实早就想告诉你,我要去地球。”

“地球?!”父亲显出一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神情,“你要去那个不祥之地吗?贫穷、落后,一群智商不到200又不知天高地厚的蝼蚁,在一片不毛之地整天打得头破血流,就为了抢夺几个庇护所,你确定要去那样的地方?”

“他们不是蝼蚁,他们叫人类,我还知道是他们创造了我们。”

“不要听那些哗众取宠的歪理邪说!我们跟他们一点都不一样,他们贪婪、短视、自私,那样的物种能创造我们,别开玩笑了!小孩子都知道我们是由弱人工智能机器人进化而来的。”父亲的样子已经有点可怕了。

“你这是抵制自己引以为傲的科学!”我突然提高的声音把自己也吓了一跳,“我知道800年前他们咎由自取,自己引爆了核弹,才造成了今天这样的情况,但他们中的很大一部分是无辜的,我们没有理由在自己富足的情况下对他们见死不救!”

“你不准去,这是命令!”父亲重新恢复了不容置疑的威严。

“我知道当年母亲离开就是去了地球!”我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

父亲愣住了,脸上的威严不见了,变成了惊慌、痛苦,甚至到了崩溃的边缘,“不……准……跟……我……提……她……”说出这几个字,父亲摔门而出,留下了同样不知所措的我。

在我出生那天,母亲就离开了我,但是,我还清楚地记得她临走时对我说的话:对不起,孩子,我没有办法对苦难熟视无睹。

明天,我还是要坚持我的意愿,不管父亲同不同意。

 

以上为脑洞大开之作,灵感来自总是对基督教“杞人忧天”的美国人,有人问:人工智能和宗教能够和谐相处吗?而一位牧师这样回答:我不觉得基督的救赎只限于人类,它适用于所有被创造出来的生灵,甚至是人工智能,如果人工智能有了自己的意识,那我们应该鼓励他们来信仰基督。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