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正在更公平地对待特权、骚扰和抄袭,但封杀谁还是它说了算 

1. 很多朋友问我,能不能让自己的微信好友超过 5000 人,我说这个没有可能,因为系统里面就没有超过 5000 人的号。

2. 有一些朋友会跟我提需求,能不能给我们开一个白名单,把微信红包的金额提高一下,我想给别人发 800 块的红包。开一个白名单对我们来说是举手之劳,我们确实开过这样的白名单,但是前不久我们把它关闭了,因为这只会在用户里面造成一种攀比,造成一种不均衡,不是我们倡导的微信文化。

3. 腾讯微博曾经有一个微信公众号,可以推送用户关注的人发的新内容。后来,腾讯微博实际上停止运营了,我说那就停掉这个号吧,然后同事一查,这个号有1亿粉丝,这是个非常惊人的量,但我觉得这没有商量,微博没有新内容,它还在推送就是对用户的骚扰,当天就停掉了。

——张小龙于2016微信公开课Pro版

 

经历了“点击链接会被盗号”的谣言,你可能对“微信公开课Pro版”这个词有所耳闻了。这是个什么东西?知名网络作家和菜头有个很接地气的解释:

不是有一堆人在微信上写文章、开微店、弄服务号吗?微信团队每年召开一次公开课,给大家讲讲如何搞公众号,让搞得好的上台分享下经验,然后顺道宣传一下未来一年的新功能。

昨天是2016年的微信公开课Pro版,张小龙意外地出现在了会场,据说,这也是他第一次公开演讲。当然,作为微信之父,除了公众号,他讲的更多的是微信的整体发展思路。

如果你关注过2014年的微信公开课Pro版,会发现张小龙的讲话似曾相识:微信把用户价值放在第一位;鼓励有价值的服务和创造;严格控制诱导、欺骗、有版权问题的内容的传播。这一切都是围绕“价值”展开:即以微信的价值观判断什么是对用户有价值的东西。

这次,张小龙用整场演讲诠释了什么是微信的价值观:

第一,一切以用户价值为依归。竭力保持系统的纯净,非常审慎地对待来自外部和腾讯内部的合作,绝不允许骚扰用户。

第二,让创造体现价值。例如原创文章会获得比例更高的广告分成。

第三,让用户用完即走。张小龙希望用户能够合理的用微信,除了微信还有生活。即只是把微信当成高效完成目的的工具,而不是一直沉迷其中。

第四,让商业化存在于无形之中。朋友圈广告上线一年,仍有很多用户期待看到广告,这是张小龙骄傲的地方。而在他看来,Banner广告和启动页广告是“很低级的广告”。

张小龙说,只要是有创造性,有价值的东西,就不用担心被微信封杀。不过,和以往一样,微信仍然不愿意给出一个清晰明确的规则。张小龙的理由是,微信会不断变化,公众平台也在不断变化,而规则也是不断变化的。

从微信一贯以来的做法来看,这不是一句敷衍:集赞送礼物、转发后查看结果、弹窗提示分享到朋友圈、不转不是中国人……甚至是最近出现的借助给公众号文章打赏露出头像打广告,都被微信不断推出的具体规则或功能更新“干掉”了。

zanshang

微信很快做出反映,公众号运营者可以在后台隐藏打赏者头像

微信对原创内容的保护机制也是在不断发展中逐渐完善的:添加原创标签、增加赞赏功能、对抄袭的处罚,虽然没有人知道具体规则是什么,但微信表示规则一直都在不断完善。今年,微信增加了对图片的原创保护,不久的将来,还会增加对原创视频、语音的保护。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微信的原创保护机制的确是国内互联网平台的佼佼者。微信还分享了2015年知识产权保护白皮书:

2014年 第四季度至 2015年 第三季度,微信收到针对微信公众帐号的投诉超过 2.2 万件,其中涉及知识产权的投诉超过 1.3 万件,知识产权投诉占比达到 60%;

原创声明功能上线的第一个月,全篇转载原创文章且被标注来源的文章数即突破 22 万,最高的月份(2015年7月)这一数值更是逼近 80 万;

2015年2月 至 2015年11月 十个月间,共有约 515 万篇文章系利用原创声明功能进行转载传播。

这是一个看起来有点矛盾的事实:微信的规则一直不透明,但它确实如承诺的一样,做到了简单、纯粹、不骚扰用户;同时,它还在卓有成效地致力于保护原创内容。

当然,不透明的规则必然会遭遇质疑。Uber曾多次从微信公众平台“消失”,多次遭遇“利益相关”指责后,腾讯CEO马化腾甚至亲自回应,封杀Uber的原因是后者“营销过度”,而微信还将很快封杀滴滴出行的红包(但目前我还能每天都在朋友圈中看到滴滴红包)。

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淘宝是另外的例子,对于这些,微信都有不同的理由,版权、对方先封杀,或者是说不清的原因。而更容易引发质疑的是,腾讯总是有和被封杀的应用形成直接竞争的产品。

在面对外部诱惑,尤其是来自腾讯内部的合作请求时,张小龙的微信保持了难得的克制,但是在某些影响腾讯大战略的服务时,微信似乎没能“独善其身”。

一个题外话,张小龙还透露了微信公众平台的下一个计划:应用号,和目前的订阅号、服务号并列。概括来说,一个应用号就是一个轻量级的app。例如,针对订票、订酒店这类低频但非常必要的需求,可以设置应用号,和目前的服务号不同,应用号不再向用户推送消息,而是像app一样“静静地躺在那里”,当用户需要时直接去打开使用。

这显示了微信更大的野心,同时也需要更开放的机制。而在面对开发者时,或许微信应该更加明确地告诉他们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能做。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