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旧作移植到移动端,会是页游公司的好生意吗?

手机游戏市场毫无疑问在疯狂扩张,不少新公司和小团队都已经因为一两款产品而爆红,曾经客户端游戏和网页游戏时代的佼佼者们又是如何应对的?

端游巨头在手游上的决心其实已经表得够多,网易虽然还岿然不动,但盛大和完美已经高调投入。那么页游公司呢?相比端游公司艰难转型,他们似乎找到了一条捷径,那就是把自己的成功作品优化后,迁移到移动端上来。这样不仅大幅节约了成本和时间,更关键的是可以利用原有品牌快速吸引用户。

胡莱游戏就是如此。此前依靠和腾讯的紧密合作,他们的《胡莱三国》在PC上获得了成功,随后便把这款游戏移植到了iOS上。但它后来有的移植作品如《傲视天地》等却成绩不佳。不过最近他们又有了一个大动作:要和第七大道合作,把目前月流水已经过亿的热门页游《神曲》移植到移动平台上来。

把热门页游移植到手游上,这真的是门好生意吗?最近,我们和胡莱游戏的总裁黄建聊了聊。

PingWest:《胡莱三国》作为胡莱最成功的从页游移植到手游的产品,看上去像是没有针对移动端做太多单独的优化?

黄建:《胡莱三国》有一个比较强大的页游用户群,所以手机游戏的设计不可能和页游差别很大,不然玩过PC页游的用户就会觉得这不是同一款游戏,丧失玩下去的动力。对从PC迁到手机端的游戏,为了原来页游的用户可以顺利接受,我们不可能有太大的调整,我们不能让在PC上玩过的用户以为这是一款不同的游戏。

但是《神曲》就不同,我们这次做了两个版本,一个版本和页游一样, 一个则完全不同,只是用它的IP开发的手机版。

PingWest:如果要体验一致的话,为什么不打通PC和手机上用户的账号资料呢?

黄建:一方面是不需要打通,PC上的游戏本来就有一个分服的玩法,用户在本身过程中会换服玩很多次,所以这不会影响。另外,打通不是技术上的问题,而是商业上的问题,是运营方和发行方的问题。《胡莱三国》在PC上是腾讯独家的,手机上是我们自己做的,如果打通腾讯不会同意,会认为自己的用户为什么要导到你的手机上。《神曲》也一样,如果手机打通了,所有PC上的联运方都会抗议,PC用户也可能会流失到手机上。我相信包括之后大部分的页游迁移应该也会这样。

PingWest:但《萌江湖》(手游)和它原来的页游玩法完全就不一样。

黄建:它在PC和移动端的玩法完全不一样,只是套用了原来的美术设计而已,所以它不算是PC移植产品,而是手游产品。我们对页游到手游的基本理解是,我们认为一定要保持页游基本的玩法,把它的核心特点表现出来,不然还不如重新做一个。

PingWest:移植过程中,发现PC端和手机端最大的不同是?

黄建:本质上没什么不同,但是要配合手机的特点调整,比如要考虑怎么样把安装包做的尽可能小,怎么样把产品适配做的尽可能多,还有流量问题,和开发一款独立手机游戏没有太大不同。

手游很多类型,比如《忘仙》,RPG类别的,它和PC端的区别在于数值和玩法上的调整。整个游戏的特点和PC上的没太大差别,这类游戏是可以做移植的。

从玩法上来说,手游更多地强调碎片时间,较少地强调长时间在线,比如PC上一个副本需要30分钟,手机可能就得拆成6个副本,一个副本5分钟,这样用户就不需要长时间在线。

PingWest:移植游戏的开发成本对比独立自研手机游戏如何?

黄建:这也是我们始终没有只做独立手游产品、同时在做页游移植开发的原因。页游成熟产品的移植,投入和成本都会低很多,时间上也是,和页游相类似的RPG的产品,我们都是以移植为主,而我们做独立开发的手游都是针对手机特点开发的。

事实上,如果都是完全独立开发,页游和手游的成本其实已经差不多了,但是移植成本只接近独立开发的三分之一。

PingWest:这种移植产品从页游导过去的用户多吗?

黄建:《胡莱三国》的用户,大概有三分之一的人是玩过PC版的,所以导过去的人还是挺多的。

PingWest:那你们会选择什么样的产品进行移植?

黄建:胡莱是一半一半,一半的产品移植,一半的产品自研。自研的目前还没推出来。不一定是什么类型的产品更适合移植,但首先必须要在PC上非常成功,才会考虑。

PingWest:《胡莱三国》在PC上是腾讯很好的合作伙伴,那么在移动端和微信、手Q有合作计划吗?

黄建:我们会继续和腾讯合作的,腾讯还是我们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我们的计划是根据腾讯目前手机上的策略来走。我们有产品计划和他们合作,但是推出时间还不确定。基本上是以重度网游为主。

PingWest:《胡莱三国》为什么那么注重iOS,而忽略Android?

黄建:这款游戏在Android上没怎么做。公司当时整体是突破页游市场,而不是重点攻手游,所以在整个2012年的时间,手游的投入并不够,在今年页游有明显进步的情况下,我们才把目光放到手游上。《胡莱三国》是PC上一个有品牌的产品,所以我们优先做了iOS。我们的其他产品会以Android优先,因为iOS推广的难度比Android更大,也更需要品牌的力度,而Android就是十几家需要做的渠道,几家大的,就和页游的联运很类似,所以我们也会靠渠道做联运的方法来做。

PingWest:《神曲》的进展怎么样?为什么第七大道不自己做而要交给你们开发呢?

黄建:《神曲》手游版九月初会正式上线。其实当时第七大道想做,但最终没有自己做的原因,据闻是开发中遇到了一些问题和挑战,所以想找合作伙伴来做手机上的开发商。我们的移植经验比较丰富,也有一个成熟的手游引擎,所以他们找了我们合作。

PingWest:现在胡莱自研的移动游戏有哪些?

黄建:独立开发的手机游戏都是针对手机类型的,和RPG不一样。卡牌做的不多,这不是我们的优势。但是都是重联网的产品。

PingWest:刚刚提到的都是以RPG游戏为主,但胡莱是以社交游戏起家,为什么没有社交游戏的移植和开发计划?

黄建:社交游戏是我们的本行,我们会在PC和手机上不断有新产品出来,但是社交是不是适合手机,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能不能获得成功,我们也不确定。主要还是重度游戏。

重度游戏的收费能力强,即使难推,只要游戏做的还可以,自己买广告也基本可以赚钱或回收成本,不完全依赖于平台的力量。我们自己有一款重度RPG在外面做测试的时候,发现靠自己开服,回报的利润也很高。

但社交游戏你可能靠广告的话是收不回成本的。它会更依赖于平台,需要平台给更高的推广资源。而平台愿意推社交游戏,不是看重它能提供收入,而是它能导入用户、提高用户活跃度,所以现在还不好说。

现在也有平台推轻度游戏,但是你做出轻度游戏平台也不一定会推你,而它更依赖于平台的推广资源,所以我们把资源更多的放在重度游戏上。

PingWest:你们页游和手游的收入现在对比如何?

黄建:从整体市场上说,页游还是比手游大两到三倍,我们公司的比例更高一点,80%的收入来自PC端。手游的增长速度会明显快于页游,但是手游增长到多少会遇到天花板或者说进入稳定状态,我们也不确定,它的市场应该是和页游一样大的。

现在收入的重心还是在页游上,但是我们手游的研发和页游已经差不多了。

PingWest:现在热钱都涌入手游市场,有没有资本找过你们?

黄建:找是找过,但是我们也不考虑整体出售,也没有认真去谈过。资本市场关注是件好事,但对于我们没有直接的关系。

这个行业的特点是,手游比页游的蓝海期已经短了很多,发展到现在已经是红海和血海了。但是其实游戏行业一直就是红海,因为它进入门槛比较低,离钱也很近,所以在游戏行业就要做好在红海或者血海中竞争的准备。

我们在页游上的成功,在渠道和研发的支持技术的积累上有优势,但归根到底是产品好坏。几个人的小团队也可能做出好产品。

而且游戏没有特别强的竞争概念,都不是你死我活,更多是自己和自己拼,是产品的竞争。好产品能解决一切问题,竞争对手再多对你来说没有区别,只要你能做出好产品,就有机会。其实它有点像电影行业,你看华谊和光线,实际上还是看谁能拍出好片子。

PingWest:产品虽然重要,但是手游里渠道也拥有太大的话语权。

黄建:其实渠道的思维很简单,它只会推最好的产品。同样给个广告位,推A游戏有10万,推B游戏有20万,那它肯定给收入高的产品。

PingWest:现在胡莱的几款游戏表现怎么样?

黄建:PC上有两款月收入几千万流水的产品,有5款以上几百万的产品,而手游都是百万级别。《胡莱三国》手机版是2011年9月份上的产品,现在已经到了生命周期的后期,它的高峰期月流水接近1千万,现在大概几百万。

PingWest:在海外市场发展得怎么样?

黄建:我们原来在越南、台湾都有产品,都是页游,但目前还是以国内为主。《神曲》将会是我们第一款国际化的手游。《胡莱三国》手机版此前在海外,比如韩国也做过,那时市场还比较初期,所以收入还不错,基本上没花什么广告费。但现在竞争就激烈很多了,本地的产品和中国出去的产品都多很多,如果再做就需要更大的投入。我们一步一步走,如果某个产品比较成功的话,我们会考虑在海外做。

PingWest:今年还有会其他的移植或者新产品计划吗?

黄建:我们还有一款页游会移植,先做Android,近期就会出来,还有两款自研产品在开发,估计年内会有四五款产品。《神曲》会采取和第七大道分成的方式。(期望它能达到什么样的收入水平?)我们做出来再说吧,但是月收入希望能过千万。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