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 VS 微信:开放与封闭,国王与诸侯之争

苹果开创了一个帝国,但不是从iPhone开始的,而是从App Store开始的。

2008年7月11日,搭载iOS 2.0.1的iPhone 3G发布,这是iPhone系列的第二代产品。从这时起,iPhone才第一次真正的被认可为“智能手机”。

在此之前,虽然iPhone有着惊艳的外表、沾手的触控、精致的UI,但不过是个不能装程序的傻瓜机。在“圈子”里,要被更为高冷(已经快有1%趋势)的Windwos Mobile党鄙视。在圈子外,要被能下载各种Java小游戏的塞班党鄙视。

App Store是iPhone的灵魂,是苹果躺着赚钱的果的命根,是阶级革命的工具。

有人要动App Store,苹果只能把它关入大牢,哪怕这个产品的用户量比全中国的iPhone用户都要多。

这个产品就是微信,2017年4月19日的晚上17:00,公众号赞赏这个上线两年之久的功能被苹果胁迫关闭。苹果说:要么给我抽30%,要么下架。

微信选择戴着镣铐跳舞,既不下架,也不分成,而是关闭了iOS的赞赏功能。

 

应用商店:苹果的分封制

可能只有在微信被苹果胁迫下架公众号赞赏的这个夜晚,如今的自媒体,曾经的Blogger才会回想起2008年以前那个原始社会的美好。

那个时候开发手机App是没有规范、没有审查、没有强制抽成的,你可以做任何你想要的功能,把它做成任何你想要的样子,就像是你打开Visual Studio写出一个Windows程序一样。

你可以把编译后的程序打成一个安装包以光盘、软盘、互联网等任何一种方式传播,用户可以有无数种方法获取到你的App,然后传输到手机里安装……就可以运行了。

你甚至可以用光盘或优盘线下卖你的手机应用,你可以定价5000一份,你可以像制作PC病毒那样简单的写出一个死循环干掉一个智能手机。那时候,App还不叫App,叫手机程序。

因为App这个词,还是App Store带火起来的。

2007年1月,第一代iPhone的发布,其实并没有引起当时主流开发者太大的关心——一个远在美国的手机发布,它尽管好看,但甚至连手机程序都不能运行,只能运行特定的由苹果公司自行开发的程序。

iphone3g-review5-4

iPhone 3G上的App Store

后来,苹果发布了iOS的SDK和App Store,要求开发者使用“苹果的语言”编写App,遵照“苹果的规范”进行开发,否则就“拒绝上架”。他们又开始了长达数年的战争,这场战争围绕两种关键技术展开——

  • Flash:Adobe公司推出的可以基于网页发布的运行层,它的特点是拥有较强的交互性和优秀的动画,针对开发端的特点是一次编写可在不同平台运行。
  • Java:一种当时的“主流”手机系统塞班和Windows Mobile都支持的语言,可以通过模拟器的形式实现一次编译处处运行,大大节省了开发者的成本。

开发者举着自由开放的旗号,为这两种技术争辩的主要原因很简单。举一个例子:如果你开发一款游戏,使用Flash或Java开发,那么只要进行一次开发,就可以在多个手机平台上进行发布。而如果用苹果规定的Object-C开发,那么就要单独为苹果进行一次开发。

一家公司,如果只有有限的开发人员,那么就只能做出取舍:要么首发苹果市场,要么首发其它份额。

所以开发者对苹果“封闭”的嘲笑,就像是驾驶了一辈子马车的车夫第一次见到只能在轨道上跑的蒸汽机车一样,是一种本能。

但蒸汽机之所以能引发工业革命,就是因为它牺牲了马的自由,取而代之用铁轨提升速度和动力。而当开发者逐渐尝到了App Store能给他们带来的甜头时,Flash和Java也就被彻底扔到了脑后。(当然,Android还是用Java的,只是和塞班那个时代的意义不太一样)

从本质上,SDK和App Store的模式又和分封制很像——普天之下皆为王土,本质上iOS的市场所有需求都是属于苹果的。你之所以能在这个平台上赚钱是苹果借你的手去管理土地。当苹果不高兴的时候,随时有权利收回你的封地。

它并不是没有这么做过,有多少创业公司都死在了iOS更新时把他们的功能集成进了系统。

 

封闭与开放,天子与诸侯

在2009年,iPhone 3GS发布的那一年,人们热衷的一个话题:未来的互联网是开放的还是封闭的。

现在看,这个问题似乎早有了答案,只是许多人并不愿意去承认。

在当时,互联网上还洋溢着绝对自由主义的气氛。网民默认,只要连上互联网,就应该可以获得一切已经存在于网上的信息,而这个入口就是搜索引擎。

你可以在搜索引擎里搜到任何东西,而不会受到搜索引擎的干扰。没有任何一个网站会主动将自己与搜索引擎或网络黄页上屏蔽。

Sitemap和RSS在此之前的时代扮演了重要的作用,这两个技术现在已经被越来越多的公司抛弃,它们本质上是一种更为清晰的数据接口,方便其他的网站去抓取你的站点内容。

d7b1825532ef4c02bd82501570670f6020161208191400

RSS协议的发明者之一亚伦‧斯沃茨,因坚信网络是开放且自由的,在攻破一份论文库并免费开放之后被警方逮捕,最终于2013年自缢身亡享年26岁

生于95后,现在刚进入互联网行业的人,可能很难理解那时的工程师想的竟然是如何让别人抓取自己的数据。

“数据是资产呀!怎么能轻易的给别人!”

在那个时代,也有两家公司这么想,一家是Facebook,另一家就是苹果。2008年09月11日,新浪科技的一篇报道中形容:

Facebook开创了“拒绝搜索引擎”的成功模式,Facebook首页几乎是空白页,所有内容都需要登录访问,因此几乎不能被搜索引擎的‘爬虫’抓取,不能依靠搜索引擎的流量。

但那时这才是异端,所有人都对这种封闭的态度颇具微词。

商业化于上世纪90年代的互联网,完美继承了美国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朋克精神中强调反抗与独立的部分,你可以很轻易的从最近几年才在中国流行的《失控》里读到这一点。一个不被权威控制的、去中心的、连接一切的虚拟实体,才是早期互联网人所坚信的未来。

类似Facebook这样的站点被人称为“信息孤岛”,是指那些在互联网上与其它站点不互联的对象——这是一个需要被解决的问题。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Facebook成了大陆,那些“相互连接”的群岛(主要是个人站点和博客)才是被解决掉的问题。

而当人们不再争议Web领域的信息孤岛之后,又将矛头指向了手机上的App——

  • 我想看一本书,我怎么知道它在哪个App里?
  • 我想看一部电影,为什么要下这么多个客户端?
  • 我想在微信里分享一个淘宝的商品,为什么不能直接点开?

这些问题,至今也没有解决,而且似乎解决这些事情也没有什么好处:如果微信允许淘宝的链接随意分享,就没办法给京东导流,就无法培养用户在微信这么一个聊天工具里的支付场景,也可能在几年前就输掉了与阿里的战争。

而最终结果是,你不得不用阿里曾经推出的那个特别蹩脚的即时通信工具“来往”聊天。

微信也不是唯一的“国王”,淘宝屏蔽了百度,微博屏蔽了美拍,百度在移动端对所有网站“转码”……每一个国王都在效仿苹果建立又高又大的墙,但他们活的都很好,而且墙越高,活的越好。

也就是说,每个手机上成功的App都是封闭模式的受益者。而微信,恰恰是这个模式下最大的既得利益者之一,它是最没有资格抱怨苹果强权的一个。

 

微信 v.s.苹果:强大的诸侯觊觎天子的九鼎

其实,连极端自由主义者都不想跳出来反驳了。

因为如果我们放下价值观上的审判,这种微观上的开放可能最终被验证是一个“不经济”的事情。

你觉得真正的用户需要一个连接一切内容的入口,Facebook却觉得连接还不够,最好所有的信息都是在Facebook的平台上生产的。这样他们可以对信息的质量、格式和呈现形式做出统一的约束,而事实证明,用户喜欢这种约束,所以社交媒体逐渐成为了互联网内容的主要载体。

你觉得用户需要一个可以在手机上搜索一切的搜索引擎,然而至今为止连Google也没有把应用内搜索做起来。相反,国内外的各大平台都开始尝试类似小程序式的产品,期待着用户不要在App间切换,干脆在一个App里解决所有需求。

市场并不真的对开放抱有那么强烈的情感依托,只有开放会给他们带来好处的时候他们才会有。这也是为什么老互联网人会对开放和自由情有独钟的原因——因为在大家还写Blogger那个时代,如果不互相抱团,这个行业就没有任何前途。

绝对自由主义的原始社会给人的美好回忆来自于开荒时期,彼此协作拓展生存空间的奋斗,和几乎没有冲突的和谐人际关系。但终究社会的发展方向还是要朝着吃饱饭的方向努力的。

在一个个逐渐成为私人领土的平台里,国王拥有绝对权是生产力保障的前提。苹果有绝对的话语权来定义什么是好App,什么是坏App,什么是根本不能上架的App,否则也不会有今天的苹果。

而微信选择了屈居苹果这个王国下做一个诸侯的前提条件,就是接受苹果的一切规则——就算这个规则可能不合理、不近人情而且还会随时改变——否则他就没有资格去管理它自己的那块封地。

层层“盘剥”,是这个规则得以维持和不被动摇的最底限——这里的盘剥,就是指苹果如何从微信的得利中得利。

当然,国王也是有义务的——维持一个合理的税制,是古代君王不会被推翻的一个重要的职能。而在商业社会,如何分配这个利益则是一门更大的学问。

面对外敌,提高税赋加强国防是大部分国家的一贯策略。“苹果的国”今年的外敌就是一直以来被它所鄙视的Android。此前,新浪微博的报告指出2016年,iPhone在中国地区首次出现新增和活跃用户双下滑的趋势。

对新兴的知识付费、打赏经济零抽成放行,最终可能导致整个体系的崩溃,反而伤害开发商。但以过去固有的内购模式抽成,又对于开发商来说压榨的太狠。

自媒体人@Fenng 说,他曾听说微信会对苹果妥协,但最终上线了这样一个不妥协的版本。

微信的执拗意味着即便失去一部分自己的收入,也决不让苹果这个国王收了重税,这是个双输的结局。如果越来越多的开发商开始效仿微信式的消极抵抗,那么苹果的帝国也就离亡国不远了。

也有人期待腾讯可以自己出一个以QQ和腾讯服务为基础的手机系统,甚至是手机硬件,但我觉得事情远不会发展到那一步。

接下来,苹果可能会胁迫腾讯做出更艰难的决定——要么关闭小程序,要么下架微信。毕竟,如果论对统治阶级的友好程度来说,光荣革命可是要比北伐战争好多了。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