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斯坦福的争论:谁在终结互联网的自由与创新?

国际电信联盟(ITU)将于12月3日至14日在迪拜组织召开国际电信世界大会(WCIT),届时将会重新审订现行的国际电信规则ITRs),上一次针对ITRs的讨论已是1988年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的世界电话电报行政大会上。如果大会的一些提案被通过,业内人士认为它将会对国际互联网的业态产生根本性的影响。作为世界高科技技术创新和发展领跑者的硅谷坐不住了,日前在斯坦福发出担忧:这次大会是全球互联网自由与创新的终结者吗?

今年8月,ITU组织了一次公开咨询,对大会的草案向公众做了简单介绍——大会将讨论是否允许政府有权约束和限制互联网的信息传播,是否建立一个全球互联网通讯监管机构,是否建立信息传播者和接收者实名制,是否允许政府有权关掉互联网(如果认为它会干涉其国家内部事务或者带有敏感信息)等议题。而一个名为“WCITLeaks”的网站突然出现披露了更多的大会文件,并讽刺ITU行事不透明。一石激起千层浪,各种利益相关者跳出来指责和反对提案。

 

WCIT会是互联网的末日吗?

作为硅谷人才的摇篮和发展的核心驱动力,斯坦福大学自然也会被波及。前日在其法学院里展开了一场讨论,请来了三位重量级人物分享他们的看法:David  A. Gross,前美国国务院国际通信与信息政策专员,是小布什政府国际通信政策构建和传播的负责人;Larry Irving,前美国商务部高级顾问,是克林顿政府通信、互联网和电子商务政策的主要构建者;Patrick Ryan,Google法律顾问,同时也是科罗拉多大学互联网与电信政策副教授。

 

规范互联网的最好办法就是不要制定规则

Larry说他记得1998年为克林顿政府工作时,只有3个人在负责互联网相关法规的制定,他是其中一个。而当他2008年加入奥巴马团队时,发现已经有超过70个人在为此工作。这个数字的增长让他感到吃惊,同时也认为其实政府试图制定规则的速度,永远赶不上技术演化的惊人速度。1992年他为商务部工作的时候只有1百万人在使用互联网,而今天已经发展到22亿人。

1988年ITRs修订的时候互联网几乎还只是实验室里的对象,所以当时只是针对电报、电话等电信领域制定了规则。但是可以看到过去20年在没有所谓的规则的约束下,互联网的自由发展并没有损害到任何事情。如果强加一个国际规则,将会给许多想要在互联网行业发展的公司增加成本和障碍,进而让互联网技术倒退,让整个生态系统的进化速度减慢。

 

制定互联网国际规则将会阻碍创新

David说有一个共识是ITRs确实需要重新修订,毕竟上一次是发生在1988年,在这25年间世界已经发生了极大变化,ITRs的一些内容早已不适用。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需要在ITRs里加入对互联网的干涉。如果提案通过,他完全可以预见未来将会一团糟,尤其是对于各国政府。

 

Google抵制对互联网开放与自由造成威胁的行为

Patrick Ryan说Google这些年的良好发展正是得益于互联网的开放与包容,Google的工程师们有信心让互联网发展得更好。对于大众而言,自由开放的互联网也是自由表达的最好平台。上周谷歌搞了个网上活动,叫做“行动起来”(‘Take Action’),鼓励访问该网站的人签名支持“自由开放的互联网”,反对ITU为互联网的未来擅做决定。

去年冬天,Google以同样方式击败了美国打击互联网盗版行为的立法提案。

 

一些不同声音:

 

——互联网公司与电信运营商的博弈

事实上,对于互联网的相关提案还不止那些。欧洲电信网络运营商协会(ETNOA)就建议,允许网络运营商对使用大量带宽提供内容的互联网企业收取费用(“Sender Pays”)。

这也是Larry提到互联网公司的成本会增加的原因。提案者认为,像Google,Facebook这样提供基于web的服务的互联网公司在过去得到了巨大发展,但他们在自己获利的同时并没有为给他们提供了通讯基础设施的电信公司带来更多的好处。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铺设基础设施需要庞大的费用,而互联网公司只知道坐享其成。但互联网公司会认为,电信运营商已经收取了用户的流量资费,并且如果没有互联网公司为用户提供内容和服务,电信运营商连用户的流量资费也收不到。

 

——美国与世界的博弈

不得不说,美国是互联网发展最大的获益者,甚至就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世界最有实力的互联网公司基本都在它的地盘内,谁不眼红它?所以可以说很多提案就是冲着美国来的。

从美国国务院的表态文件中发现个有意思的事情,里面专门提到了几个在国际电信联盟和全球互联网发展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的国际组织,美国强调说它们参与了整个全球互联网的设计和运作,正是因为它们的开放与包容才造就了互联网的成功,所以它们才应该是在ITRs修订问题上最有发言权的。

 

前美国国务院国际通信与信息政策专员David Gross告诉我:他很高兴看到这几年中国在互联网领域的高速发展,让对中国感兴趣的外国人更容易了解到中国的变化和强大。他提到说,他接触到的中国政府领导层都非常重视技术的发展和创新,甚至是很在行技术,世界上其实有很多国家并没有真正懂得技术的实质和重要性。

曾多次作为美国政府首席谈判代表率领美国代表团参加世界性大会的他说,这次的WCIT会是一场艰难的谈判。他将于本周五出发去迪拜,PingWest将持续关注。

 

订阅更多文章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