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机的第三阶段——人工智能

回溯整个计算机的发展历史。第一阶段是制表,将数字输入,把表格打出来;第二个阶段是编程,把执行的方式教给计算机,计算机一遍遍地处理数据。但现在,世界已经往前发展,到了数字大爆炸的情况,人类已经产生了20ZB(1Z=10的21次方)的数据,并且到明年年底,将重新产生从原始社会到现在的所有数据,相当于两年时间要产生以往人类的所有数据,呈现指数级增长。

wy2

在这种情况下,数据不光是结构、非机构的,它还会是模糊的,这就到了第三个阶段,应该教会计算机理解世界、进行学习。三年前,以IBM创始人Thomas Watson命名的Watson机器人在电视节目《危险边缘》上展示了这种能力,在这场智力答题竞赛中,Watson打败了美国最杰出的两个冠军——一个是赢钱最多的、一个是赢的次数最多的,获得了100万美元的奖金。为了获得超人的答题能力,Watson需要理解很多的文献,要总结规律,甚至要理解人类的语言,不光是说记录的数据用表格关联起来,更多的是人类说的话、语音、文字、图像,甚至是情感和表达的方式,它都要理解。并且,不仅是英文,还有中文,还需要理解术语,比如医学方面的。

那么,人工智能究竟能够带来什么样的商业价值呢?在医学上有很多不可解的东西,癌症就是其中之一。纽约基因中心选择与IBM合作,通过计算机来学习大量文献,了解人类的基因组,推演癌症的进化过程,以及测算人类对药物的反应。另外,Watson还能理解股票的变化、资产的变化和经济的发展,能够给出建议,相当于给人类创建了一个大脑,这个大脑能够了解互联网上产生的大量数据,并且进行理解。不同于搜索引擎。不是输入一个关键词,它给你一大串的相关答案;它是把你的问题理解了,给你提出一个建议性的答案,并且展现给你为什么是这么推理出来的。

人工智能的尽头是什么,会是特斯拉创始人Elon Musk所说的“人工智能等于是在召唤恶魔”?IBM全球副总裁兼中国开发中心总经理王阳认为,这像是宗教争论一样,当科技取得突飞猛进的时候,总是让人感觉到害怕。在他看来,“工具本身是要看掌握在谁的手里干什么样的事情。火药的发明就是个典型案例,用枪把人杀了,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扔颗原子弹到别的国家,是好事,还是坏事?但是,如果没有火药技术,我们就不可能有隧道、铁路,不可能有桥梁。”

而对于Watson,IBM持着开放的态度,希望更多开发者来使用它,做出用户喜爱的应用。例如,Watson作为“厨师”,通晓世界的各种佳肴——美国的、法国的、日本的等各种各样的,只要你输入菜名,它就能输出菜谱。Watson在机器学习技术下具备了人脑理解事物的能力,但两者运行效率仍然差距巨大:大脑有100万亿个神经突触,1000亿个神经元,但能耗只有20瓦;Watson模拟人脑,需要150万个处理器和63亿个线程,能耗800万瓦,比人脑慢1500倍。

对于IBM与苹果在企业级业务上的合作?王阳认为,IBM和苹果是强强联手,IBM在企业方面很强,苹果在个人消费方面很强,终端能力很强。IBM在转型过程中,已经放弃终端方面的业务,而对另外一个部分,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云计算、高端的服务器、软件服务等等比较在行的。而对于企业客户来说,不光需要具备优秀的系统,还希望有终端,需要个人消费跟他们之间的互相连接,这个强强合作是非常重要的。根据苹果与IBM达成的协议,IBM将在全球范围内向企业客户出售配置有特定行业解决方案的iPhone和iPad设备。

未来,也不排除Watson与Siri进行合作的可能性,王阳认为,如果对社会、人类有进步,存在市场,IBM就会做。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