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编辑室】我是第二种人

今天刚过8点半,我就下班了。对于一个互联网运营来说,这么早就下班简直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看电影去。我很快决定,不能浪费这从天而降的宝贵时间。进入互联网圈子前,我几乎不会放过任何热映的电影,不过现在,电影和我几乎是形同陌路的关系。

看了下正在上映的电影:

dianying

“看电影前我希望把自己变成一个白痴,任何有关的简介都不看。”我的一个朋友说过这样的话,我也是这样的人,所以我俩成了朋友。

扫了一眼电影的名字和评分,也不难决定,就看《我是路人甲》了。评分7+,国产电影,看样子是个喜剧,对明天还要上班的我来说,再适合不过了。

看完后发现,《我是路人甲》不是我喜欢的片子,也不是个纯正的喜剧。电影讲的是梦想成为明星的横店群众演员的故事,他们叫自己“横漂”。电影的主角真的是几位“横漂”,所以和专业演员比起来,他们长得不帅,表演稚嫩,兼具国产电影特有的大段生硬台词。这样的电影,有个固定的评价句式,“这是一部诚意满满的电影,但是……”

不过,作为一个非常主(任)观(性)的人,我非常喜欢电影里的一个片段:年长的香港导演给群众演员讲戏,按理说这当然不需要他亲自来做,无奈一位第一次得到台词机会的群众演员总也记不住台词,导演亲自上阵,一口流利的“港普”,反复演示、鼓励,一遍一遍重拍,当然最后需要决断时这位导演也当机立断,换掉了这位演员,还把负责选角的负责人一并换掉。恩威并济、杀伐决断的样子,很像一位优秀的创业公司CEO。

我想知道这个饰演“导演”的演员是谁。用搜索引擎查起来倒也不难,早有人回答,电影里的“导演”正是电影的导演尔冬升。不禁哑然失笑,为自己的孤陋寡闻。

一番折腾后已过了11点半,按照惯例关电脑、洗漱、上床,躺了许久却发现毫无睡意,手机上的新闻已经被我刷到了6月份,心里的惴惴不安却越发明显。

是不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我开始拷问自己。找出失眠的原因,然后告诉自己那都不叫事儿,是我妈教我的方法。

工作?老妈?她?股票?我迅速梳理了一下,又一一否决。

从小就养成了“写完作业再去玩”的习惯,我不可能没有完成工作就去睡觉。

毕业后我是一个人跑到了离家上千公里外的城市工作,不过老妈心态倒挺好,上班、跳舞、去公园听大爷大妈唱戏……我们俩想起给彼此打电话的频率差不多。昨天倒是主动给我打了电话,结果是要我帮忙买染头发的药水,“我听说网上便宜,盒子照片发你了,你帮我看看我去跳舞了啊。”

她?大大咧、没心没肺的,真有事儿早就沉不住气给我电话了。

股票这两天倒是跌得挺惨的,不过,我也没买呀。

那就应该没什么大事了,看了下手机,快2点了,还是毫无睡意。我开始忍不住把白天发生的事一件件回放了一遍:上午在看新闻,动画电影《汽车人总动员》的导演跟媒体说,“说我抄袭的都是新时代的汉奸”,心里默默给他树了个中指;南京准备用动物预测地震,挺喜感的;网络安全法草案公布了,据说发生重大突发事件时可以断网……然后下班早去看了电影,喜欢上了尔冬升导演,虽然之前不认识。

对了!我想到了!我立刻起身,打开电脑,找到最后关闭的页面,给“在《我是路人甲》中客串的大牌都有谁?”这个问题下的问答郑重地点了个赞,并加了句评论,“非常感谢”。

看了下表,02:33,我终于沉沉睡去。

我很庆幸,即使是做一个伸手党时,自己也是第二种人。

 

题图来自:Shutterstock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