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我们需要的不是一枚智能手表,而是…

Family-of-3-Pebbles

智能手表领域虽发展时间不长,却也有了不少新生儿,三星的Glaxy Gear、索尼的SmartWatch 2,高通不甘寂寞也发布了“高端”版智能表Toq。还有尚未出娘胎便被万众期待的iWatch与最近暴光参数的Google手表,这些设备并不仅仅是科技公司们拓宽产品线的棋子,它们被广泛地寄予继智能手机后的另一爆发性增长点。从一二级资本市场上可穿戴设备的融资及炒作热情可见一斑。

可是结果大家也看到了。

先不论土曼T-Fire、果壳电子这类连续跳票基本功不达标被消费者负分剔除的产品,成熟的电子设备厂商如三星、索尼,一年过去,产品迭代两轮,但实际在我们身边出现的智能手表并没有多少。

不看好智能手表的言论想必大家也有所听闻,诸如小尺寸里无法完成应用所需的基本操作、过于厚重佩戴不舒适、续航能力弱、专门适配的应用少且工作不稳定。实际上——市面上已成功的产品已经在不同程度上解决以上问题:三星为智能手表定制专有应用,并与同时搭配销售的Galaxy Note 3做了顺畅的适配、Pebble使用低分辨率的黑白LCD屏以提高续航,充电方便,重量也控制在合理范围。

有努力便应该有回报,Pebble在Kickerstar上拿到1030万美元的起步资金后顺利获得Charles River Ventures领投的1500万美元A轮融资,Galaxy Gear在2013年下半年也拿下了54%的市场份额,一向有工业设计优势的索尼也拿到了19%的市场份额。

Gear4_16x9_992

可是这并不足够,因为同期智能手表的出货量只有160万副。虽说要达到2014年800万的出货量属合理乐观,但从这半年来用户的反馈来看,要追上智能手机10亿的年出货量,似乎不仅仅是时间造成的差距。

是的,智能手表可以在上面看日历看天气,短信提示等基本功能,但如果要同时在上面回邮件、发微博、上Facebook甚至玩游戏,显然你的屏幕与电池都不允许,而手机作为基本的通讯工具,其不可替代性也无需说服那些从前无佩戴手表习惯的群体带多附加一枚电子设备。

种种迹象表明,或许我们需要的,并不是一枚智能手表。

Fitbit智能手环的成功,源于其对运动健康群体追踪自身数据的迫切需求,其第二代里“顺带”加上的时钟也依然服务于第一需求。

但市面已存的智能手表厂商,几乎清一色地基于Android系统改造,也就是说它们的发展依然依存于Android生态的支持,这些厂商依然寄望于把现有移动端服务通过改造在智能手表中实现出来。于是上文提及的“不实用”瓶颈便出现了。

如果智能手表只是凭空“创造”出来的需求,那么什么样的产品才是用户想要的?答案有时会出乎人们意料——一枚尺寸稍小的智能手机。

Neptune Pine是一个很有趣的例子,这枚有传呼机大小的智能手表,被市场称作“披着智能手表外表的智能机”最近名声颇大。Neptune Pine由19岁的少年Simon创造,Kickstater平台上,以八倍于初始目标的筹资金额完成首轮筹资。但2.4寸320×320 TFT屏幕、1.2GHz Snapdragon S4处理器、512MB内存、micro-SIM卡插槽、500万VGA解析度的摄像头等种种迹象表明,这是一款缩小版的智能手机。

5225df254c659da04c38855031192d72_large

从官方介绍的视频上看,用户可顺畅地在虚拟QWERTY屏幕上回复邮件,16G的存储空间也于目前主流的智能手机并无二致——实际上它是一款可以独立于智能手机运行的手表。同时,Neptune Pine可以随时像传呼机般拆下,绑在头上当GoPro用的功能再次证明了它只是一款绑在手上的智能手机。

至此,用户反馈也逐渐有了脉络,有运动健康需求的用户愿意戴上一块如Fitbit般轻薄简约的追踪器,有户外需求或对便携性更高的用户会选择Neptune Pine这类重型武器,至于又要轻薄便携又要智能续航的用户,想想你去年买的智能手表放哪了?

题图来源:Kickstarter

订阅更多文章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