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三个典型案例来看微信价值的边界:通信、轻量和弱交互

wechat-money-315x229

似乎在我吐槽过微信的产品体验并提出它没有能力成为一个全局的应用平台外,很多人都以为我是一个“微信黑”了。但事实上,我是一个微信的重度用户,但我认为其本质永远是通讯工具,所以其价值也有一定的局限性。今天我参加商业价值举办的移动互联网创新大会上,有多个微信公众账号的使用者分享了使用微信的经验,他们的经历无不验证了我的观点。

第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例子是印美图,它是一个将手机照片转换为实体卡片的软硬件产品。他们将硬件产品卖给代理商,代理商通过为用户打印照片收费获利。创始人黄昱钊说,最初他们是利用自己开发的App将用户相机中的图片传输到打印硬件中。

但问题在于,无论是开发App还是让用户安装App的成本都比较高——想象一下,当你在街上看到具备这样一个功能的机器正跃跃欲试时,被告知需要下载一个客户端才能使用,而且现场还很可能没有Wi-Fi网络,也许你就放弃了这次尝试,黄昱钊说这令他们错失了很多用户。

所以他们想到了接入微信,它已覆盖了数亿用户,拥有图片传输功能,这两个特性正好解决了印美图的问题——用户只需扫描机器上的二维码添加印美图的公众账号,向其传输照片并输入机器生成的消费码就能打印照片了。

第二个是一类产品:国家博物馆、招商银行信用卡和南航的微信应用。他们在微信中利用到了两个主要特性——关键字的自动回复和菜单模式。利用关键字回复,用户可以查看基本的操作规范、查询特定信息和与客服进行沟通;而菜单模式帮助他们让信息更好的分类,例如在国家博物馆微信中,提供了“展览资讯”、“参观导览”和“服务信息”,并在参观导览中提供了语音导览功能。

虽然以上这两点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有意思的是这几家对微信的一些抱怨——国家博物馆提出微信编辑模式下有200条关键词的自动回复的限制,而往往它们一场展览就有不止200个关键词;招商银行信用卡提出他们微信公众号的功能升级需要及时通知给用户,服务号一个月群发一条信息的模式让他们很难受;同时招商银行信用卡和南航都提出他们的很多内容都是非营销的信息推送,认为微信团队需要给他们沟通的机会。

第三个是快捷酒店管家产品经理Kent Zhu对微信的思考,他举例说明了微信实际上是有能力为用户创造价值的。例如,他在路途上遇到一个出差的人并向他推荐了快捷酒店管家的功能,对方虽然对此感兴趣,但考虑到流量问题,决定稍后下载。他灵机一动,打开了快捷酒店管家的微信账号,指导对方完成了酒店的预定,同时,对方还能够利用微信卡片将预定信息分享给其他的同事。

Kent Zhu根据例子提出了微信中产品的几个重要属性:

  • 弱交互。即微信不适合做有表单等复杂交互层级的产品,仅适用于文本和语言为基础的简单交互。
  • 低频次。即适合用户偶发性使用的产品。
  • 卡片流传。微信内不同类型的信息都可以以卡片的形式展现,方便用户进行传播。

所以,通过以上三个实例可以看出,无论是印美图中的传输功能、几个官方客户端中的咨询信息还是呼叫服务,微信的价值都绕不开“通信”这一本质,它实际上是有局限性的。同时,由于交互模式的限制和当前腾讯对微信的政策调整,使得微信很难真正意义上的去取代App,而是作为一个轻量级的服务渠道的衍伸。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