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程序就是通往“微信操作系统”的钥匙

2017 年微信公开课 Pro 版大会,张小龙又露面了。回想到年初他第一次出现在微信公开课上,却说“开会”是一种低效的沟通方式;以及直到开始前,微信公关团队都不能确认他是否出席,这是个惊喜。另一个惊喜是,张小龙带来了小程序的确切消息。

2017 年 1 月 9 日,微信小程序将正式上线。

这不是一个周详考虑定下的日期,直到微信公开课前,上线时间才匆匆确定。选定这个日期的原因是,2016 年 1 月 9 日,小程序,当时还叫应用号,在微信内部正式立项。

小程序(当时还叫应用号)立项留影

小程序(当时还叫应用号)立项留影

张小龙第一次详细地阐述了小程序是什么,以及小程序的入口、分享、搜索等所有我们关心的问题。

小程序是什么?

小程序内测的那段介绍语是张小龙写的:什么是小程序?小程序是一种不需要下载安装即可使用的应用,它实现了触手可及的梦想,用户扫一扫或者搜一下就能打开应用,也实现了用完即走的理念,用户不用安装太多应用,应用随处可用,但又无须安装卸载。

对于这段文字,张小龙也进一步做了解答。

第一,小程序是无须安装的,这是对现有的应用程序的一个突破。

从 Windows 电脑到智能手机,应用程序的安装和卸载已经轻量化了很多,而小程序更加简单,无需下载安装,直接可用。

第二,小程序是触手可及的。

一个场景是,你可以直接扫描一盏智能灯泡的二维码,如果它有小程序,你就可以直接控制灯泡的开关、亮度调节了。而且,这个控制灯泡的程序,你是不用下载的。

第三,用完即走,无需卸载。

用完小程序,点击关闭或返回,不用卸载,它就像没有存在过一样。

关于小程序的入口、分享

第一,小程序在微信有入口吗?

没有。它的入口就是二维码。

第二,会有小程序应用商店,供下载和发现小程序吗?

没有。微信不是要做应用分发,不会有一个应用商店来对小程序进行分类、推荐、排序。

第三,小程序和订阅号的关系是?

没有关系。小程序和用户不是一种订阅的关系,这里没有粉丝,它的目的是解决问题,用完即走,考量的指标只有访问量。

第四,小程序能推送消息吗?

不能。不过它有有限的服务触达能力,当用户确认需要一条后续服务通知时,小程序才能推送。这个推送类似你浏览电商网站时,留下邮箱以确保缺货的商品到货时能收到提醒。

第五,小程序能分享到朋友圈吗?

肯定不能。在张小龙看来,这甚至算不上一个问题。

第六,小程序怎么分享?

可以分享到聊天信息和群聊中。而且,小程序不想只是把群当做一个推广渠道,它还支持协作、同步信息等玩法。

第七,小程序能不能做游戏?

现在还不能。

第八,小程序能不能被搜索到?

能。但是微信会极力限制小程序搜索能力。只有在用户需要时才提供,而不会在任何时候推荐。

很多人说要早点做小程序,以利用早期流量,但这是小程序极力避免的事情。

第九,小程序和公众号的关系是?

没有关系。不过同一个企业开发的小程序和公众号可以有关联,你在公众号里面可以看到这个企业还做了哪些小程序,或者在一个小程序里看到它还做了哪些公众号,它们是可以互相跳的。

第十,小程序会突出二维码,那会不会对线下的店有一些提示?

目前这一阶段,会很轻量地让用户看到在他附近还有哪些小程序存在,即附近有哪些在提供服务的同时有小程序的店。比如说在三公里以外有一个便利店,么你可以看到并立即打开它的小程序,然后买一点东西。

为什么要做小程序

上面这些问题,处处体现了微信给我们的一贯印象——克制。甚至连腾讯创始人之一张志东在内部,也会说微信保持了克制的态度做事情。

这是对微信的表扬,但是对张小龙来说,更多的是诧异。他说“克制”从来都没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过,合理性才是判断做什么事情最重要的因素。

为什么要做小程序?因为存在真实的需求。

微信公众号大大降低了企业的开发成本,同时,也方便了用户,当你要使用不同的服务时,不用再去单独下载一个个 app,而只需要通过一个通用的平台触达它们。

但是,公众号和用户之间是一种订阅和推动的关系,即使是一家餐馆,它的驱动力也变成了发展更多的订阅用户,向他们推送消息。但现实情况里,每一次推送都会带来大量用户取关。

小程序就是要解决这样的问题。它可以提供和微信服务号的服务,同时,因为有更高级的接口,小程序的功能也更强大。

图片来自:掘金

图片来自:掘金

所以事实上,小程序是更合理,功能更强大的微信服务号。

微信不做应用商店,但它可以成为移动互联网的“浏览器”

张小龙是非常资深的网民,也是一位能力极强的程序员。他把 www web 协议视为互联网时代最伟大的发明,因为有了它,任何人都能够通过浏览器访问全世界的网站。

微信并不想做应用分发,但是,小程序的规则其实就是一种类似万维网协议的东西,大家遵循规则编写程序,微信提供可以直接访问小程序的通用平台。微信不是应用商店,但它可能成为移动互联网的浏览器。

张小龙还设想了十年后的未来场景,当增强现实(AR)发展成熟后,人们戴上 AR 眼镜,看到现实世界的任何实物,都可以直接加载它的应用程序满足需求,比如关灯,比如在公园入口购买门票。

这些应用程序的入口,可以是物体旁边的一个二维码,甚至可以是物体本身,但绝不是一个中心化的、提供下载的应用商店。这和小程序是类似的样子。

小程序还实现了张小龙做“操作系统”的梦想,“我们写程序的,都有一个梦想,写一个可以运行程序的程序。可以运行程序的程序,通常意味着是一个操作系统,我并不认为我们有能力去做一个操作系统,但是我们可以有机会在某种程度上做到一个可以运行程序的程序,那对一个程序员来说他会觉得非常的自豪和兴奋,我今天就是怀着这样一种心情。”

小程序的想象空间有多大

以用户需求为中心,轻量化,无需安装,用完即走,不用卸载……这一切都让小程序充满了吸引力。

虽然名字是“小”,但它的野心非常大,甚至能替代一大部分 app。想象一下,它对我们每个人的影响可能是,微信成为一个庞大的应用搜索引擎,计算器、手电筒、买火车票、定酒店、打车……只需要在微信的搜索框输入关键字,就能直接获得相应的服务。

另外,和这些服务相关的线下设施,都可以成为小程序的入口。张小龙还说了一个现象,在深圳机场,80% 的广告牌都有一个标配——微信公众号的二维码。这其实说明了微信策略的成功,从一开始,微信就不对公众号设置任何入口,为了推广,公众号背后的企业就会主动通过各种渠道推广二维码。

更直观,而且不用订阅的小程序,会让大家有更高的使用意愿。以后,小程序的二维码很可能也会成为户外广告甚至是提供服务的场所的标配。比如,你可以在公交车站扫描小程序二维码,立刻获知下一班公交车的到达时间。

但是,以用户需求为出发点的小程序,会得到企业的支持吗?

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明晰。

刻奇是新锐健身品牌超级猩猩的联合创始人,也是最早的小程序开发者之一。在他看来,小程序在开发上的限制,比如发布需要审核,不支持在小程序里面打开一个页面,缺乏订阅能力等,会降低商户的开发动力;同时,小程序对体验的提升,主要集中在浏览上,其他方面大部分网页也是可以实现的,而网页开发自由度更好。

所以,对于小程序,刻奇说自己会选择观望。这可能也是很多开发者的疑虑。

不过,即使有疑惑,大部分开发者肯定还是会非常积极地试水小程序,虽然微信强调不会给最早进入的开发者流量上的倾斜,但尽早摸清规则,了解用户需求还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接下来的 1 月份,我们会见证第一批小程序的上线,它能不能成功,取决于小程序能提供的服务,也取决于开发者的想象力,我还挺期待的。

订阅更多文章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