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编辑室】一周科技语文:“我们要给新公司起个名字”,“那我们看下字母表吧”

天津,一座没有新闻的城市?

这是一篇2012年的文章的标题,评论蓟县大火中天津媒体的缺位。昨天深夜,天津滨海新区天津港瑞海公司所属危险品仓库发生爆炸,这篇文章又被重新提起。因为爆炸发生后很久,作为地方卫视的天津台仍然在播放电视剧,在社交网络上引发了网友的强烈不满。

不过,虎嗅网在《天津真的是一座没有新闻的城市吗?》的文章中对这一现象进行了辩解,

没有在天津长时间生活工作过,就无法理解这个城市。不在天津从事媒体行业,也无法理解业内人的苦衷。让天津背上“一座没有新闻的城市”这个黑锅,显然并不公平。要知道,天津的媒体人可是肩负着要“服务大局”、“做好新形势下新闻舆论”的工作。

微博用户@SONGPAO 似乎是天津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他在微博对天津卫视一直播放电视电视剧的微博下评论

我们半夜出去了一百多记者,影像资料都给央视了,本地台在播现场,卫视在广电不批准的情况下不允许随时加播新闻。

在社交网络发展的今天,这些原本就不正常的规定显得更加诡异。

“我们要给新公司起个名字”,“那我们看下字母表吧”

拉里·佩奇走进一间办公室,说,“我们要给新公司起个名字”。

销售部的Bob说,“好的,那我们先看下字母表(alphabet)吧。”

佩奇:“太好了,就这个!”

来自Twitter用户@JonyIveParody

本周,Google突然宣布重组,成立一家叫做Alphabet的集团公司,Google成为Alphabet旗下的一个全资子公司。重组后的Google仍然掌管着原先Google的核心业务:搜索、广告、地图、YouTube、Android;Google X、Google Ventures、Google光纤等“未来”业务则被从Google独立出来。

佩奇在宣布重组的公开信中说,“随着时间推移,各家公司都会趋向安于守成墨守成规,只满足锦上添花。但在科技行业,革命性创意不断推动着下一个巨大增长领域,你需要(让自己)有点不安分,保持不与时代脱节。”

“年轻人的企业,是应该玩出来的,不必太过于去较真”

来自“90后创业者”余佳文,他在最新一期央视“开讲啦”节目中,与周鸿祎相遇,两人在碰撞中,他说出了这样的话。视频在这里:

余佳文多次登上央视的舞台,在他行事越来越乖张的过程中,不知道央视起了多大作用。这期节目里,撒贝宁就和得一手好稀泥。

“我觉得这个跟90后没有关系”,作为一个90后,我挺认同周鸿祎这句话的。

放蛇行动

这是香港警方对Uber司机钓鱼执法的行动代号

《南早中文网》报道,8月11日,香港警员扮成乘客召了5辆Uber豪华车,并以信用卡支付车资,之后以“非法载客取酬”将5名司机全部都逮捕。当晚,警方还搜查了Uber在中环皇后大道中的电脑控制中心,带走9部手提电脑。

南早中文还报道,Uber app是由港府投资推广署协助引入香港的,投资推广署还在网页上介绍Uber,服务推出之前,投资推广署还曾提供香港公共交通工具有关资料,以及进入香港市场的策略给Uber。目前,这些网页已经被删除。

“放蛇”行动的名字倒是跟某个历史事件很相似。看起来,香港也存在保守势力和革新的力量。

刘强东与奶茶妹妹婚前婚后的财富结

来自《21世纪经济报道》,原题是《详解刘强东与奶茶妹婚前婚后“财富结”》。

8月7日,京东发布了第二季度财报,财报披露,根据一项薪酬计划,刘强东在10年内,每年基本工资为1元,且没有现金奖励。不过,财报也公布了一项股权激励计划,刘强东已被授予2600万股普通A股期权。

将个人财富与公司命运捆绑在一起,只领取象征性的工资,在科技行业是一种很常见的做法。马斯克、扎克伯格、拉里·佩奇、乔布斯都有过这样的先例,偏偏就有好事的,把刘强东的薪酬计划和“奶茶妹妹”扯到了一起:

liuqiangdong

而且这个说法传播广泛,甚至被当成“新婚姻法普法教材”。

为了捕捉热点,作为一家商业媒体,《21世纪经济报道》煞有介事地请来专业律师,分析这种说法,最后结论是,“刘强东已有的京东股份只要有配股、增值和分红等收益,奶茶妹通通都有份。”

围观了整个过程的我表示,别人新婚燕尔,卿卿我我,你们在这里算人家离婚后财产怎么分,这简直是我见过的最无聊的分析。

 

段子:

PM姐姐又双叒叕改主意了… 幸亏我有先见之明根本就没开始写( ——Twitter. 恶犬师傅

《创业维艰》真是本好书,相比之下《从零到一》实在是太理想化了。<从零到一>像是孙悟空教普通人使金箍棒一般,你看看左三圈右三圈的套路打出来多么轻巧自然;可是大圣,我们根本没有那神力挪动神针铁啊。——Twitter. xone

觉得现在越来越像霍金了。。每天窝在椅子或床上,歪着脖子,呆滞的望着前面,然后偶尔用一下手指。 ——Twitter. Liar_2012

厚着脸皮找人要了 AI 破解版的安装包,还挺不好意思的,然后发现破解版的 read me 里写了一句 Why join the navy if you can be a pirate?  ——Twitter. Sabrina

现在心情不好压力大的时候,我会安装一个360安全卫士,然后再把它马上卸载掉。它会跪下来求我几十次,我一次次无情地抽它的脸,再把它卸得干干净净。它还会动用一些小心思,比如卸载界面上,“卸载”是个特别小的文字链,而应该是按钮的地方是个特别大的清理内存。感觉像个暴君在屠杀奸佞,爽极了。——豆瓣. 囧叔

在网上遇到傻X,有时候光是看到了对方真相,就有一种【大仇已报】的美妙感。 ——豆瓣. 雨天女士藍調

yang

客观黑。 ——豆瓣. 张小电砰的一声

康夏卖书,修源造车,鲸书纸贵。 ——豆瓣. cress

用Emoji来表达新Google:

Alphabet =
? Google
? Calico
? Fiber
? Ventures
? Nest
x ?

Google =
? Search
? YouTube
? Android
? Maps
? Ads

——Twitter. Addy Osmani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